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我是教師,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開始修煉法輪功。這一天是我永遠都不能忘記的一天,這一天是偉大的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我丈夫離世前一天晚上對我說:「我和你沒過夠……咱倆已過多半輩子了,這個家要不是你我還真走不到今天,遺憾的是我恐怕跟你過不到頭。」我說:「你別胡說」,他說:「真的,我有預感。」我說:「你別啥都說。」然後他對我說:「假如我真的死了,你能跟我走嗎?」我說不跟你走。他說:「你不走我死半年也來接你。」

果然他去世後半年那天晚上我真的就來病了, 突然間連拉帶吐,那時簡直就不是我了,當時我就在想,他說的話還真的來了,那時我甚麼都沒想,也沒想給閨女、兒子打電話,下床洗臉、洗腳,我把平時最喜歡的衣服都穿上了,上床等死。

那個時候我已在天主教二年了,但沒怎麼上教堂,因為那個時候我正在辦學前班。一上床不知怎麼腿還能盤上了,要是以往別說讓我盤腿,連上床都費勁。我突然想起跟我在一起工作的煉法輪功的伙伴說的一句話,佛家是盤腿打坐的。

以前有人告訴我說:姐如果你遇到甚麼魔難時,你一定要記住喊主,主就管你了。在那個時候我就沒想起主,想起了法輪功,我想這是讓我走法輪功這條路。就這麼一想,立刻就感覺身體「唰」非常舒服,瞬間所有一切不正確的狀態都沒有了,然後倒下就睡著了。

醒來已是第二天早晨六點鐘,不一會跟我合作的伙伴已經到了,她一進門,我就哭了,她忙問我,嫂子你怎麼啦?我就把昨天夜裏發生的事向她講了一遍,她說你跟法輪功太有緣了,是大法師父把你救了。下午放學以後,我就把所有天主教的書都原封送了給我書的人,合作伙伴給我請來一本《轉法輪》。我修大法後,師父給我展現好多神奇的景象:天上跑馬,天上飛人,天門開,須彌山三座大山開滿的小白花,看到這些景象,使我修煉法輪功的決心雷打不動。

我修煉法輪功後,我全身多種疾病不翼而飛,例如:頭暈、腰疼、腿疼、 頸椎、腰椎、多種疾病等全都好了,修煉大法五年多,一片藥沒吃,一針沒打。我以前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特別輕鬆,無病一身輕。

現在我兒子、兒媳、女兒、女婿都非常支持我學大法,他們雖然沒修煉,但也都認同大法,也都做了三退。我修大法使我們全家都身心受益,連我十歲的孫子撿到錢都要送給學校老師。

我家兒媳婦二零一二年又懷孕了,到醫院檢查說是男孩,醫生說孩子發育不全,出生怕是殘疾孩子,兒子過年回家時跟我說想要把孩子打掉,我說不能打,兒子說為啥,我說那是殺生,他已經是一個小生命了,這孩子投奔咱家來也是緣份,不管他啥樣都要把他生下來,我說咱家大孩子就是一個例子,好幾處醫生檢查都說是女孩,結果生的是男孩,現在的科學我說不像你們想像的怎麼發達,再說媽媽是煉法輪功的,只要你們都相信法輪大法好,大法是無所不能的,甚麼都可以改變。

孩子出生後,我兒子就給我打來電話說,孩子啥也不缺,就是哪都小。我說孩子小不是毛病,慢慢就會長大。不料的是,孩子聽力不好,六七個月睡覺在耳邊打蒼蠅沒感覺,打雷放鞭炮聽不見,一週歲不會說話,不會走路。兒媳為這個孩子整天苦惱發愁,吃不好,睡不好,兒媳從一百三十多斤的體重降到九十多斤,但是我兒媳對這個誰都認為不健康的孩子從來沒有絲毫的厭煩,還特別的關愛,比對大孩子還好。不管周邊的人怎麼說,我對這個孩子卻甚麼不好的念都沒有過,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一人學法全家要受益的,再說這孩子在這個時候來也是為大法而來的。現在孩子已經三歲了,說話、走路啥都會,即活潑又可愛。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344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