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牆改變生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如今許多人都離不開網絡,我們只要動動手指就能獲得各種信息,所有這些超強體驗都歸功於互聯網。然而互聯網在世界各個地方並不是同樣的開放。那麼真正開放的互聯網絡是甚麼樣子?GFW(Great Firewall,中文:中國國家防火牆,或防火長城)是如何阻礙互聯網開放運作的?我們需要了解哪些事情才能安全有效的利用互聯網絡,使我們的網絡生活更加豐富多彩?

我不是技術迷,這些事和我有甚麼關係?

三十一年前,前蘇聯切爾諾貝利發生了一場人類史上最為慘重的核電站事故,釋放出的輻射劑量相當於日本廣島核爆的四百倍。反應爐爆炸後六小時,周邊放射性指數已達到正常值的一點五萬倍,十二小時後達到三十萬倍。三天內蘇聯沒有公布任何核事故消息,執政當局依然動員人民走上街頭慶祝五一勞動節。前蘇聯政府認為公布核電站事故不利於社會穩定,十八天後才向社會宣布事態嚴重。現場的高輻射連機器人也失控,三千五百人參與了反應堆屋頂的放射性石墨清理工作,他們被稱作「人肉機器人」;一萬名礦工一天裏被集結到現場,他們中四分之一沒有活到四十歲;十萬軍隊和四十萬平民參與了清理工作,據軍隊說法,五十萬清理人中的二萬已經死亡,二十萬人殘障。

無獨有偶,二零零三年發生於中國的SARS疫情,四月二十日前的官方新聞仍堅稱疫情完全可控,並鼓勵人民在五一黃金週出遊;二零零八年汶川5.12大地震前夕,四川省一邊追查地震言論散布者,一邊在電視台闢謠近期不可能發生強地震,導致超過八萬人在地震中死亡和失蹤,至今中國官方仍拒絕公布四川大地震死亡名單並逮捕民間調查者。

而山西市民則幸運得多,二零一零年二月山西地震局闢謠,造成山西、河北多地居民夜晚露宿街頭避震。所幸地震並未發生;同樣,二零一一年三月日本福島核泄漏後發生在中國的搶鹽風波,其原因之一就是對官媒的不信任加上信息的不透明。

互聯網是提供了豐富信息的平台,我們可以通過它關注身邊的各種大小事。保持互聯開放的網路讓我們不必為是否應相信一家之言而心存疑慮,這樣我們的生活可以更加豐富多彩。

劉成軍──插播創舉,維護民眾知情權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時左右,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被插播《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長春有線電視網公司有用戶三十萬,觀眾逾百萬人。此事在中國民間引起極大震動,很多老百姓因此得知法輪功被迫害真相。中共隨後的報復中,有五千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捕,當時至少六人被打死,主要插播者劉成軍在經受了二十一個月的牢獄折磨後去世。長春事件是法輪功運用和平手段展開非暴力抗爭,突破專制當局新聞封鎖的一次驚人的舉動,其意義不可低估。

牆與翻牆──盾與矛的對決

代表封閉與專制的GFW與代表自由與開放的互聯網絡無法並存。
開放互聯信息多元、海量、實時且訪問安全。
GFW強調「和諧」禁言、信息扭曲,在線交流、賬號密碼安全沒有保障。還有各級網路監控虎視眈眈。

很多互聯網用戶可能尚未意識到,GFW會對我們的生活,尤其是網絡生活與網絡安全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如果一堵牆只允許外面人往裏看而不允許裏面人出去,那它就是一座監獄。您肯定不願意長年累月被囚禁著生活。同樣,您也不應該侷限在每天只在牆內訪問網頁和從事網絡活動。

趕快享受翻牆的成就感和隨後帶來的自由與樂趣吧,這樣做是很有必要的,理由有以下三點:

第一,GFW旨在限制和監視每個人的網絡活動,因而安全性沒有保障,容易造成個人信息失竊或受到攻擊,可能導致用戶密碼被盜、惡意軟件偷偷侵入計算機甚至其它更嚴重的後果。而翻牆就是繞開GFW的視線上網,使用翻牆軟件信息傳輸全程加密,能有效幫助您抵禦網絡上的安全威脅。

第二,世界瞬息萬變。GFW是扭曲世界和阻止人們了解世界的屏障,在牆內您無法使用最新的互聯技術,無法跟上時代的步伐。只有融入到開放自由的網絡環境之中,才能開闊眼界,充份感受網絡帶來的便捷與樂趣。

第三,GFW阻礙了中國網絡的進步。如果大量的用戶只知牆內不知牆外,網絡公司就不會面對國際競爭壓力開發更好更加易用的產品為用戶服務,網絡技術人員也會因技術陳舊而難有創新。同時權力也會因缺乏監督而導致絕對的腐敗。因此,無論對於廣大網絡用戶還是網絡創新而言,GFW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

如果您認為牆內的信息已經很豐富,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在網絡技術人員和網友的努力下,GFW已經百孔千瘡,對真相堵不勝堵。有些情況下,您可能確實需要依賴牆內的資訊生活和從事業務。但我們還是建議您準備一些翻牆軟件,它可以在您需要的時候,提供第一手資訊。

GFW不僅會損害用戶的利益,而且阻礙了中國網絡的進步。因此,請您務必花一點時間了解和嘗試翻牆軟件。

------
通過突破網絡封鎖了解真相:用海外郵箱發郵件給freeget.one@gmail.com 或xiazai@upup.info,內容任意,主題任意,不能空白,10 分鐘內即可收到幾個翻牆軟件下載地址,下載後解壓縮即可使用。
------

小知識:DNS劫持

DNS也稱域名系統,實質上就是網絡「電話簿」:DNS將網址轉換成要連接的對應IP地址,從而獲得您想要的信息。

世界上有三百五十億台設備(或更多)連接在互聯網上,這麼多IP地址不可能只保存在一個「電話簿」上,而是使用一系列DNS查找:當您在瀏覽器中鍵入「google.com」時,瀏覽器會詢問您最近的DNS,如果找到了google.com的IP 地址就與之連接,如果沒有找到就向上一級DNS查詢,如果還沒有找到就查詢上一級的上級,直至DNS根服務器。在根服務器之下的稱為DNS緩存服務器。

雖然根服務器不是每個國家都能建立,然而每個人都可以建立自己的DNS緩存服務器。當牆內的您訪問位於牆外的某些網站時,位於牆內的DNS緩存服務器會返回給您的瀏覽器一個虛假的IP地址,這就是DNS劫持。它是一種黑客喜歡使用的手段:比如當您訪問您的郵箱或網上銀行的時候,把您騙到一個假網站上面,但您看到您訪問的網址卻是準確無誤的,從而竊取您的銀行賬號或私人信息。

網絡工程師們發現,無視DNS劫持的方法也很簡單,那就是:讓DNS請求也通過代理實現。

一些廣泛代理軟件,如自由門,無界等,都可以繞過DNS劫持,從牆外「誠實」的DNS服務器得到真實的IP地址。

那麼為甚麼GFW要如此麻煩地利用DNS緩存服務器,直接修改DNS根服務器豈不更加一勞永逸?前面說了,根服務器不是每個國家都能建立,只有在專門的認證機構註冊的服務器才能成為DNS根服務器。GFW使用DNS劫持的時候,中國還沒有根服務器。後來中國也有了根服務器鏡像,從而發生了二零一零年三月DNS污染通過根服務器向世界範圍擴散,造成多個國家網絡訪問異常。這起DNS污染問題的發生導致中國的根服器被關閉,DNS劫持給國家利益也帶來了巨大損害。

歷史的窗口──柏林牆

建造柏林牆的行動代號為「中國長城」;GFW通常被稱為「防火牆長城」,歷史何其相似。

柏林牆已經成為鎮壓人權的象徵。它一度橫在歐洲的心臟,阻擋著東德人逃往西德,尋找他們想要追求的幸福,在歐洲人心中成為一個巨大的創痛。當年美國總統肯尼迪在柏林牆發表著名演講,他稱柏林牆是「世界上第一堵不用於抵禦外敵,而是用來對付自己百姓的牆」。

二十八年前,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柏林牆倒塌。長城防火牆的倒塌也為時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