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安嶺的見證(2)

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十八年被迫害紀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江澤民出於妒嫉,容不得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數與日俱增,容不得在大法修煉中獲得身心健康的人們對大法師父的尊敬,一九九九年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動用大量的財力、物力、警力對善良的民眾進行鎮壓,邪惡程度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勞教、判刑、迫害致死,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李巍(5年)、楊明月(5年)、張秀芝(5年)、李萍(5年)、宋玉傑(5年)、於芹(3年)、曲淑雲(3年)、陳煥華(3年)、宮本花(3年)、王建萍(5年)、劉春蘭、王秀蘭(3年)、李佩琴(3年)、宋玉蘭(3年)、劉佩玉(4年)、宋玉蘭(3年緩期執行)等。

1、女教師李巍被冤獄 5年 丈夫被迫離婚

李巍(57歲)是加格達奇實驗中學退休教師。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李巍送給衛東派出所警察王佔一張神韻光盤,王佔卻向派出所惡告,李巍被衛東派出所伙同加格達奇國保大隊綁架,並兩次非法抄家。加格達奇公安局王金剛對李巍的女兒威脅。

二零一二年六月李巍被加格達奇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五年,不久被綁架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女子監獄李巍遭受非人的折磨,二零一五年一月中旬,監區副大隊長戈雪紅,把法輪功學員楊明月、李巍、王海岩等衣服脫的只剩下短褲胸罩,關進開著窗戶的空屋子,指使犯人周莉立、袁靜芬往她們身上澆涼水,幾盆到幾十盆進行冷凍,法輪功學員的身上都結冰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冰凍與人格侮辱
中共酷刑示意圖:冰凍與人格侮辱

2、優秀幹部李萍屢遭哈女監迫害五年

李萍(46歲)原加格達奇鐵路醫院優秀幹部,宣傳助理,多次榮獲優秀幹部,文明職工標兵等多項榮譽稱號。

一九九九年中共發起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後,李萍因為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為了世人能了解大法真相,被開除公職、被離婚、多次被綁架、非法勞教、判刑,遭受駭人聽聞的酷刑摧殘,包括長時間吊銬在床、上地環、關小號、不讓睡覺、毒打、上重刑:大掛吊起來、用竹條打反銬在背後的手、野蠻灌食等等,受盡了折磨與凌辱。

中共酷刑示意圖:銬地環並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銬地環並電擊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九三農場公安局馬勇帶隊,伙同加格達奇公安局,把李萍綁架到黑龍江省九三農場看守所,李萍絕食十二天,被野蠻灌食迫害,被用小白龍(白色方形塑料棍,打人很痛,是專門打犯人的刑具)把小腳趾打壞。

李萍在關押七個月沒有人提審的情況下就被起訴,秘密開庭,加格達奇法院非法判重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

李萍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集訓隊被嚴管迫害,被刑事犯包夾形影不離。李萍被劫持到五監區。李萍因不服從邪黨監獄管理被惡犯單桂香等人每天點名時按倒在地。

犯人李梅、單桂香、劉文革、呂淑文瘋狂毆打李萍,連續打李萍上百個耳光,用腳踹小腹。打完後警察程秀豔回來了。當李萍質問程秀豔為何安排惡犯打人,程秀豔說:「誰打你了!」惡犯也說:「誰打你了?誰看見了?」

關小號、酷刑。從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至十二月二日,每天天不亮,惡警們就把法輪功學員攆出去挨凍,天黑後,李萍和幾十位法輪功學員逼回到監舍罰蹲著或坐著,在冰涼的地上直到半夜十二點。李萍被男防暴隊警察王亮,肖琳第一個拽走,鞋丟了,襪子、褲子被拖爛。期間因拖不動,王亮就用皮鞋踢臉鼻子,鮮血流在雪地上。最後拖不動用車將李萍綁架到迫害地點。

酷刑演示圖:拖拽
酷刑演示圖:拖拽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拉練迫害回來,晚上罰蹲時李萍因不戴名籤被男警毒打,又被拉到外面挨凍,此時已是晚上十點多,惡人用竹條抽打這些學員用手銬反銬在背後的手,半夜十二點才讓李萍回去。李萍、程佩英等法輪功學員被毒打。惡警用柳條抽、用電棍電、銬在鐵門上毒打、扒的只剩內衣內褲在外面挨凍,惡犯拿刷廁所的刷子給法輪功學員刷牙,關押在五監區的全體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傷痕累累。給李萍等年輕學員剃鬼頭,弄的頭型非常像西遊記裏的妖怪。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警察以獄長找談話為名,將李萍等七人騙進小號施酷刑。李萍等七人被關小號,大冬天被扒光內衣褲,只剩褲頭,光著身子穿上被剪掉扣子的棉服,被銬在地環上酷刑。小號的暖氣被卸掉,窗戶被封死,在裏面不知白天黑夜。李萍被姓曹的惡警打在鼻子上,鼻子被打出血,戴上手銬腳鐐,手銬在地環上,腳被吊起來。由於法輪功學員不答應警察的戴名籤、點名的要求,連續兩次關押小號酷刑。

法輪功學員用絕食方式反迫害,被惡警強行殘忍灌食,使用開口器。插上管後不拔出,用膠帶纏到頭頂,背銬站立在水泥地、廁所台上。被監區接回後,又繼續被銬到宿舍的床頭站立,頭兩天晚上到十二點才讓睡覺,直到七人雙腳嚴重腫痛才打開手銬,到晚上十點才讓休息。這期間不給吃飽飯,兩個人一個小饅頭。後來這七名法輪功學員抗議後被放出小號,正趕上二零零四年元旦,被迫害長達三十三天,放回監舍後又被銬在床幫十八天,每晚戴械具站到十二點。後因七人腳腫脹又到新年,才摘掉械具,但是碼凳。每天晚上十點才讓吃飯,七個人只給四個人的飯。迫害長達五個月之久。其間只有二天晚上十二點讓休息幾小時,其它時間都被銬在床頭,連續十八天十六夜站立,沒讓睡覺休息過。雙腳、小腿紅腫劇痛, 腫得不能穿鞋。

十八天中,也是四個人每頓只給兩個小饅頭。最後惡犯辛淑梅出主意改重刑上大掛吊起來。手銬深深勒進法輪功學員們肉裏。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從二零零三年到零四年四月,被非法關押在哈女監的李萍等法輪功學員承受了巨大的摧殘。整整酷刑折磨七十天。在遭受這種殘酷折磨情況下,李萍又遭受了惡犯王代群的流氓職業性毆打,王代群還用兩個手指挖李萍的眼睛等,邪惡至極。

3、宋玉傑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宋玉傑領著孩子在加格達奇租房子住,半夜警察們就把她綁架到了加格達奇看守所,十多歲的兩個孩子扔到了家裏。男孩子被親屬領去撫養,家中只剩下年幼的一個女孩。二零零二年五月法輪功學員裏玉書與宋玉傑關在一個監室裏。那時宋玉傑頭腦清醒、理智。由於加格達奇看守所生活惡劣,宋玉傑身上長滿了疥瘡,身上、臉上、手上全都是,而且一塊、一塊的,宋玉傑難受的總是不停的撓癢,很難受,晚上宋玉傑也睡不多少覺。

被冤判五年。一天,宋玉傑接到加格達奇檢察院送的單子。她拿到單子後感到很荒誕荒唐,單子上寫著宋玉傑犯罪是:到圖強送材料,日期正是宋玉傑被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的時間。宋玉傑和裏玉書找到當時值班的警察說:宋玉傑這個時間正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了,你們哪個班把她(宋玉傑),放出去的,她怎麼去的圖強?送的材料?警察們也覺的荒唐可笑。可是他們就是根據這個可笑的理由把宋玉傑判了五年。

幾個月後,宋玉傑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二零零三年被綁架到黑龍江女子監獄時,宋玉傑身上長了疥瘡,女監不收,綁架宋玉傑的惡警給了哈爾濱女子監獄一筆錢,監獄就關押了宋玉傑。

宋玉傑被綁架到女子監獄的時候,就被九監區的惡犯郭英用鞋底抽了二十多個嘴巴子。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臉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臉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宋玉傑等學員被綁架到防暴隊迫害,下午回來時沒讓與他人接觸,在辦公室被罰蹲了一夜,由侯桂芹、郭英、秦敬芬等六名犯人看著,誰坐下就打誰,第二天早上8:40宋玉傑等學員又被綁架走了。

被強行洗腦,被打毒針。宋玉傑在哈女監非法關押期間遭受到嚴重的迫害。宋玉傑被非法關押後,兒子沒人給做飯,女兒只有十三歲不知流落何處,不知誰來撫養孩子。特別是哈女監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酷刑折磨,在非人的殘酷折磨下,在欺騙誘惑中宋玉傑被逼迫轉化,每天被強行洗腦學習誣陷法輪功的電視、文章等。哈女監對宋玉傑精神和肉體的迫害。在初到監獄的前二年裏玉書等法輪功學員都接觸過宋玉傑,那時宋玉傑穿著很得體,話語清晰理智。宋玉傑還跟法輪功學員說:「當時我被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裏怎麼能出去送材料,(邪黨)誣陷我也沒有辦法呀。」宋玉傑很傷感,很擔心她的女兒,一個小姑娘在家,也沒人管。

被迫害精神失常。法輪功學員每天被強迫做奴工,很苦很累,完不成任務就挨打挨罵。幹活、吃飯、睡覺、上廁所都有惡警和惡犯跟著,二十四小時被監控,動不動就被上刑,宋玉傑在監獄給她吃過破壞中樞神經的藥、打過毒針。後來宋玉傑精神就有些恍惚,行為極端,犯人們也說她精神不好。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零七年,宋玉傑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回來,就精神失常了。十多年裏中共邪黨不法人員對宋玉傑的關押、勞教、判刑等等迫害,對家人的直接騷擾、經濟等等迫害,給宋玉傑及家人身心造成巨大的傷害。

4、做好人善良老太楊明月被誣判五年

楊明月女士今年六十一歲,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贍養雙方老人,善待廠子的員工,可是她堅持做好人卻屢遭中共迫害,她兩次被中共人員綁架,家人也受牽連迫害。

楊明月
楊明月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加格達奇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李海龍帶領著紅旗派出所等的六個警察,非法闖入楊明月家。警察們非法抄家搶走很多私人物品:電腦、打印機、十萬元錢的存摺和現金等。楊明月沒學法輪功的丈夫和遠方來的姐夫也被劫持,被強行審問,楊明月的丈夫鄧洪民被非法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十多天,國保大隊長李海龍恐嚇鄧洪民是包庇罪,以所謂取保候審的方式才把鄧洪民放回家。惡警為了私吞楊明月家的十萬元的錢,恐嚇其丈夫說:「從你家中抄出十萬元的法輪功資金,你是取保候審,我們說把你抓走就抓走!」

在看守所楊明月因為不穿囚服被銬住雙手銬在鐵欄杆上,遭受警察的毒打。楊明月只為了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就被加格達奇法院冤判了五年,綁架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哈女監,楊明月遭到凍刑等折磨,現在楊明月仍在哈女監遭受煎熬。

5、王建萍屢遭酷刑 死裏逃生

法輪功學員王建萍,六十歲,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被綁架關押,秘密開庭,被冤判五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女子監獄王建萍受盡了酷刑摧殘。

在二零零三年的六、七月份,哈女監成立了一個邪惡的轉化基地──拉練場,大家都叫屠宰場,他們對法輪功學員先用小白龍(就是硬塑料管)把腳打腫了,鞋穿不進去了,走路都困難,再把王建萍等學員帶到拉練場跑步,王建萍等人被在圈裏面跑,外圈是在各監區找的身強力壯的刑事犯,手裏拿著小白龍,跑到誰跟前,誰就得打法輪功學員們,打的越狠越受到監獄的表揚。如果誰不打,獄警看見了就給扣分,不給減刑。打得王建萍等學員渾身都是黑的,有的學員臉打變形了就給關進小號。王建萍腳痛受不了就停下來了,他們就把王建萍吊起來,手銬在後面,掛在庫房窗外的鐵欄上。

酷刑演示圖:吊背銬
酷刑演示圖:吊背銬

肖霖(監獄610頭子)用電棍電王建萍的臉,電王建萍的胸。他們打累了就把王建萍等學員拉到太陽底下曬,做低頭彎腰兩手往後伸的姿勢,做不好就挨打。晚上回到監舍還不讓睡覺,手銬在後面,腿捆著,坐在地上,腰還得坐直,誰要是睏了稍微一點頭,值班刑事犯手裏的大竹竿子就打過來了,使勁往王建萍等學員身上打。

吃飯的候,手銬也不給打開,把饅頭裏夾上鹹菜,由犯人拿著,一個學員咬一口,一學員咬一口,每個學員咬個三口、五口就是一頓飯,上廁所也不給打開手銬,刑事犯給解褲子,便完他們再給繫褲子,就這樣連續了十六天。時間長了監獄又怕外人知道對法輪功學員們的酷刑迫害,因女監隔牆是警校,他們又把王建萍等學員拉回監舍裏去繼續迫害。

哈女監對王建萍等學員野蠻灌食,殺人犯商曉梅,她用擴口鉗子把王建萍的口撐起來,撐到極限了,就這樣故意讓王建萍等著,讓王建萍難受,故意食管插進去,再拔出來,再插進去再拔出來,就這樣迫害法輪功學員。商曉梅將王建萍的口支到極限,長達二十分鐘之久,灌食時加大食量。王建萍的嘴被抻裂開大口子,舌頭發硬,並被捆綁在地上長達十天。王建萍的牙都被撬活動了,牙掉四顆,其餘的全活動了,吃飯困難。

腳被打腫,拖起來吊在鐵窗上,後背被拖得血肉模糊。二零零三年八月,惡警張春華強迫法輪功學員十天十夜不睡覺,手戴銬子,腿綁著,把法輪功學員的嘴用膠帶封上,白天拉練、罰蹲、罰撅,強迫跑步。王建萍腳被打腫,拖起來吊在鐵窗上,後背被拖得血肉模糊。惡犯王鳳春扳著王建萍兩肩用膝蓋猛頂兩腿中間,警察不但不制止還笑,王鳳春看到有警察撐腰,王鳳春更是使勁頂王建萍的身體迫害。

酷刑演示:捆綁
酷刑演示:捆綁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穿著單衣坐在地上,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開著窗戶,不許睡覺,王建萍兩個多月腳不能穿鞋,十一天沒洗漱過,如果上廁所洗手或漱口就遭打罵。

乳房抻壞,流膿、流血好幾個月。二零零四年四月,惡警桂娜娜指使惡犯趙豔華、宋立波給王建萍酷刑背銬,將王建萍乳房抻壞,流膿、流血好幾個月。

王建萍為不報名不點數反迫害絕食二十七天,女監尹警察、黃警察領著惡犯趙豔華等給王建萍上背銬(大背劍)酷刑殘害,每天灌食三次,鼻子被插出血。八監區惡警區長鄭傑、李桂榮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

酷刑演示:背銬(大背劍)
酷刑演示:背銬(大背劍)

二零零五年,王建萍因反迫害拒絕參與跑步體罰,在每次跑步時被惡警雙手平抻各一頭扣在窗戶上。直到看其他人跑完,天天如此。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王建萍被流氓惡警用電棍電乳房、臉、腳和手,乳房被抻壞、流膿。

打嘴巴,用腳踢頭,往臉上吐唾沫。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王建萍被惡警大隊長張春華背銬酷刑,惡犯張紅英打王建萍三、四十個嘴巴子,用腳踢頭,往王建萍臉上吐唾沫,王建萍臉被打紅打腫。惡警王亮用電棍電王建萍乳房、臉、腳和手,惡犯王鳳春用針扎王建萍腳背,反覆的紮。警察桂娜娜不但不管,還指使惡犯踩王建萍的腳面。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哈女監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他們給王建萍手背銬在後面,坐在地上,手銬銬在床腿上,脖子後面壓上重東西,把門玻璃用紙糊上,不讓外人看見。兩個刑事犯鄭玉梅、張洪英輪班毒打王建萍的臉,數不清打了多少次,手銬銬緊的勒到肉裏,王建萍的手都銬黑了,很長時間沒感覺,使勁掐都沒有知覺。

6、宮本花、陳煥華被判刑三年 家人盼歸

宮本花(70歲)是加格達奇退休職工;陳煥華(56歲)家住加格達奇長虹社區;陳麗華(52歲)是陳煥華的妹妹,是來姐姐家看姐姐的,陳麗華在加格達奇看守所關押三個月後,因高血壓,被罰款釋放。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宮本花等三人出去掛真相條幅和海報,遭到長虹派出所惡警綁架,把她們摔倒在地,強行推進警車綁架到派出所,又上報給610、國保大隊,合伙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審訊。

二十二日零點,大興安嶺地區國保大隊馬荃,帶隊領著加格達奇國保大隊和長虹派出所等人,出動四輛警車十幾人,浩浩蕩蕩的闖入宮本花家抄家,六個警察闖進屋內,其他人員在外面,警察抄走電腦一台,大型打印機一台,綢布四匹,大法書四十多本、師父法像等。看到宮本花家裏的幾萬塊錢的存款摺,也要搶走,老伴正念抵制,才沒拿走。抄家直到二十二日凌晨二、三點鐘才離去。迫害好人心虛,他們在樓門外放了三槍,說:「避避邪!」這些警察口口聲聲說為人民服務,知法犯法,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在深更半夜四輛警車開到七十多歲的老人家抄家,夜深人靜連放三槍,驚擾小區市民。

陳煥華家裏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床上、地上、滿屋都是被警察翻亂的東西,沒有下腳的地方,香爐灰撒滿地,香爐扔到屋外門口,警察掠走陳煥華個人物品:法輪大法書籍五十多本,電腦一台,師父法像、MP3等。

宮本花、陳煥華被關押加格達奇看守所期間,不讓家人見,不讓送衣物等日用品。加格達奇的冬天室外零下三十多度,開庭時,宮本花、陳煥華卻被穿著單衣單褲、拖鞋。宮本花、陳煥華分別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宮本花、陳煥華被綁架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宮本花在以前被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了三年,受盡痛苦煎熬。

宮本花老太學法輪功後身體非常好,雖然已經七十歲了,宮本花是家中的主勞力家務活都是她幹,洗衣、做飯,擦地,照顧老伴。老伴生活不能自理,宮本花身體好,又開朗能幹,老兩口獨自生活過的很舒心,兒女們非常放心,有更多的精力工作生活。宮本花的老伴七十五歲,身體有病,腿腳不好,走路費勁,以往都是宮本花照顧,如今宮本花被綁架走了,剩下老伴一人,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老伴天天數著手指盼著宮本花回來,老伴著急上火幾天就起了蛇盤瘡。

7、86歲曲淑雲和於芹被冤判三年

曲淑雲老太今年八十六歲,因為修煉法輪大法,雖然八十多歲身體一直很好,可以獨自上街,還照顧九十多歲的老伴,可是老人家卻因為傳播法輪大法的真相被冤判三年,緩期三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派出所片警邊策和兩個惡警闖入曲淑雲家抄家,抄走錄音機、錄音帶、坐墊及師父法像。曲老太被綁架到派出所,審問是否堅持煉法輪功,依然堅持,就被警察把手銬在暖氣管上一天一夜。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經過一天一夜的煎熬,又被勒索了五百元錢,曲老太被放回了家。這次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蘇愛慈、高建珍、孫亞傑,也被勒索五百元錢。

回家之後,還是每天打電話騷擾,必須本人接,不是本人接電話都不行,不讓曲老太隨意出門。一次,邊策闖入曲老太家,逼老太太按手印,不按就不走。一次,邊策在大街上看到曲老太,就要檢查背包。曲老太每天失去了自由,過著被監視的生活。時不時地,警察就來察看,不讓她出去與人說話,甚至恐嚇曲老太。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曲淑雲和於芹(65歲)外出時,被劫持到衛東派出所,被非法搜身,搶走背包及法輪功真相期刊。被分開審問,曲老太家的鑰匙掛在脖子上,曲老太用手捂著不給,警察就拿出剪子剪斷鑰匙繩,搶走鑰匙到曲老太和於芹家抄家。搶走師父的大法像,五張小法像,十幾本大法書等個人物品。於芹被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曲老太被放回。

之後加格達奇公安局三番五次騷擾曲淑雲老人,要老人到公安局去。總給老人的孩子打電話,不讓家人消停。老人無奈中第二次去加格達奇公安局國保大隊,他們讓老人寫保證書放棄信仰。曲老太在壓力下突然倒地四肢抽搐,這時警察沒有一個人管曲老太的死活。嚇得家人大哭大叫亂作一團,小女兒沒辦法急忙叫了救護車,把老人送到醫院搶救。

曲老太出院後,加格達奇公安局國保大隊張隊長第三次又找曲淑雲到公安局,騙老人說:於芹的案子要結束了,得找你結案子,要放於芹。曲老太也以為是釋放於芹,張隊長就領著老人到司法局,檢察院,法院等地走了好幾個地方,到一個地方就讓老人按手印,老人也不知道按的是甚麼。

曲老太被警察五次騙走,第五次是曲老人被騙去開庭,加格達奇法院秘密開庭,沒告訴家人。開庭過程只幾個警察在場。開庭時於芹被戴著手銬。幾個警察拿著提前編造好的黑材料念一念,就給曲淑雲和於芹分別判三年有期徒刑,緩期執行。冤案的審判長是王延成,審判員劉荃,陪審員劉芳,書記員邵江,偽證人:董偉中等。

三、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1、張秀芝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張秀芝一九九六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之前患高血壓等疾病;煉法輪功後身體獲得了健康。二零零零年張秀芝去北京證實法輪大法好,被加格達奇公安局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在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張秀芝被加格達奇國保大隊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來張秀芝被枉判五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張秀芝被強迫洗腦,逼迫做奴工等等。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張秀芝等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小號折磨,惡警曹靜雲扒去她們所有衣褲只穿褲頭,二十四小時戴背銬。張秀芝不配合邪惡,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在女兒去哈女監看望她時,惡警們逼她喊報告,不喊不讓見女兒,最終張秀芝也沒喊報告。

張秀芝被哈女監迫害的嘴不好使,吐字不清,一邊身子不好使,血壓高達二百多。家人要求保外就醫,哈爾濱女子監獄開始不同意,後來張秀芝的病越來越嚴重。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張秀芝才前兩、三個月保外就醫回家。

從哈爾濱監獄回家後,張秀芝老人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笑起來就沒完,面目表情都不正常,不能吃飯,只能用針管往胃裏推食物來維持生命,家人懷疑女子監獄給張秀芝打了毒針或灌了甚麼藥物。張秀芝於二零一二年春含冤離世,年僅六十八歲。

2、任萬傑老太在被綁架、勞教迫害中離世

任萬傑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三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五個月,被非法勞教;她女兒二次被關洗腦班,被非法勞教一年後又判刑五年;兒子三次被關押進洗腦班,兒媳二次被關進洗腦班,勞教一年;連不到一週歲的小孫子也被關了進去。在中共不法人員長期的騷擾、監視、蹲坑、綁架等迫害下,任萬傑女士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任萬傑
任萬傑

任萬傑三次進京上訪。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任萬傑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北京豐台體育館,到了晚上北京城管的來了很多人,一大幫人硬把法輪功學員往車上拽,任萬傑被拳打腳踢扔到了車上。火車把任萬傑等學員拉到一個大院裏,逼迫一個地區一個地區的學員排成隊,坐在操場上一宿兩天,曬了兩天。大興安嶺姓肖的專員把任萬傑等七個學員劫持到了加格達奇公安局政保科,政保科的劉科長非法審訊。

第二次去北京上訪是二零零零年的春天,任萬傑在火車到山海關時被強行帶下車。在山海關車站任萬傑等學員被圈到一個屋子裏,凍了兩天兩宿。加格達奇公安局、610政保科把任萬傑劫持回來了。加格達奇林業公安局王天俊等人把任萬傑劫持到加格達奇林業公安局,開始審訊,任萬傑被關進加格達奇看守所。一天夜裏,加格達奇林業公安局的馬挺俊、劉士民突然逼供,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任萬傑被關押了五十天,加格達奇林業局把任萬傑的工資本搜走,警察去北京來回的路費都是從任萬傑工資裏扣的,扣了一千五百元錢。

二零零零年五月加格達奇林業局責成單位檢修廠看著任萬傑,關進一個簡易的小平房,貼身監視,四個人一天一宿兩班倒。那裏沒有柴禾,燒的自己揀,沒有吃的自己想辦法,任萬傑的工資本被強行拿走,任萬傑也沒有錢。那時,兒子被關在洗腦班,女兒被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兒媳蔡淑梅關押在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一週歲的小孫子沒人照看,他們就把小孫子和任萬傑一起關在這個簡易的小平房裏。每天受凍挨餓,任萬傑和孫子被看管關押了五個月。

第三次去北京上訪,任萬傑一到天安門剛要打真相橫幅,就被便衣警察綁架到了天安門廣場的一個空場。天黑時又被用車拉走,拉到亞洲第一監獄。任萬傑被加格達奇林業公安局高群、羅警察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任萬傑被批勞教兩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任萬傑被劫持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一到勞教所,黑天白天的不讓睡覺,不讓與外人接觸,整日整夜的洗腦逼著轉化,寫「三書」,任萬傑被迫害了整整一年才放回來。

二零零二年加格達奇公安局和嫩江公安局對任萬傑家全面監視、監聽、跟蹤,他們弄個車,二十四小時在任萬傑家樓下監控,跟蹤,走哪兒他們就跟哪兒。任萬傑家中沒人,加格達奇公安局和嫩江公安局趁家中沒人到家中抄家,抄走一些現金和一隻支派克金筆。二零零二年五月九號晚上六點左右,任萬傑家突然闖進七、八個警察,進屋就抄家,任萬傑被強行非法劫持到加格達奇看守所,審問。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任萬傑在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年才放回,出來時看守所勒索二千元的伙食費。

二零零八年邪黨奧運會期間,加格達奇公安局對任萬傑家監視、跟蹤。這些年,每逢邪黨的節日和敏感日,惡警和單位就對任萬傑家騷擾,監視,跟蹤。常年的被迫害,和孩子的被迫害,給任萬傑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和痛苦,任老太在二零一五年一月被迫害致死

3、孫亞傑在騷擾迫害中含冤離世

二零零零年春天, 孫亞傑(71歲)在兒子家被光明派出所警察綁架走,理由是因為煉法輪功,到派出所強迫孫亞傑放棄修煉,讓孫亞傑寫保證, 孫亞傑不寫,他們就逼迫孩子寫。勒索五百元錢才放人, 不給收據。孫亞傑回來之後,因上火牙全掉了,警察還多次到家騷擾。

二零一三年,孫亞傑在廣場行走,被警察綁架到警車上 ,到孫亞傑家抄家,搶劫了多本經書及經文,孫亞傑被拘留一宿,因為血壓高才被放回。片警邊策恐嚇家人。這給孫亞傑及家人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孫亞傑身體出現病症,乳房潰爛被診斷為乳腺癌。

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孫亞傑已經臥病在床了,光明派出所片警還去孫亞傑家,騷擾問孫亞傑訴江情況,孩子說母親患了乳腺癌,片警還是去孫亞傑家騷擾,還硬給孫亞傑照相。之後,孫亞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含冤離世。

4、陳淑雲被綁架關押勒索 多次騷擾

陳淑雲在一九九六年開始學法輪功,原來她患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等疾病,通過學法輪大法都好了。可是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加格達奇社區主任、警察等到陳淑雲家騷擾,搜大法書,不讓陳淑雲學法輪功。

陳淑雲生前與老伴的合影
陳淑雲生前與老伴的合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加格達奇公安局國保大隊及衛東派出所王佔等四個惡警非法闖入陳淑雲家,進屋就抄家,東翻西翻,見到大法書、師父法像、真相資料就搶。從陳淑雲家抄走了四大絲袋子,把陳淑雲綁架到警車上,先拉到了加格達奇公安局,審訊,逼問陳淑雲:「資料哪來的,跟誰接觸?」晚上八點多又把陳淑雲劫持到加格達奇看守所。被天天審訊,一天都不落天天逼問,逼著陳淑雲寫保證書,陳淑雲被關押了一個多星期。出來時,罰保釋金二萬元,被邪黨嚇怕了的家人怕不釋放陳淑雲,又遞給惡人二萬元錢,共損失了四萬元。

陳淑雲回家後派出所警察隔三差五就到陳淑雲家進行騷擾,他們夾著個本子逼陳淑雲簽字,不讓煉功。加格達奇公安局也動不動打電話,讓陳淑雲一個禮拜去公安局一次彙報。那一年老伴身體不好,孩子上班,整天提心吊膽的,全家雞犬不寧,擔驚受怕。警察們騙陳淑雲說:「你要是說出一個法輪功學員來,我也把這個事擺平了!」 陳淑雲不配合他們,他們總是騷擾,別人都看不過去說:「一個老太太,每個星期都去,還有完沒完哪?」 陳淑雲不去,他們就到家裏來騷擾,看著,監視跟蹤,去哪兒他們都監視,陳淑雲要去外地,他們就更不讓。那一年陳淑雲的日子很難熬。警察們對陳淑雲的騷擾一直沒斷,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衛東派出所的警察王佔還到陳淑雲家騷擾,逼著寫保證,放棄修煉。

二零一五年,陳淑雲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他們又到陳淑雲家騷擾,逼迫陳淑雲和老伴簽字、按手印。持續十七年的迫害中,陳淑雲在二零一六年含冤離世,年僅七十三歲。

5、請律師辯護 女教師李鳳霞被活活打死

加格達奇區第六中學女教師李鳳霞,為弟弟李鳳飛請律師做無罪辯護,被內蒙古鄂倫春自治旗阿里河警察迫害致死。

李鳳霞
李鳳霞

李鳳霞的弟弟李鳳飛,五十歲,鄂倫春旗(阿里河)大楊樹鎮人。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以大楊樹鎮公安局李本學為頭目的專案組伙同鄂倫春旗刑警大隊的警察穿著便衣,不出示任何證件,闖入李鳳飛家將其綁架,惡警們沒找到甚麼證據,最後搶走李鳳飛妻子的手機一部,並將李鳳飛的老母親和殘疾的孩子扔下無人照顧。李鳳飛在大楊樹公安局被非法關押了四天四夜。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李鳳飛被劫持到阿里河看守所,原本身體健康的李鳳飛已被折磨得走路都打晃。看守所的犯人在惡警的指使下多次對李鳳飛大打出手。在沒有任何所謂證據、李鳳飛零口供的情況下,檢察院污衊李鳳飛捏造罪名,以此來非法起訴李鳳飛。

李鳳霞聽到弟弟遭無端迫害,從加格達奇數次到大楊樹鎮公安局要求放人,公安局一警察(局長侯清傑的助手)對李鳳霞一頓暴打,拳頭打,薅頭髮,最後雙手往死裏掐李鳳霞的脖子。惡警口中還說:在內蒙還沒有人敢為法輪功說話,還要人,膽子太大。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李鳳霞聘請了北京律師為弟弟做無罪辯護,律師對公訴人非法指控的「犯罪」事實逐條給予明確的法律分析,每一項結論均為修煉法輪功合法,說明李鳳飛無罪。因此李鳳霞遭到鄂倫春旗公安局的報復。非法庭審結束後,大楊樹鎮公安局派出便衣跟蹤李鳳霞,八月五日闖到李鳳霞工作的學校將其綁架,搶走單位的電腦,並將李鳳霞上大學的女兒、小姑一同綁架走。

李鳳霞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期間,家人多次探視均遭看守所拒絕、不讓見。李鳳霞在這次被綁架迫害之前沒患任何疾病,身體健康。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阿里河公安局警察來到加格達奇第六中學通知,李鳳霞二十八日中午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李鳳霞於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被綁架,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在阿里河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四歲。冤案七年,李鳳霞的遺體至今仍無法入棺。

6、女護士程立君在迫害中客死他鄉

程立君是原齊齊哈爾鐵路局加格達奇鐵路醫院退休護士,身患多種疾病, 一九九三年參加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功學習班,在學習班上僅四天臉上的老年斑就消失,身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在學習班上,程立君一直流著淚聆聽李老師的講課,體會到法輪功的超常和李老師的洪大慈悲,被法輪大法的法理折服。從此以後,程立君身體一直很好,老伴看到程立君的變化也開始煉法輪功。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程立君所在單位加格達奇鐵路醫院,不斷施加壓力,逼迫程立君寫保證書,給程立君造成巨大的心理負擔和傷害。二零零零年程立君進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結果程立君及在一起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被綁架。程立君回來後被單位醫院劫持到加格達奇黨校辦的洗腦班,逼著程立君放棄修煉。從此以後,程立君的老伴因為害怕,不讓程立君煉功,程立君只要煉功,老伴就對她拳打腳踢,有時把程立君身上打的青紫,有一次竟差點把程立君掐死。程立君失去了修煉環境,在精神和身體的壓力下,在齊齊哈爾養老院含冤離世。

程立君老人所遭受的迫害,完全是這場迫害造成的,是家人巨大的恐懼和擔心,才會阻止老人煉功,因在和平環境下程立君全家人都支持她煉法輪功,老人身體好了,直接受益的就是她的老伴和孩子。是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造成程立君老人沒有修煉環境才離世的。

7、平賢芝老太被多次綁架迫害致死

平賢芝,女,六十四歲,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平賢芝去北京證實法,被加格達奇公安局綁架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因她堅持煉功,被用手銬銬到監號鐵門上,挨打。

酷刑演示:吊銬在監室門上
酷刑演示:吊銬在監室門上

平賢芝獲得釋後不久,修煉大法的女兒又被綁架關押,女兒後來被齊齊哈爾雙合勞教迫害一年,這對平賢芝的精神打擊很大。平賢芝幾次面對面講真相被惡告綁架到加格達奇衛東派出所和曙光派出所,她仍給綁架她的惡警和其他警察講真相。一次,平賢芝給一個孩子講真相時,被綁架到曙光派出所。警察多次到家騷擾,二次抄家。平賢芝釋放出來後,突然摔倒,送醫院搶救,大面積腦梗,平賢芝在中共邪黨十三年的迫害中,在得病的第三天也就是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8、被勞教兩年、判刑三年 李佩琴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李佩琴在上海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兩年。勞教期間,李佩琴被關在只能坐下兩個人的小屋,惡警冬天把窗戶打開,夏天把窗戶關緊,來折磨她。

李佩琴
李佩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加格達奇區公安局警察以李佩琴做真相資料為藉口非法判刑三年,緩期四年。期間警察多次上門騷擾、恐嚇,使李佩琴身體狀況極差。而每月單位只給三百元生活費,還被勒索二萬元錢。

二零零五年八月,上海警察伙同加格達奇警察闖入李佩琴家抓人。第二天,上海公安局和加格達奇紅旗派出所警察乘她丈夫上班,將李佩琴直接綁架到火車站。加格達奇車站公安和紅旗派出所來了很多警察,強行把李佩琴拉上火車。

惡警們將李佩琴綁架到上海嘉定分局看守所,對她進行折磨,不讓睡覺,派兩個包夾時刻監視著。在殘酷迫害下,李佩琴心臟病、腎功能衰竭生命垂危,但警察不放人。家人向上海公安局要人,警察不放,最後看人不行了,才把人送回加格達奇。

李佩琴在家期間,加格達奇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到李佩琴家和單位騷擾,使李佩琴身體越來越差,送到醫院,醫生已下了病危通知書,李佩琴卻奇蹟般恢復出院。可出院後國安人員繼續對她騷擾迫害,使李佩琴好轉的病情再次轉重。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李佩琴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八歲。

9、曹繼俠在迫害中離世

二零一零年曹繼俠老太給三個學生講真相,被警察綁架到衛東派出所,之後又被劫持到加格達奇國保大隊,警察逼著家人交書,家人被勒索一千元錢,曹繼俠被關押二個小時。回家後,家人壓力很大,怕曹繼俠再被迫害,給曹繼俠傷害很重,曹繼俠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突然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七歲。

10、張敬海二次綁架關押含冤離世

張敬海先生被光明派出所二次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關押,共關押三十天。張敬海在迫害中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五歲。

被迫害致死、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劉永志、孫彥實、趙雲武、孫鳳芝、徐淑豔、程立君、張秀芝、老蘇頭、宋翠花、張敬海、張勇珍、老袁、曹淑俠、趙桂芝、趙桂芳、趙秀豔、李景柱、李景蘭、平賢芝、尤中水、王真秀、高凌雲、齊德本、李佩琴、李鳳霞、李友芹、任萬傑、關淑芹、盧洪濱、陳淑雲、孫亞傑、商鳳蘭、吳秋娥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