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鬥心引發的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在大陸黨文化的薰陶下,人們的鬥爭理念表現的很嚴重。從小上學就開始被教育強者為王、叢林法則的人際關係使今天的社會走向了極度緊張的狀態,爭鬥心表現的也極其嚴重。特別是年輕一代人表現的淋漓盡致。相互之間不服氣、妒嫉,得理不饒人、為了一口氣甚至刀槍相向。說話的時候任意貶低別人來突出自己的立場,生活中許許多多場景皆是如此。作為修煉人的我,思想的最深處也時不時的表現出爭鬥心來,有的時候比常人還嚴重!

小時候,我很崇拜電視上那些善於辯論的人物,覺的他們很強,能把別人說服,還說的別人啞口無言,迎來觀眾的陣陣掌聲,默默的把他們當偶像。從小就以自己為中心,每次都被大人說成無理取鬧,當被追問到為甚麼要這樣做的時候,說不出原因來,覺的很委屈。那以後,每次看到這種節目我都會記住一些有利於自己以後辯論的話,不經意的時候會拿出來複習,帶入不同的場景。每當這個時候,我都自信心滿滿的,就是要把你說贏,抓住理了就往死裏說,甚至帶有很多侮辱性的話語,為的是增強說服性。看書、看電視,學到了很多自認為是真理的話,每天在腦子盤旋著,想著如果誰要是討論到這個問題,我就可以這樣說,那樣說,這個問題應該這樣看,那樣分析。當別人表現出認同的時候,心裏就美滋滋的,認為自己真行。別人不認同時就不高興,認為別人沒自己理解的好。每次和朋友交流都置他人於低一等,自己高高在上,滔滔不絕:你知道為甚麼這樣嗎?你知道這件事怎麼發生的嗎?難道不是我說的這樣嗎?……有時候聲音高昂,簡直跟吵架一樣,周圍的人都勸我別那麼激動。平靜下來總覺的自己有理了,鼻子都翹到天上去了。

修煉後,一定層次上理解了師父講的法。我本以為自己的爭鬥心已經放的很淡了,其實不然。有時候不經意會爆發出來,那種與別人爭辯的思想、話語,哪怕是講真相的時候,都使用一些比較偏激的詞語、比喻來壓倒對方,連連用反問的語氣來證明自己的真實性,就是那種要讓別人認同我的語氣,甚至有時候別人否定一下,心裏就憤憤不平,開始各種解釋,一定要證明自己,解釋多了別人不認可,不耐煩了,自己就認為這人不可救了,一點都聽不懂我在說甚麼,不管他了!每每想起這些,我都恨自己學法不深,修煉不夠,一點慈悲心都沒有,如何救度眾生?有時候感覺自己還不如一個常人。

爭鬥心表現還不止這些,有時候在睡夢中也會表現出來。有一次夢見自己回到以前高中的課堂上。因為是政治課,講的都是歌頌邪黨的內容,自然也沒去聽課,現實中我也從來不聽政治課。也不知道為甚麼,台上的老師說著突然把話題轉到了法輪功,聽到之後,我立刻拍案而起,衝著老師就罵了起來:法輪功有甚麼對不起你了,社會上的壞人你怎麼不管管,你看看現在的毒食品、毒疫苗、毒空氣,甚麼都有毒,法輪功叫人做好人卻成了你批判的對像了?!……那是真罵啊,在夢中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種不服氣,那種好像憋了很久要爆發一樣,罵的那個老師無言以對,全班都看著我。

醒來之後那種鬥氣還在心裏憋著久久不散去,當時我都震驚了,怎麼會這樣?還有幾次夢中和別人吵架還動手開打了呢,也是那種爭鬥心、怨恨心,好像在夢裏變了個人似的,我這爭鬥心為啥一下子這麼嚴重?平時卻覺察不出來。我一下子想起了師尊講過的法:「有的修煉人說白天他可以做的很好,夢中就不行,是他思想深處還是不紮實,在夢中考驗看他紮實不紮實」[1]。

平時被面子心,不能讓別人否定的心掩蓋著,在衝擊到這顆爭鬥心時被其它的執著心硬是給抑制下去了。講真相時也帶著和別人鬥的心理,喜歡用反問來加強自己的語氣,這已經成習慣了,以前沒覺的有甚麼不妥,當真的將自己設身處地去感受時,才知道反問句原來這麼傷人,能令對方失去和自己交談的興趣,嚴重時淪為無理取鬧,甚至別人都不和你一般見識。我要救度眾生啊,不是把眾生往下推啊!可能一個不經意的反問語氣就會使別人對談話產生厭倦、排斥。這是黨文化啊,把邪黨的東西摻在真相裏,我們講出的話能是純善的嗎?能清除世人背後的邪惡因素嗎?愛反問別人恰恰就是暴露我這顆鬥爭之心的表現,抓住理的時候就愛反問別人,甚至說的時候很激動,要把別人壓下去的態勢。這不是爭鬥心嗎?!每次想起來這個,我都特別的後怕,和我交談過的朋友都明白,礙著面子沒說出來而已。這種狀態如何能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呢?真善忍我做到了多少呢?這不恰恰是邪黨的假惡鬥嗎?

我意識到這個爭鬥心已經不只是執著心的問題了,已經影響到證實法和救人了。在修煉後認為自己的黨文化已經完全褪去的時候,在那不經意間,那種說話語氣的表現,那種憤憤不平的語氣,恰恰因此成為舊勢力抓住我的一個把柄,從而加強這方面的鬥爭心,致使聽真相的世人引起對大法不理解,不認同。我們講真相的目地是心繫眾生把別人救下來,而不是為了要跟中共邪黨鬥爭而揭露它。

從那時候開始我認識到反問語氣的危害,應該去掉,帶著這顆爭鬥心不能救度眾生,我要修好自己,每時每刻,都在注意著自己的語言使用,每次說話我都會站在對方的角度來感受一下,這話對方聽了能不能接受的了,這話能不能換個委婉而又不失原意的表達方式。反問句使用少了之後,真真切切感受到說話的語氣平和了、友善了,那顆爭鬥的心也隨之很少露頭了。

當然爭鬥心不僅僅表現在語言方面,其它方面也有。但我確實認識到語言也能把爭鬥心表現出來,而且可能是不經意的一句話,夾帶著爭鬥心和各種心都出來了,別人聽了就會不舒服、排斥,這可能就會為講清真相設下了障礙。記得師父說過:「人的思想有一個弱點,大家在長期講真相中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就是先入為主。」[2]我們給人的第一印象不好,可能就會障礙他對事物的判斷和分辨。講真相也是如此,有時候面對的世人可能沒有聽說過大法是甚麼,但世人能從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中看見大法的美好,從而生命得到救度。證實法,我的理解不僅僅是把真相告訴別人,而且要從自己的言行中透露出那種修煉人獨有的氣質!大法弟子攜帶的這個能糾正一切不正確因素的場才是至高無上的佛法在人中的展現!能一下子把正念打到對方思想的深處,唯有純善的話語和那顆慈悲的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7/爭鬥心引發的思考-345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