再讀師父的《何為忍》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師父講:「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以前讀師父的這篇經文時,知道很重要,但今天讀的時候,卻有一種震撼:這是我一直徘徊不前甚至倒退的關鍵啊。把自己的體會寫下來,與同修共勉。

妻子不修煉,甚至根本就不讓我提及修煉,還對我說:「你一直想改變自己,卻把自己變得越來越死。你講真,我承認,你不說謊,很實在。可你根本就不善,也根本看不到你的忍。你修了二十年了,沒見你改變。再有幾十年你能改變?你這種徒弟……」

她說我別的錯,我還要反駁反駁,至少辯解辯解(所以她說我從來不會說自己錯了,從來不找自己),可她今天說的這話,我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做的很差,其實我知道,自己連真都做不到。雖然聲稱不說謊,但學法煉功時,一聽到她走近,就停下來做別的事,做資料發資料講真相都不敢讓她知道,這種偷偷摸摸的行為不也是不真嗎?其實連個常人都不如了!

有時我看到同修的行為不像個煉功人,卻總是沒有反省自己,比如覺得有的同修可能來源於道家,不自覺的還抱著原來的理,一味講真,忽視了善;有的同修可能來源於佛家,一味講善,失去了真的原則性。就認為這樣慢慢修,還能修下去;一旦不修忍,那就寸步難行,實際上根本就不是修煉人了。但這都是理上的認識,並非修煉體悟。

想想自己,何嘗不是因為不修忍,而一次次錯過了提高的機會。不修忍,自己真了嗎?善了嗎?聽到難聽話,聽到對自己的誤解,第一反應是委屈,似乎很自然的就想分辯幾句,氣氛立即開始緊張、對立,氣恨油然而生。這已經不是修煉人了,雖然可能還忍著,但一定是出於顧慮:我得忍,要不人家怎麼看我呢?!我得忍,要不就會有更麻煩的事出現!但這都是常人的顧慮。

真正的修煉者,是能溶於法中,用法理來思考:她為甚麼這麼說我?是不是我哪裏做錯了?或哪裏讓她誤解了?至少也得想起來師父講的法理,用法理要求自己,才算個修煉人。

可是,委屈、含淚而忍,已經是用常人的得失來衡量了,已經離開修煉的大路。如果是產生氣恨、憤怒,甚至出言不遜,傷害了別人,那就連常人都不如了,那絕對不應該是師父的弟子所為,難怪妻子說我「變得越來越死」,妻子的話,不正是在警示我嗎?

很多時候,知道法理卻做不到,那是沒有做到實修,謹以師父《洪吟》〈實修〉與同修共勉:

「實修
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