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574397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在此次過生死關、向內找的過程中,一次煉功時,可能是師父點化,突然回憶起曾經犯的幾次嚴重錯誤。在1999年「720」邪黨開始迫害時,兩惡警多次來我家,逼迫我做出「不修煉」的保證。我曾做了口頭和書面的「不修煉」的保證,同時交出了二本大法書、一套廣州講法錄音帶和一個小法輪章。事隔不幾天,單位又來了兩人向我施壓,我又交出了四本大法書。在2000年7月初我和一同修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護法,被本地「610」劫持回來拘留半個月,7月下旬從拘留所出來,邪惡又逼迫我每天去街道居委會報到,持續了兩個星期。大約是2001年派出所片警拿來一份邪黨利用傅怡彬殺人案栽贓誣陷大法的文字,要我照抄一份,並威脅說:如果不照抄,就送勞教所。我照抄了一份送去,並按了手印。這幾次錯誤發生後,我記得發過嚴正聲明作廢。事隔多年,現在師父又點化我,使我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一定是我有漏,對此認識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差點把我迫害死,師父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把我從邪惡手中搶救了過來。師父的浩蕩佛恩,我永遠銘記在心。由於我學法不深,有很重的恐懼心,犯了幾次背離大法、背離師父的嚴重錯誤,給大法抹了黑,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我深感痛悔。在此我向師深深的懺悔,我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愧對師父為我們做出的巨大付出。我再次嚴正聲明:此前所做的一切口頭的、書面的「不修煉」的保證,及所抄寫的誣陷大法的文字,以及所有背離師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我一定遵照師父的教誨,學好法,做好三件事,修去恐懼心,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的走好以後的路,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閆澤民 2017年3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邪黨迫害之初,派出所搞人人過關。那時因為對大法的法理理解不深,許多人都抱著敷衍邪黨的意思,說自己不煉了。我因為請長假,沒有被派出所問到。我回來上班,大家交流此事,我當時學法不深,就說:如果我遇到這種情況,可能也說「不煉了」。2016年警察找到我,問我是否修煉。因為沒有提到大法,我想含糊一下,就說「不煉」。後來警察明確問我是否修煉法輪功,我沒有回答。以上的事,是我學法不深,正念不足,信師信法不足造成的,給大法造成了巨大損失,也給自己修煉帶來很大阻力,我修煉一直不精進,干擾很大。特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我一定用心學好法,精進實修,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薛強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的非法迫害中,我因為放不下親情,開始邪悟、打算放棄修煉,出於私心在被惡警抄家後曾把剩下的大法資源交給了警察。在警察局被人心帶動讓邪惡鑽了空子,覺的同修已經被捕了,說出他們在艱苦中仍捐錢做資料救人的偉大是在證實大法,從而給這對同修夫婦加大了魔難。無意中我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幫兇。還有也是一念間就覺的反正某同修也被抓了,一貫都是他們把我說出來了,我不說加重的是我的罪,完全沒有了正念更沒了正行。承認了自己所做事,也出賣了同修。現在嚴正聲明:以上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也許還不是我過錯的全部,但我會用心反省自己及時在大法中歸正自己。離開了法,我在邪悟中完全迷失了本性,造下無邊惡業,成了舊勢力淘汰的對像。我感恩師父慈悲苦度,給我機會改過。從認識到並歸正這刻起,我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給我的迫害,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抓緊用心學法,嚴肅對待正法修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姜春梅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在2005年5月19日我第三次被綁架,於2006年3月15日被關押到女子監獄迫害,監獄迫害的手段極其卑鄙卑劣。利用邪悟者以邪悟歪理迷惑我們,天天都逼迫我們看邪惡拼湊來的假錄像帶,污衊師尊,污衊大法。我由於法理不清,在邪惡寫好的「三書」面前,雖然我讓它們把罵師尊、罵大法的話刪掉了,但畢竟我被迫簽了字。讓師尊和大法蒙冤了。2012年,孩子身份證到期,我到派出所重辦。戶籍警刁難我們,讓我們罵師尊、罵大法,否則不給辦。我當時就說,你上學時老師教你罵人了嗎?戶籍警堅持不罵不給辦。我就是不罵。後來家人托人找到片警,片警說寫幾個字吧,應付應付,這是上邊的意思。當時我寫了「我不再鍛煉身體」的文字糊弄過去。之後在學法中我深入領會法理,我認識到我走了彎路,其實就是有懼怕心、憎噁心、無奈心,給大法抹了黑,造成很大損失。我辜負了師尊的慈悲苦度。現在我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大法的言語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嚴格要求自己,事事向內找,精進實修。堅修大法心不變,堅修大法到底。

季穎萍 2017年3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於2014年8月被邪黨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一年。在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邪惡指派不同的「包夾」,對我軟硬兼施,輪流做我的轉化工作,並且向「包夾」人員施壓,規定了期限,妄圖強迫我按時寫出「五書」。在威脅無效的情況下,兩位「包夾」為了不讓我在超過規定期限後,承受身體上的折磨,決定代替我寫出「五書」。聽到她們的話後,我流淚了。她們表示不理解並且對我說:又不是讓你寫,你還哭?我們甚麼都不相信,我們不怕。當時我認為,反正「五書」不是我寫的,你們寫了我也不承認。出獄以後,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我學法那麼多年,心性竟如此低。當時非但沒有正念制止她們對大法犯罪,反而僅從為私為我的角度上考慮問題,沒有把大法放在首位,沒有把眾生得救當作自己的責任。我這是對大法犯罪,對眾生犯罪。現在我嚴正聲明:在黑窩裏,別人以我名義代寫出的「五書」全部作廢。在今後我要精進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彌補罪過。

程淑香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兩個月前的一天,邪黨國保大隊和派出所七八個警察突然衝進我家,我當時一點都不害怕,一直給他們講真相,警察問我:「為甚麼要控告江澤民?」同時說了很多邪惡的話。我立即打斷他們的話繼續講真相,國保大隊一警察沖到我家樓上,把幾十本大法書籍全部搶走,當天把我強行綁架到派出所迫害一整天,在派出所裏我繼續講我得法後祛病健身的修煉體會,警察就用手銬我把銬上,要我說「今後不再煉了」,我不配合他們,說我一定要堅持煉下去。當時我一直求師父正念加持,心裏一點都不害怕,幾分鐘後他們把手銬給我取了,說:「天也快黑了,你簽個名就回家」。我起了歡喜心,不知不覺就把名字簽了。回到家才想起來做錯了,不該配合邪惡,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很後悔。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一定珍惜師父為我延續來的生命,我一定要與同修們共同精進,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大願,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純珍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2016年6月末,我在家被惡警非法綁架、關押在看守所迫害,之後沒幾天,由於不能學法煉功,身體反應出心臟病狀態,並且很厲害,看守所大夫逼迫我吃藥,管教讓我寫「不煉功保證書」。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很大,我由於學法跟不上,人心出來了,正念也沒了,就違心的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交給了管教,之後我痛悔不已,一個老學員,正法都到了最後的最後,我竟能犯下這樣的錯誤,真是無顏面對師父、無顏面對同修,給大法抹了黑。在這裏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好在開庭時,管教把這份「保證書」給我叫我交給法庭,說有這個量刑時能給我輕判。最後我沒交把它給撕了。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閆淑貞 2017年3月8日


嚴正聲明

邪黨迫害初期,惡人上門恐嚇,我收藏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時很慌忙。緊接著邪惡又辦班,強迫寫書面材料等。我一個不認識字的老太太哪見過這個,真是怕呀。人家咋做我就跟著咋做了。當時法理不清,也沒能認識到這樣做的嚴重性。雖不是自己寫的,但也認可簽了字。後來又發現師父法像被耗子給咬撕的不像樣,就給扔了。日前,同修提及相關事時,我突然想起此事。我是多麼不敬師父呀。我後悔莫及。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激勵自己,從新做好。今後一定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敬師敬法,堅修大法到底。

王淑琴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得法,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太差,做了有損大法形像的事,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在2004年11月底,我丈夫被關在洗腦班我去看他時,邪惡洗腦班的頭子問我:你煉嗎?我由於害怕,說「我不煉」。當我丈夫被送看守所時,邪惡到單位找我了解情況,見面第一句話就問:你也煉嗎?我回答了「我不煉」。在此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此鄭重宣布:我要做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加倍的努力,認真學法,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最後的路。叩謝師父給我改過機會,我一定珍惜修煉的萬古機緣。

高飛 2017年3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是「720」之前得法的,那時就是抱著治病的想法,煉功也是三心二意,加到一起煉功不到一個月,後來邪黨電視台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誣陷大法,警察去我單位問我煉不煉法輪功了? 我因害怕就「不煉了」,放棄了大法。現在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狀態,我又捧起了《轉法輪》仔細拜讀,我知道大法書佛法,是教人修煉的正法,我決心不怕吃苦,放下對治病的執著,把一切交給師父。同時我嚴正聲明:以前的一切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精進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跟隨師父修煉到底。

祁亞娟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邪黨剛打壓的時候,有一天派出所警察和廠子幾個人來我家要我交出大法書,當時我有兩本《轉法輪》,沒多想甚麼就把其中一本《轉法輪》和另一本大法書給了他們。現在我悟到這樣做不對,怎麼能把珍貴的大法書給邪惡呢。還有那時怕邪惡來搜書,我就把大法書用塑料袋包好放到小缸裏埋起來。後來拿出來一看,有的書受潮濕了,紙張粘到了一起不能用了,我特別難過,這都是因我有怕心,沒有保護好大法書。今天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好好珍惜大法書籍,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跟師父回家!

尚振蘭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我1994年得法。1999年「720」時,我和同修乘車去省城證實法(當時叫護法),當晚在旅館被扣下,第二天被拉回本地轉化班迫害,經過十幾天的強迫轉化,我違心寫了「不煉了」的保證才讓我回家。我真是對不起師父的苦心救度。2001年3月初,在省裏來人辦的洗腦班,我心有些糊塗了,最後邪惡念我就寫,寫的啥,今天我也不知道,寫的字不多,很大,叫我簽字我就簽了,才叫我回家。現在我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要做一個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跟著師父,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王久潤 2017年3月31日


嚴正聲明

2005年底我講真相被人誣告而被拘留,後來又被劫持到了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裏,我由於怕心,違心寫了「悔過書」「保證書」;為了早點回家,我說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在被逼迫下還宣了誓「不煉法輪功」。回家後,我沒有好好學法,心中一直有怕心在,一直不敢聲明。現在我認識到錯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以前被迫所寫、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文字材料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尊,堅修大法到底。

陸建強 2017年3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2006年3月9日晚,我貼真相資料被警察綁架,在看守所裏被迫寫了「不煉了」,還出賣過同修,還和警察說出來後幫你們忙。在2015年10月我訴江後,警察上門騷擾,讓我簽字,我因怕心太重,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惡,愧對偉大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對大法犯了不可饒恕的大罪,在此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秀榮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在高鐵站過安檢時,我的身份證與其他人的身份證不一樣,被邪黨做了手腳,安檢時有響聲。鐵警說你的包裏好像有刀片之內的東西,結果是有真相幣。然後我被綁架到戶口所在地拘留所了九天。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黑窩裏,我被迫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和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唐竹蓉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2014年妻子去發放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到公安局,我當時由於受邪黨的毒害太深,怕心重,違心的把師父的大法書法像,及《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都拿出去扔了,還說許多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棟 2017年2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法的老學員,修煉一年,「720」後,單位把書也收了,我就沒煉功了。直到2006年,我才真正的走進大法修煉中。現特此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損失,從新修煉。今後我一定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跟師父回家。

曹慧瓊 2017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大法以後,村委要求我與同修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和同修都沒有寫。可是村委人員讓我兒子替我與同修在「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代簽了字。現在我聲明:以上家人代寫的一切對師父、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玉花、楊金萍 2017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我孩子上初中期間,老師強迫家長和孩子在「責任書」中簽名,其中有對法輪大法不敬的語句,我簽了,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錯事。我聲明:以前所做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證實大法,講清真相。

孫為良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在江氏邪惡集團瘋狂迫害大法期間,單位安排我監視大法弟子,當時我還沒有修煉。我陪老伴做資料時被警察綁架,在看守所裏我配合邪惡說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我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曲洪義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我訴江後,派出所警察多次到我家騷擾,我有怕心,違心的在「筆錄」等紙上簽了字,還被迫照相、按手印。我現在知道錯了。我聲明:以上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要多學法、煉功,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沈其香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發真相材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在非法庭審的高壓下,我說了不該說的話,也寫了不該寫的文字,我深感後悔。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趙引成 2017年3月3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邪惡的610辦公室逼著家人寫「三書」,家人不配合,我替家人寫了「與法輪功決裂」的保證書。現在我聲明:以前所寫、所做的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堅修大法。

王萍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執著心太重,在邪魔的控制下做了很多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燒大法書,毀大法書。現在我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關學伶 2017年3月25日


嚴正聲明

自一九九九年以來,本人經歷了四次被非法綁架、關押,每次都配合過邪惡,比如:簽字、按手印及邪黨其它的命令或指使等等。我聲明:以上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劉悅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2016年12月下旬至 2017年3月底,我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更加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以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樊瑞芹 2017年3月31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世博會召開之際,我所寫的「不去世博會-上海」的保證及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多救世人,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繆佳良 2017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以後我更加精進實修,堅信大法,堅信師尊,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潘煥英 2017年3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黨公安騙取了一些信息。我聲明:以上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過錯。

孫仁蘭 2017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