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的好事我知道的多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河北張家口來稿〕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的一天,縣城一個理髮館進來一位反貪局局長(常來此店理髮)。

剛坐下,局長看到小桌上有本法輪功的真相期刊。局長說:法輪功圍攻中南海,與共產黨作對。理髮師說:「別看您是局長,在這個問題上沒我明白。我這兒消息多著呢!他們是去中南海申冤去了,地方上哪個官員能攬起來呀?人家找您,跟您訴冤行嗎?」局長一聽趕快擺手說:「不行!不行!」

理髮師說:我門口常有法輪功的刊物,沒人來理髮我就看,有了就看,越看哪,好多事也就明白了:甚麼「天安門自焚」,那是由政府導演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政府組織幹的!這些您看過嗎?

局長說沒看過。理髮師說:「遺憾!」然後簡單的給這位局長講了「天安門自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兩件大事是咋回事。

看得出局長很願意聽,理髮師又說:其實啊,咱們對雙方都了解了才有發言權。大嘴一汪汪(指廣播、電視),老百姓聽到就害怕,一邊倒的跟著罵!這是咱們中國人的通病。

接著理髮師給局長講了一個故事:說有個煉法輪功的大姨常來這兒理髮。一次她告訴理髮師她被汽車撞了,撞出能有二十來米遠。她說:被車一撞當時眼前覺的黑黑的,可當身子落地時心裏挺清楚。她想修煉人要處處為別人著想,想到這,她一翻身起來了,看看自己真沒啥大事。她就返回被撞的地方取她的電動車。撞她的司機見她返回來很害怕,她告訴司機她沒事,讓司機放心。她只讓司機把被撞的推不動的電動車拖到路邊一個修車攤位,用鐵棍撬了撬,車能推著走了,大姨就自己把車推回城裏修理好了。大姨告訴理髮師,說:若不煉法輪功,肯定被撞的挺重,送醫院去、住院、賠錢,給錢少了還不行呢。可她沒讓司機賠一分錢。

理髮師說,我聽了大姨說的,也挺感動,就覺的法輪大法好!

局長默默的聽完後問理髮師:「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理髮師說:我沒煉,但我清楚他們煉法輪功的人好。於是又舉了一個例子,說他租的門臉房的房東,開始挑剔著哪,跟我這事那事的,要不是這地段好,我就搬走了。四、五年前房東煉了法輪功,她的心臟病好了不說,性格也變好了,現在我租她的房心裏挺舒暢。

局長「嗯」、「噢」地答應著,理髮師突然說:「局長,房東煉法輪功,你可不能說出去啊!我說的太多了。咱可得跟法輪功學,為別人想著點。」

這時正好局長也理完發了,笑著離開了理髮館。

在理髮師那兒閒坐著的一人說:「人家是當官的,你跟人家說那麼多法輪功幹啥?」理髮師說:「他當官也沒給我當,我怕他啥?話趕到那兒了,也就說了。你還不知道,法輪功的好事我知道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