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可奈何」的背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在修煉過程中,經常出現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思想狀態,一直以為是自然狀況,沒有重視。直到近一年來出現了幾次修不下去的情況,不知道怎麼修了,好像到了一個「瓶頸」了,怎麼也過不去了,非常痛苦,甚至有念頭反映在腦子裏說:「就這樣了,就在這種狀態中等著正法結束吧。」直到最近出現嚴重的牙齒鬆動,才促使我從根子上找一找原因。

一、我的無可奈何的表現

對掉牙無可奈何。大概十幾年前,我五十來歲時,有的牙就開始鬆動。常人中的表現是牙齦不好。當時也沒在意,認為是「自然」現象。在後來的十幾年中,牙齒一顆接一顆的鬆動,不行了就拔掉或它自己就掉了。現在,只剩下十來顆牙了。我做過幾次關於牙的夢,夢到牙要掉了,或者是幾個,或者滿口牙都掉了。夢中的我一開始是沮喪,然後有一個念頭:可以安假牙呀。於是就釋然了。而當現實中的牙要掉時,也發發正念、與牙對對話,讓它們堅持,與我一起跟師父回家,但是沒一次有效果的,於是也就放棄了,隨它去吧,「無可奈何」了。這種情況有可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也可能有舊勢力的因素,但這是自己「同意」的,它們在夢中「徵求」你的意見了,你同意了,它們就佔理了。

對待同修的病業無可奈何。同修有了嚴重的病業,在不修煉的家人強迫下,常被送去醫院,化驗、輸血、輸液、搶救、吃藥,限制這個、限制那個。我心裏想,不能這樣下去,發正念,讓下一次輸血的間隔比常人定的時間長,但都沒成功,血像太低,又一次次被拉到醫院輸血去了。雖然口頭上說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但還是「無可奈何」。

煉靜功、發正念時,睏、倒掌、走神。這種現象持續了很長時間了。心裏想著:不要走神,不要走神,但還沒等「滅」字出口,主意識已經不知到哪兒去了,真是「無可奈何」。

講真相常人不信、不同意三退時無可奈何。有的人,我多次給他(她)講真相,幾年下來,就是不退,也表現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心想,可能他(她)就這樣了,救不了了,沒辦法了。

還有許多,不一一列舉了。

二、挖無可奈何的根源

被觀念主宰,把一些事情看成發展的必然。常人有各種觀念:得了重病當然要去醫院;齒齦不好、牙鬆動最後必然要掉;睡眠少就會發睏,等等。而作為一個修煉人,正是這些人的觀念成了提高的障礙。

主意識不強,沒在一思一念上修自己。也知道要修一思一念,但只是表面上知道而已,出現不正確的觀念或念頭時,只是象徵性的想一下:「不能這樣,這不符合法」,就完事了,沒把瞬間出現的念頭抓住,深入的去挖它的根源,把它清除掉。

不嚴格要求自己。早在二零零一年,我在看守所被迫害時,同監室有一個同修看我修煉五年了,雙盤還很費勁,對我說:「你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十幾年過去了,我時常想起同修說這句話的情景,也知道我對自己的放鬆成了一種常態,許多應該提高的機會,找個藉口就滑過去了,身體和精神上都不能吃苦,也不想去吃苦,高層次上認為吃苦是好事,而我是見苦就躲,更談不上「吃苦當成樂」[1]了。

有所求。「無可奈何」往往繼發於有求之心。習慣於做事求結果,急於求成,當目標達不到時,往往產生「無可奈何」的思想。比如對自己或同修的病業希望能出現神跡,使周圍的眾生得救。看起來是想救眾生,實際上有一種證實自己的心。講真相時,也帶有有求之心,有一種急功近利、求「威德」之心,人家不認可就無可奈何了。

不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曾經有這樣的想法:不是我不信師信法,是自己修的不好,層次不夠,所以我做不到。實質上還是沒相信師父:雖然層次不夠,但只要真正努力去做,師父就在身邊。我們這種慚悟的,相信到甚麼成度,可能就會出現甚麼成度的結果,而人家頓悟的大根器之人,細胞都鎖著還堅信不移呢。

三、如何突破無可奈何的狀態

「無可奈何」的各種根源之間都是有連帶關係的,在提高上也都是相輔相成的。我修不上去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發現問題後,常常停在「發現」這一步,沒有進一步去挖它的根源,更談不上去找提高心性的辦法,修煉狀態浮躁、處於表面。現在我認識到,真正想除去自身不好的東西,發現問題後,一定要想出具體的措施,並時刻要求自己一定做到,做到才是修。

要真正的信師信法。師父說, 「人修煉,自始至終貫穿著一個悟,在迷中修。西方講信,自始至終就講信,不信啥也沒有。」[2]「迷信」、「迷信」,其實最珍貴的就是「在迷中相信」。師父要是把奇蹟都輕易的顯示出來,十惡不赦的人都相信了。比如修煉人都沒有病,那迷就破了。師父開示:「常人中的人不是為了當人,是為了返本歸真,所以還有個悟性問題。他看見好多人確確實實都能夠飛起來,他也去修了,就不存在悟性問題了。所以你修行了,還不能隨便叫人看,不能示人的,別人還得修。」[3]就是因為人在迷中,才有聞道而笑的下士;正因為是在迷中修,才有「若存若亡」[4]的中士,有時信、有時懷疑;勤而行之的上士是「可見可不見,憑悟而圓滿」[5]的。

要解決「信」的問題,只有多學法,但讀書不等於學法,完成任務式的讀書是沒有用的,也不算學法,所以還是沒學。我現在採用背書的辦法學《轉法輪》,不能整章節背下來,我就一段一段的背著學;再一個是多看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同修們對大法修煉的認識與他們在實踐中的堅定行為對我的幫助太大太大,說實在的,像我這種基本處於獨自修煉狀態的,沒有明慧很可能堅持不到今天。

「主意識一定要強」[6]。師父說:「因為主意識控制大腦越厲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3]所以,一定要守住主意識,不讓不好的東西插進來。抓住瞬間出現的不正確的一思一念,它剛一露頭就意識到,馬上排斥它、否定它。

師父說:「身體不是還有層層微觀上不在表面空間的部份嗎?都能產生思想。」[7] 對於這些層層自己身體上產生的不好思想,要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層去掉。同一種不好的思想,會反覆出現,所以要多次去,每一層微觀上都有,要堅持不懈才行。比如對錢的執著,從我一開始修煉就不斷的遇到這方面的事,如買東西多找我錢了,抽到一等獎了,別人把我的錢弄走了,……。一直到現在,這方面的事還有,說明我的利益之心還沒去完。

師父還說:「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類型的生命,它馬上就會起作用,你卻不知道你的思想來源在哪裏的,你還以為是自己要這樣做。」[8]同時舊勢力也會抓住修煉人的漏,不斷的往修煉人思想中打不好的念頭。對這種自身以外的生命起的作用,要分清自我:那不是我,我不要它,排斥它,反對它。比如出現不好的思想或發正念走神時,不能想「我怎麼會這樣想呢」,「我怎麼又走神了?」其實不是「我」想、「我」走神,是另外空間中那些亂七八糟不好的生命把「我」抑制了,它們就起作用了。我採取的是「笨」辦法:只要它們一出現,就一遍遍的想:那不是我,那不是我,滅掉你,滅掉你。發正念走神時,剛一發現馬上就想:「主意識哪兒去了?!趕快回來!師父帶著眾神和眾弟子正在與舊勢力交戰,師父看著你呢!」時刻警惕把走神的主意識拉回來。對後天形成的「非自我」排斥習慣了,它才會越來越少。

從根本上認識到假相事物。比如,病業來的時候,可能是舊勢力先試探你一下,就像師父所說:「它一開始不敢上,它先給他點功試試。他有一天突然的真追求來功了,還能治病了。它一看挺好,就像演奏的樂曲來個前奏:他願意要,那麼我就上去吧,上去給的多,給的痛快。」[3]身體剛一出現情況就要馬上否定它:「這是在試探我呢,我的一念之差會產生不同的結果。修煉人沒有病,這些表現都是假相,不承認它,排斥它。」師父說:「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9]。如果稍微有一點不堅定、遲疑,沒及時排斥它,那就是接受了,它就真的來了。

用神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越不嚴格要求自己,無可奈何的事情越多。因為我們的目標是修成神,所以事事處處、一思一念都要用神的標準要求。遇到無可奈何的事時,我就想:如果是一個神,他會怎麼想、怎麼做?同時對每個「無可奈何」都向內找一下自己的執著所在。如牙齒鬆動是不是沒修口或沒有「口斷執著」[10]?講真相別人不聽,是不是自己慈悲心不夠?同修病業的持續,是不是自己老向外看(找同修的不足),或執著於同修的執著?發正念倒掌、走神是不是長期學法不入心?

轉變觀念。人的觀念不轉變,就成不了神。師父說:「我讓你成佛,讓你修煉,修煉中你就要把你的後天觀念去掉,把代替了你的思想業力清除。」[11]在發正念清理自己時,我就想,你們不是活的嗎?那就讓你們死,然後我就緊緊的守住這個「死」。每遇到一種思想反映到腦中時,就馬上分析,是誰這樣想的?這是人的觀念還是亂七八糟的生命?法的標準是甚麼?

「無可奈何」本身就是人的觀念造成的,習慣的用人的「不可能」的思維想問題,沒有用神的思想想問題。只有破除常人的觀念、逐漸形成神的思維,才會創造出常人認為不可能的奇蹟,同修們已經創造了無數這樣的奇蹟。

以上是我在現有這個層次中的體會和做法,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