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魔窟中的同修的希望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名被非法關押在魔窟中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由於被誣判的刑期很長,所以在監獄中接觸過許多同修,看到一些現象,對同修有如下兩點希望:

(一) 希望身處自由環境中的同修多學法,不要執著於新唐人電視節目

我身邊就有兩個這樣的人。我和他倆接觸,我發現他倆一個共同點,就是執著於新唐人電視節目。

和他們說起師父的法,他倆滿臉茫然,布滿疑惑,但他們一說起新唐人,便眉飛色舞,滔滔不絕。最令他們感興趣的是「某某點擊」,給我印象最深的也最令我痛心的是,這倆個先後被迫害進來的人,都曾神秘兮兮的跟我提起正法結束的時間,當被我問及是誰告訴他們的?一個小聲和我說:是新唐人電視節目中的「某某點擊」,另一個則面帶自豪的講是「某某」。當我先後問他們是以法為師,還是以新唐人為師時,他們的答案也驚人相似:新唐人是大法弟子辦的,是師父讓辦的……

在沒有法可學的魔窟中,我不能拿出相關的法來破除他們的殼,即便拿出來,他們也未必相信。因為,外面的學法環境相對監獄內來說是何等的寬鬆,在那樣一個環境下,他們都不能正悟師父的法,不能正確看待新唐人只是一個講真相的媒體,何況是在無法可學的魔窟中。

我痛惜的看著這兩個同修,無奈的看著聽著犯人們對他們的取笑及傳言:「本監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我修的最高,因為我說的話,其他法輪功(學員)都聽不明白……」

真的,我也是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之一,我無法改變邪悟者,因為我不是法。但我正信大法,堅信師父!

同時也借明慧網向監獄外的同修說一句:多學法吧!少看新唐人電視節目或不看,因為那是給常人看的,大法弟子應當學法!新唐人電視節目也是電視,不是法!另外,有能力的同修最好再寫一篇文章剖析一下新唐人、大紀元、希望之聲在正法中的作用,從而破除一些同修對三大媒體的深深執著,避免邪悟。

(二)敬請同修能定期給非法關押同修的魔窟打電話

我是一名仍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根據我的觀察,我覺的有能力的同修如果能夠定期給被非法關押同修的監獄或監區打電話,詢問同修的日常生活狀況,不僅能恰到好處的講真相,而且還能有效減輕被非法關押同修遭迫害的程度。

監獄獄警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談話,一般只有兩個方面:(1)有沒有人管你?(2)家族中及親友中,有沒有煉法輪功的?針對這兩個問題的真實回答往往決定著被非法關押同修日後所遭受的迫害程度。

被非法關押中,我發現那些經常有家人來探視接見的同修,獄警不敢輕易迫害,而對極少或根本就沒有人探視的同修,惡警們迫害起來可謂得心應手,為所欲為。當然,修煉人的正念及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成度以及多方面的業力因緣關係等決定著被非法關押同修所受迫害的程度。但是,一個簡單的事實絕對不能否認:正念是來源於法,所以,在那種有限的學法環境下,獄外同修的外援就顯的格外珍貴。

我知道,有一個監區的同修,因為公開煉功,而被關小號,監區獄警指使小號犯人對該同修打罵、淋水,我還知道有兩個監區的三個同修,因不穿囚服,被關小號,同修們絕食反迫害,惡警們指使犯人灌食迫害。有看不下眼、下不了手的犯人,就對其他同修說:想法叫他們的家人來接見,家人來了,他們(指獄警)就不敢幹了。

與上面的幾個同修相比,我的家人幾乎每個月都來探視我,而且,只要我半個月不能給家人打電話,家人就給監區打電話,詢問我的情況,所以,獄警對我還算客氣。

個人覺的,獄外有能力的同修能否以親朋好友的身份,定期給被非法關押同修的魔窟打電話,從關心同修身體、生活等方面為切入點,恰當講真相,有效減輕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壓力。

一己之見,如有不當,望同修們見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