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四二五 見證善與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最近與一位多年不見的朋友在一起聊天,談到法輪大法時,我說,現在有些人對大法還有偏見,主要還是中共對「四二五」上訪的歪曲,和天安門自焚假案。說到「四二五」上訪,這位朋友有點激動的說,「四二五」上訪,我最有發言權,我是親身經歷。電視上的報導完全是對法輪功上訪的歪曲。以下是這位朋友在「四二五」當天親身經歷的回憶。

一九九九年,我在北京當保安,是保安隊隊長。「四二五」當天早上,我接到上級通知,要我帶隊去府右街(也就是中央信訪辦所在地)協助維持秩序,按以往的經驗,像這種情況,我們都以為要去打架了,就帶上盾牌和警棍出發了。到目的地之後,發現街道邊站滿了人。但是,看上去人很多,場面卻很平靜,沒有人高聲喧嘩,更沒有人喊口號,沒有任何過激行為。我們保安隊一看這種場面,也根本不需要維持甚麼秩序了,就三五成群的找個樹蔭聊天了。過了一會兒,正規警察也到了現場,他們一看也不用維持甚麼秩序,也就像我們一樣湊在一起聊天。到後來,好像是事情得到了解決,人們就散去了,他們走的時候,把周圍的垃圾都收拾帶走了,連清潔工的活都幹了。整個事件我是親身經歷了,確確實實沒有像電視上說的「圍攻中南海」。

「四二五」事件發生後,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我們保安隊參與協助警察進行天安門閱兵的清場,凡是沒有北京市戶口的外地人員,包括務工的、做生意的等等,在規定的區域內全部清理出去。開始是發現外地人員直接裝大客車上拉走,到九月份,巡邏過程中,只要發現不是北京市身份證的人員,先是一頓暴打,再拖到車上拉走,我記得有個東北人,很厲害,上去幾個人都按不住,最後上了很多人圍毆,用磚頭把他砸得躺地上不動了,才拖到車上拉走了,人全拉到北京郊區的一個沙場幹重活,每頓只能吃窩窩頭,到閱兵結束後,才把這些人放了。

一九九九年我親身經歷的兩件事,讓我見證了法輪功的善良與高素質,同時也讓我親眼目睹了共產黨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