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575077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1998年底有緣得法修煉,我重獲新生。但我學法少,法理不清,2002年被迫害勞教,聽邪悟的人說,真正的提高,是放下修煉,我就把一本大法書交給了管教,寫了「保證書」。第二次被迫害關押在女子監被獄警逼迫寫了「三書」,又按照獄警修改過的三次重寫,我當時想,如不寫會被加重迫害吃苦受罪承受不了,寫了可以減刑早日回家,在這種錯誤想法的驅使下配合邪惡寫了「三書」。回家後寫了嚴正聲明,但沒有真正認識到所犯下錯誤的嚴重性。一次去張貼「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被惡警跟蹤,就把幾張剩下的丟在石頭下面。有一天我和同修到講真相,被綁架的路上我又把身上的幾個護身符和幾張真相幣給丟了,叫同修也把真相幣丟掉了,我由於怕心重,把救人的護身符和真相幣當成了怕被加重迫害的證據,我犯下了大罪過,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慈悲救度。我十多年退休金被停發,生活無著落,「610」安排我打掃衛生,維持生活,叫我每天報到簽字兩次,我配合了邪惡,簽了幾年的名字。通過同修的幫助,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真正認識到自己所犯下罪過的嚴重性,後悔做了那些錯事和配合邪惡。現在我向師父認罪悔罪。在此我嚴正聲明:過去我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在單位所簽過的名字全部作廢。努力學法修心去執著,同化大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叩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何秀芬 2017年3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2005年我給同修錄音煉功帶,被蹲坑的惡警綁架到公安局。被一夥惡警圍住我拳打腳踢,打的遍體鱗傷,午夜12點送看守所。期間叫我簽字,我法理不清,又看上面沒寫法輪功甚麼,就簽了字,按了手印。在2010年我又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期間,被強行抽血化驗,照相、採指紋,按手印等。我配合了邪惡,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實名訴江後,於2015年9,被惡警綁架到拘留所,15天後轉看守所。國保惡人三番五次逼我寫「二書」,我不寫。國保就脅迫我家人給我施壓,我違心抄寫了惡警準備好的「二書」(「悔過書」「決心書」)。簽了字,按了手印,被迫「與法輪功劃清界限」。那時我沒正念,怕心又重,我萬分痛悔。我今天找到是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名、利、情」等執著心所致,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我嚴正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萬分感謝師父慈悲救度,依然給我修煉的機會,從今以後,珍惜每分每秒的正法進程。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緊隨師尊,堅修大法到底。

周鳳蓮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做事的心太強,人心太重,在寫真相標語時被邪惡鑽了空子,被惡人誣告。被惡警綁架抄了家,搶走了一部份大法書,還讓我到居委會報到。我到居委會邪惡放錄像讓我看,都是污衊大法的內容,我不看、我也不聽,我看別的地方。桌子上還放著圖片還有書,都是邪惡的東西。後來我悟到了,讓我到居委會報到簽名字,我根本就不應該去。所以我再也配合邪惡了,來電話我也不接,我就每天多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邪惡和邪惡因素,不允許他們對我犯罪。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高桂蘭 2017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三年,我從勞教所回到家中,來到外地工作,由於長期見不到同修,也得不到任何資料。與師父的正法進程脫離。二零零四年,正法進程已經進入到傳《九評》,勸三退,我卻對此一無所知。由於怕心的作用,我把一個同修放在我門外的師父的經文《向世間轉輪》燒了,認為那是搞政治。同時,我也叫外甥把同修們發在各家門上的勸三退的資料與不乾膠拿走,扔掉。我現在才深刻的認識到,這不是一個修煉問題,而是對大法犯罪,非常後悔。都是自己的怕心下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不但自己對大法犯罪,還連累了外甥,同時還干擾了世人明真相。現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我今後一定好好學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盡最大努力彌補給大法與救度眾生帶來的損失,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王學 2017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6歲,2002年得法,身心受益很大。但是農活忙,學法少,法理不清,怕心又重,看到有本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判刑時,我害怕被抄家的心出來了。因為怕心,我獨自在家修煉,不敢和其他同修切磋,又看見我的一個親戚被邪悟的人帶動不學不修了,還把大法經書燒掉了。我也把我所學的大法書和一同修放在我家裏保存的一包大法書和資料全部燒毀了。我把大法書當成了邪黨迫害的證據,在為私為我的錯誤思想障礙下,我犯下燒佛經的大罪。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從新走入修煉,並認識到以前沒有真修實修,沒認識到燒大法書是犯罪,我對不起慈悲偉大師父的救度。在此我嚴正聲明:以上違背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向師尊認罪、悔過。堅修大法到底。叩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王玉會 2017年3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很幸運能在大法中修煉,身心健康。但我法學的少,法理不清,做了不敬師不敬法的事,我向一個親戚洪法,給了他一本《轉法輪》書,他看到有人被迫害,就把大法書丟掉了,我沒盡到責任幫助他保護好大法書。有一天我和一同修講真相,被派出所警察綁架,同修說他把身上的真相幣給丟掉了,怕成了邪黨迫害的證據,我也因害怕就把幾十元真相幣給丟了,做了不該做的錯事。後來又被縣國保大隊綁架到公安局審問:資料哪來的?並叫我按手印,我沒做到正念正行,被迫按了手印。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在此我向師父認錯,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按的手印全部作廢。我今後要用心學法修心去執著,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彌補過錯。感恩偉大的恩師的慈悲救度。

陳桂蘭 2017年4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6年5月修煉大法。1999年12月進京上訪,被當地警察綁架回關押在看守所45天。2000年3月,因寫聯絡信(為師父和大法申訴)被綁架、關到看守所。同年5月被轉市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2000年8月20日我邪悟了。2003年重新修煉後,由於人心多,怕心重,經常是帶修不修的,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於2005年11月被派出所惡警再次綁架到區洗腦班關押。在押期間,白天洗腦班的惡人逼迫看污衊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晚上由邪悟者的幫教和包夾的看管,被迫抄寫「三書」,我被搞的暈頭轉向。我由於正念不足,有怕心和想早出來的人心,違心抄寫了「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有損大法的錯事。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的全部作廢。在剩下不多的時間裏,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林學芝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5月得法的,在「720」邪黨迫害後,我由於怕心及各種常人觀念,沒能走出來證實法,中間有九年沒有修煉,後來經過同修幫助,走回修煉。通過認真學法和同修幫助,我認識到自己走錯的路:在街道辦事處惡人上家裏詢問威脅時,我交出了帶有法輪圖形和大法簡介的洪法旗幟;在上訪被邪惡綁架做詢問筆錄時,問及誰通知你的?輔導員姓名?當時我都如實回答的,沒有想到這是出賣同修的行為,給輔導員增加了魔難;邪惡為了不讓我上訪證實法,扣押了我的身份證,並逼迫我在「保證不去北京上訪」的保證書上簽了字。我這都是向邪惡妥協,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在我嚴正聲明:以上行為全部作廢。從新修煉,跟隨師父,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和同修共同精進,破除邪惡的干擾,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今後精進實修,跟隨師父回家!

王勇力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2011年我外孫參軍,要求居委會出具參軍者的家人沒有修煉法輪功的證明,而居委會出具的給我和老伴證明上有污衊法輪功的內容,並要求證明人簽字,這事來的突然,我認為是寫法錯誤而對其邪惡本質沒有認清,由於時間緊,受親情干擾,一時糊塗便違心寫上了證明人的名字(其本人不知情)。邪黨這種藉機污衊、詆毀、誹謗大法的罪惡行徑,我們必須堅決抵制。我認識到我的行為是對大法、對師尊犯大罪,我萬分痛心。這件事證明我悟性太差,情、私等舊觀念太深,沒過了這一關。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痛心疾首,教訓是極其深刻的,我向師父請罪。在此嚴正聲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計銀 2017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自訴江以後,我放鬆了修煉,學法心不靜,煉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常人的執著心很多,顯示心很強,不修口,嫉妒同修,也嫉妒常人。由於修煉上的懈怠,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在2017年3月22日下午,因為怕心和對親情的執著,被派出所惡警威逼簽字,按手印,我違心配合了邪惡,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萬分痛悔,現在嚴正聲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跌倒了馬上爬起來,我發願今後要勇猛精進,助師正法,走好以後的路。

潘惠琴 2017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5歲,一九九八年得大法,修煉後身心受益巨大,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但我學法少,法理不清,被勞教回家後,「610」常到家中騷擾,我怕心就出來了,並邪悟了,就把我所學的大法書和所用所聽的資料全部燒毀了,還影響到一學員和一個新學員,我也叫他把書拿出來燒毀了。我整整走了三年的彎路,耽誤了寶貴的時間。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煉。通過學法實修,我認識到因當初沒有學好法,沒有真修實修,沒有信師信法,才邪悟燒書犯罪,還帶動他人邪悟燒書。我犯下了極大的罪過,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慈悲救度。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以上違背大法的犯罪行為全部作廢。我向師父認罪悔過,決心從新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所犯下的罪過。

王玉潤 2017年3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得法,因一直修的不精進,被邪黨非法關押到看守所、教養院迫害,也多次被綁架,還多次被罰款迫害。我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身體也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假相。住過兩次醫院,吃了很多藥,給大法抹了黑。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向內找出許多人心。現在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我被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和強加迫害。今後抓緊時間多用心學法,修去各種人心,洗刷污點,不再讓邪惡鑽空子。以後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世軍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平時學法不入心,不能在法上認識法,遇到矛盾不向內找,太執著自我,用做事代替心性修煉,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2001年5月至2016年12月,曾四次被非法勞教判刑。在十五年被邪黨非法關押迫害中,我為了利益之心,曾出賣過同修,轉化過,燒過大法書,寫過揭批材料「三書」,表示過「不煉了」,我給大法抹了黑,這都是我的罪過。我對不起偉大的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過去在勞教所、監獄魔窟裏,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文字東西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今後我要用心學好法,精進實修,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講清真相,多救人,彌補過失。

王匯真 2017年4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66歲,1998年底我喜得大法,身心受益巨大。在1999年「720」邪黨打壓迫害後,我由於學法少,法理不清,有怕心,不敢和其他同修交流切磋,還把大法書給燒毀了,我女兒因怕我被迫害,幫我也燒毀了幾本大法書籍。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走回大法中修煉,才認識到燒毀大法書是犯罪,是不敬師不信法的大罪,我悔恨交加,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上述違背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向師父認罪、悔過。在今後我一定要學好法,信師信法,按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彌補所犯的罪錯,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叩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李貞 2017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09年7月21日我被邪惡非法綁架、抄家時,被搶走了明慧週刊、真相資料和天滅中共的粘貼。非法審訊時,我說出了同時被綁架同修的事,配合了邪惡,做了對不起同修的事。當時我跟在綁架現場的母親悄悄說,把其他大法書和師父法像轉移到母親家,母親答應了。可是被弟弟弟媳發現了,他們害怕極了,全都燒了。這是我沒有講好真相,使世人對大法犯了罪。也給我的修煉留下恥辱。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高壓迫害中,我不理智時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回家。

金建群 2017年4月6日


嚴正聲明

在2016年7月,我兒子在監獄冤獄到期時,「610」惡人要把他劫持去洗腦班,經過善良人的幫助,成功營救並脫險。一個月後,邪惡公安尾隨到我的住處,強行將我綁架並非法審問,它們想查出是誰參與了對我兒子的營救,我一直說不知道,但還是回答了一些看似無關要緊的問題,並簽了字。我現在認識到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調查,甚麼都不該說,更不該簽字。現在聲明:當時所說的話及簽字全部作廢。今後將繼續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喬方田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黨非法綁架到拘留所迫害期間,曾幾次在領取生活用品的單子上簽字、按手印;出拘留所時,還在邪惡的通用出所文件(每個出所的人都簽的)上簽字、按手印;當時只想到不能在迫害法輪功的書面上簽字、按手印。回家後與同修交流,我才悟到不論甚麼內容,只要是簽字、按手印就是配合邪惡。現在我嚴正聲明:在被非法拘留期間,我所有簽字、按的手印的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精進實修,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梁欣 2017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82歲了。2017年4月份,我在兒子家,有兩個警察說是來慰問我,他們帶著錄像,還寫了筆錄,說是讓我配合他們,事情就結束了。最後我在他們寫的筆錄按了手印。他們走後,我才認識到做錯了:我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我向師父認錯。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否定邪惡的迫害,我要抓緊學好法,一修到底。

劉子芹 2017年4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2003年1月初,市公安局一大隊長伙同公安分局惡警非法綁架我,並由區法院冤判關押四年。在省女子監獄我遭受了殘酷迫害,邪惡威脅要我交出大法書籍。我由於有人心執著,交了一本《轉法輪》。事後我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感恩師父佛恩浩蕩,給我從新做好的機會。今天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周菊花 2017年4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2015年8月當地有4位同修被非法綁架,其中有一個是和我一起做資料的。當時有同修告訴我離家出走,我沒有走,有同修告訴我妹妹把大法書收拾起來。可是我妹妹就害怕了,把大法書都給燒了,當時我也有怕心,說她們也不聽。現在我認識到了我有責任,沒有保護好大法書。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孟兆鳳 2017年4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3月24日,縣政法委2人和派出所長等共4人,到我家以扶貧方式來轉化、威脅、逼迫我簽字、按手印、採血。我由於有怕心、利益心、愛面子的心,再加上這段時間沒有修好自己,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以後要堅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郭永玲 2017年4月3日


嚴正聲明

在2005年邪惡綁架我去洗腦班,我堅決不去,邪惡利用我工作單位派員陪我去洗腦班並令公安局扣押我的出國護照。為了取回護照,我被邪惡脅迫寫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認識」和「聲明」。至今我悔恨不已,嚴正聲明:以上違背大法和師父的言行及文字東西全部作廢。再次向師父認罪。我痛下決心一定改過,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陳娟 2017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我實名訴江後,當地公安上門騷擾,我因有怕心,在邪惡逼問我還修不修煉法輪功時,我由於害怕就說「不煉了」,邪惡逼我簽字,我也簽了。由於對自己要求不嚴格,覺的修大法難,有些事情我做不好或做不到,我放棄修煉近兩年。現在我知道錯了,心裏包袱很重,我要珍惜這萬古機緣。今天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要認真學法煉功,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彌補過失。

毛髮秀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2014年我被邪黨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迫害,由於怕心、怨恨心、利益心,在邪惡各種高壓手段的威逼下,我違心寫了「五書」,簽了字、按了手印。現在我醒悟了,特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吸取教訓,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堂堂正正的修煉,修掉一切不好的執著心,做讓師父放心的大法徒,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馮秀梅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因張貼真相標語,於2016年2月27日被惡警綁架到鎮派出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後又把我關到縣看守所。後被判刑三年(監外執行)。我在此嚴正聲明: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違心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東西一律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損失。用心多學法,堅定實修,講清真相多救人,做好該做的三件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走好最後的路。

鄭素媛 2017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4月7日派出所所長等3人到我家以扶貧為由,強制讓我簽字、按手印、扎手指採血。我向內找,都是我平時學法不入心,沒有正念,各種人心一大堆造成的。我對不起師父,現在嚴正聲明:我被迫的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堅修大法,講真相多救人,做好三件事。

張玉英 2017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11年警察到我家裏綁架我妻子,妻子不在家,警察將我和兒子綁架到派出所,逼迫哄騙我帶路到親戚家把妻子綁架、並非法判刑。我犯了配合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大罪。我錯了,在此鄭重聲明:一切所做、所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請大法師父救度我。我也要學法煉功,跟師父回家。

王德君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我被惡警非法綁架到省洗腦班迫害,在邪惡的高壓下,我由於平時學法不深,沒有實修,有很多執著心放不下,我做了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事,給大法造成很大的損失。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文字及言行統統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跟師父回家。

孫銀華 2017年4月9日


嚴正聲明

在2008年,我被邪黨非法迫害,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我由於學法不深,有執著心,被邪惡迷惑,被「轉化」,寫下「四書」(轉化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每個月寫一次,被迫填百分表,到解教為止。回家後,我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我明白了,「轉化」是錯的。所以我再一次聲明:在勞教所裏我所說、所寫的「四書」以及所有不明的簽字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玉紅 2017年3月29日


嚴正聲明

縣政法委兩個人和當地派出所兩個人騷擾我,跟我要身份證、電話號碼還讓我按手印,我都照做了,配合了邪惡。之後我非常後悔,我知道錯了。我沒做到信師信法,對不起師父。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以後一定要堅定實修,跟師父回家。

曲玲 2017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當地派出所以我訴江為由非法綁架我,我被警察強行逼迫在「不上訴不申辯」的紙上簽字和摁了手印;警察說是自己的訴狀還得簽字,我看是自己的訴狀就簽了,拘留期滿被放回時,警察問啥事進來的我說法輪功,讓簽字我也簽了。回來後因害怕,我還燒了一些週刊。現在我知道是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特此聲明:一切違背師父、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安曉影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和丈夫已修煉多年,在2009年我倆被邪惡綁架,後來表現形式是證據不足免於刑事處罰,放我倆回家。在釋放前,邪惡藉機要挾,讓我寫「不煉」的三書,我不寫。可是邪惡背後讓我孩子以我名義代寫了「保證書」。我知道後很難過。我在此嚴正聲明:任何人不經我同意代寫的「三書」一律作廢。我是師父的大法弟子,決心堅定實修,跟師父回家。

劉淑芹 2017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二年我去勞教所看望修煉法輪大法的親屬時,勞教所警察叫我說「法輪大法不好」才讓探望,當時為了能夠進去我就說了。現在想起來實在是不應該,因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法。現在我也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中,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趙天麗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七年邪惡到我家以「利用×教組織迫害法律實施」罪名非法綁架我媽。當時我害怕邪惡找我麻煩,就藉口說:「我不煉,並且反對我媽學,但我媽不聽我的也沒有辦法」,以此為藉口把自己撇乾淨。事後非常後悔,在此聲明以前我說的話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定信念,以法為師。

石岩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幾個月前當地派出所惡警們上門騷擾,揚言要給我判刑,逼迫我在「不修煉」保證上簽字,我在怕心作用下做了悔恨萬分的事。在此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歸正自己,走好以後的修煉路,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做好,正念正行。

周雲英 2017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集市上講真相救人,被惡人舉報並非法綁架,問我護身符哪來的,要送我到拘留所關押。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他們就是把我送拘留所,逼我簽字。最後我簽了,他們就放我回家。在此我聲明簽字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俊蘭 2017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2017年3月30日派出所所長伙同四名警察來我家,強迫我簽字、按手印、扎手指採血。我在威脅下違心的做了錯事,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普度。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魏秀蘭 2017年4月3日


嚴正聲明

3月30日那天,派出所四人來我家強迫我簽字、按手印,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修好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修煉的人,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到底。

柏奎秋 2017年4月6日


嚴正聲明

年前派出所幾個警察到我家問是否寫了訴江狀,由於怕心驅使,配合了他們,做了給大法抹黑的事,非常痛悔。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鳳林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因為我學法不深,不夠精進,做了不敬師、不敬法的錯事,說了不敬師、不敬法的話,我很對不起師尊。現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一定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進精實修,做個合格的大法修煉者。

馬長財 2017年3月13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叫我夫婦兩人去,問還煉不煉法輪功,說「不要煉法輪功」,要我們簽字。當時我思想一時糊塗,簽了字。我很後悔,特向師父認罪。現聲明簽的字作廢。我夫妻兩人今後要多學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劉袒松、王賜芬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2017年3月13日我被非法綁架,違心寫了「不學不煉「的保證。現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走好以後修煉的路,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淑雲 2017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2015年10月16日我被惡警綁架到公安局強行簽字。現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宏蘭 2017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邪惡的強行逼迫欺騙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申榮先 2017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綁架欺騙下,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樹珍 2017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洗腦班和其它邪惡高壓環境下,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

靳榮洲 2017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