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學員紀念「四二五」十八週年(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為紀念「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十八週年,新加坡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在芳鄰公園以功法演示、反活摘器官徵簽及美術作品展等形式,向人們展示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反迫害的不變風範。

'圖1~2: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鄰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八週年。圖為學員們正在集體煉功。'
圖1~2: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鄰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八週年。圖為學員們正在集體煉功。

每年的四月,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以各種方式來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法輪功於一九九二年傳出後,短短幾年間憑著口耳相傳、功效顯著,吸引上億人修煉,也招致中共當權者中的小人妒嫉。在不斷受到不公對待的背景下,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事件經由全球媒體大幅報導,法輪功首次登上世界舞台,學員們所展現的善良、坦蕩與自律,受到高度評價。十八年來,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瘋狂迫害,法輪功真相依然傳遍全球,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者與日俱增。

民眾簽名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活動雖然在綿綿細雨中展開,但仍有眾多來自不同國家各族裔的民眾停下腳步,在「呼籲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徵簽表」上簽名,要求國際社會關注,並儘快制止迫害。

新加坡人楊小姐在聆聽學員講述迫害真相後,表示同情和支持。她面色沉重地問:「迫害仍在持續嗎?為甚麼還沒有停止?簽名能起到作用嗎?」學員向她解釋,表示會一直努力下去,堅持到迫害停止的一天。她在徵簽表上簽名,收下了真相資料,還接過學員送上的小蓮花,並說:「我會把它(小蓮花)送給媽媽。」

馬來族裔的BhabHha小姐一直微笑著,談吐間可以看到她活潑、開朗的性格。在聽完學員反活摘徵簽的介紹後,她毫不猶豫地簽名,並對學員說:「祝你們好運!」

來自英國的Paul正神色匆忙地在趕路,不過在聽到學員說「徵簽是在挽救生命」後,仍停下腳步表示願意盡一份力。

當天,多位途經活動現場的遊客首次聽聞法輪功,表示對功法感興趣。一位印度裔的專業人士簽名後表示,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想學煉功法。學員告訴他會開辦免費的九天班,他說,「我一定會來」,還把電話留給學員。一位菲律賓男士,以前沒有聽說過法輪功,詢問甚麼是法輪功,煉功有甚麼好處,學員耐心向他介紹,並問他是否可以參與聯署,他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遭遇表示同情,欣然簽名。

一位印度小伙子多次在芳鄰公園看到學員們舉辦的活動,他說:「迫害的發生讓我很難過,你們無論做甚麼樣的徵簽,我都會簽名。」

新加坡人丁先生一再詢問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聽完學員的講解後,他表示,迫害不應該發生,並簽名支持反迫害。

'圖3~4: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鄰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八週年。圖為經過活動現場的各族裔民眾,在了解真相後紛紛簽名,呼籲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
圖3~4: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鄰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八週年。圖為經過活動現場的各族裔民眾,在了解真相後紛紛簽名,呼籲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

新學員:法輪功是非暴力的典範

李女士是一間公司的老闆。修煉前,她以同齡人中的佼佼者自居,追求奢華的生活,揮霍金錢購買名包和名表,也常帶著員工陪客戶喝酒,及出入歌廳。二零一零年,她有幸走入大法修煉,整個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生看在眼裏說:「我要看看到底是甚麼樣的一本書能讓一個講究吃喝,到處跑的人變得這麼踏實。」看完一遍《轉法輪》後,奇蹟也在他的身上出現了。李女士說:「我先生腳下有一塊一元錢硬幣大小的黑色的疣,看完大法書後,發現這個近十年的頑疾不見了。」

修煉之前,李女士已經逐步了解到不少法輪功的真相,對法輪功學員也由最初的誤解到後來的佩服。她說:「四二五的時候,我還在上學,聽人傳‘圍攻中南海’,自以為聰明的我還以為那些人傻。後來才知道,法輪功學員無非是想有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國際社會對這件事讚許有加。這麼多人能夠這麼和平理性地去申訴訴求,走的時候把警察丟的煙蒂都給撿走了,覺得特別感動。」「在中國國內,法輪功被迫害了十多年,是遭受迫害最嚴重的一個群體,竟沒有一例報復事件,完全是非暴力的,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這在那樣的社會裏,可以說是奇蹟。」

修煉後,成為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後,李女士也感受到個中的辛酸。她說:「遇到過各種阻力,當有客戶或同事不理解時,我都善意地向他們解釋,也在街頭講真相中遇到過不明真相的人,總之,就是要走出和平理性的路來。我們每個人做到了,那就是整體的形像。」「也受到過鼓勵,一次在一個購物中心門口發傳單,遇到一個中國人,他非常真誠、很佩服地說,‘中國就靠你們法輪功了’。」

法輪功學員回憶:四二五是歷史的轉折點

來自中國山西的法輪功學員李太太在新加坡生活已有二十年。回顧一九九六年與母親一同得法前後的際遇,她仍感觸頗深。「得法前,母親病重,一度走路都困難了,更別說買菜做飯了,家已經不像個家樣了。母親可以說是一身病,高血壓、心臟病、頸椎骨質增生、白內障等等。我曾經停薪留職半年,在家裏照顧媽媽,為了媽媽甚麼都顧及不上了。」她說,「修大法後,母親重獲健康,走路一身輕,甚麼家務都能做了,那種喜悅無以言表,我們全家人在媽媽身上都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九七年,我來新加坡工作之前,媽媽對我說,‘孩子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我病好了,媽媽不耽誤你前程了。’」

「那時候,重拾家庭安寧幸福的父親,每天早晨拉著母親去公園,支持她煉功。在當地,類似母親這樣的事例太多了,修煉法輪功的人因此越來越多,我們那個住宅區是屬於設計院的,有很多高級知識分子在修煉。」

法輪功在中國的弘傳情況也見諸於新加坡報端。李太太介紹:「九八年的時候,我們在新加坡的民眾聯絡所義務教功,一次,那裏的負責人告訴我,報紙上登中國總理朱鎔基也說法輪功好。他還把這篇報導貼在布告欄裏。」當時,新加坡的報章大篇幅報導了法輪功去病健身效果顯著,時任中國總理朱鎔基也感興趣,在中國一個人一年為國家節省一千元醫藥費,總共就能節省數千萬元的醫藥費用。

她接著痛心地說:「如果中國社會在當年四二五這個節點上向好的方向轉變,一個巨大的人群在追求向善,沒有江澤民後來的一意孤行全面鎮壓,中國社會的風氣就不會像今天這樣敗壞,全民追求金錢利益,許多人甚麼傷天害理的事都能做出來,毒食品泛濫。只有人心歸正才有希望,很多人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看到了希望。我的一些朋友就說,你人太善良了,法輪功真好啊。」

如同四二五事件中站出來的那些法輪功學員,以和平抵制暴力,用真相解體謊言, 她表示,「多年來,面對世人講清真相,初心始終沒有改變過。」「遇到過謾罵、侮辱,都善意化解了。」「一次在景點,一位導遊對遊客說:‘這是新加坡法輪功群體,他們無論風吹雨打在這裏堅持煉功,分發傳單給大家,我們為他們鼓鼓掌。’人們的掌聲讓我很感動。」

背景簡介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部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和抓捕在天津教育學院澄清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四十五人被非法抓捕。天津市政府人員告訴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有公安部介入, 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同時,多年來中共政法和宣傳部門個別人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一直在暗中騷擾法輪功,如非法禁止法輪功書籍出版、通過媒體誣蔑法輪功、展開所謂先定罪後收集證據的秘密調查,等等。

為了維護基本的信仰權利,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依法自發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局上訪,學員提出三點希望:1、釋放被抓學員。2、保證憲法賦予的合法煉功環境。3、恢復出版法輪功書籍。整個過程,學員們讓出人行道,沿著府右街配合警察的指揮一直站到了北海。大家靜靜地或站或坐,沒有口號、沒有標語,周圍交通順暢,秩序井然。當晚得知被關押的學員獲釋後,人群靜靜散去。這就是舉世矚目的萬名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大上訪,事件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