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南區春季學法交流 互勉精進(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明慧記者孫柏、蘇容台灣屏東採訪報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來自台灣南區包括台南、高雄、嘉義、屏東、台東、澎湖等地一千多位法輪功學員,在屏東萬丹國中舉辦台灣南區春季一日學法交流會。會場氣氛祥和,大家比學比修,互勉精進。

圖1:台灣南區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人在屏東萬丹國中活動中心學法交流
圖1:台灣南區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人在屏東萬丹國中活動中心學法交流

圖2:分組學法,並交流個人修煉心得。
圖2:分組學法,並交流個人修煉心得。

上午分成三十五個小組學法交流,內容包括:個人修煉心得體悟,如何遇到事情向內找、提高心性的實修體會,並交流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重要性和講清真相的心得。各組交流場面熱烈,不管新老學員都覺得收穫滿滿。

下午全體學員聚集在活動中心大組學法,先集體背法《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致台灣法會的賀詞》、《致歐洲法會的賀詞》、《論語》,接下來十一位學員上台分享他們在參與各個項目中,去執著、證實法的修煉體會,激勵在場的學員更堅定實修。

修煉大法教我做一個好人

來自嘉義的茂銘,二零零一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有巨大美好的轉變。在修煉前,茂銘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喝酒、賭博,常常把自己的存款花光光,再向親朋好友借現金翻本,更糟的是在一九九二年前到大陸黃山旅遊,認識了一個心思不正的偽氣功師,對其盲目信仰,鬼迷心竅,看風水、念咒,教他小賭賺大錢,大賭贏更多的錢,結果不到幾個月負債幾千萬。

茂銘說:「像我這樣的人,慈悲偉大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讓我還有機會走入大法修煉。一天,我在台南新營看到路旁有人正在打坐煉功,有一個人笑瞇瞇的拿著法輪功傳單不說一句話的交給我,就這樣我走進大法修煉了。我的生命重新注入了生機,我走向了光明面。」

「修煉後,我知道要怎麼樣去做一個好人,做一個修煉人。」雖然背負巨大債務,但茂銘除了改掉好賭惡習,還努力到全國各地打工賺錢外,也按真、善、忍準則精進實修。茂銘說:「因為我的改變,我的小女兒、太太和大女兒也相繼得法,我們一家人都是大法弟子。很神奇的是,修煉十幾年,我除了讓兩個女兒完成學業外,在家人的幫助下,也還清了所有債務,我知道這都是大法給我的福份。」

青年學子營喚醒我走回修煉路

從很小就跟著父母修煉大法的高雄朝鴻說:「猶記兒時一次發燒,姐姐一旁照顧我也教我讀《洪吟》,種下了修煉種子。小時候,身體狀況非常糟糕,常需要依靠藥物才能成長。我總感覺自己是帶著強大的業力來到人世間。跟著父母煉功和弘法,健康大有改善。但對大法偉大的內涵懵懵懂懂。」

朝鴻國中時,在大染缸中沉迷於電玩遊戲,甚至還為了不存在的虛擬電玩錢幣而花了大把的錢。課業一落千丈,同時也脫離了大法,到了高中,他意識到自己已經脫離大法許久,終日像個病人,時而清醒時而沉睡,心情總是低落,常常鬱鬱寡歡。

進入大學後,為了找回自己,朝鴻報名參加了法輪大法青年學子營,在營隊中,跟很多年輕人一起學法、煉功,談心交流,朝鴻表示彷彿從新找回返本歸真之路,下決心趕快再精進。「回家後大哭特哭一場,哭自己的沉淪墮落。人生第一次這麼深刻的悔恨難過,是青年學子營喚醒我,是師父沒有放棄我,讓我從新走回修煉路。」

小時候朝鴻曾經看過一、兩次另外空間的事物,隨著年紀長大,修煉的不精進後,就不曾見過。朝鴻說:「因自己強烈的顯示心和爭鬥心,為了吸引同儕的注意力,說過多次不真的話,只為了博取認同感」。如今走回修煉路的朝鴻說:「我會要求自己定時學法、煉功、發正念,踏踏實實的修煉,同時配合參與集體學法、活動,一步步讓自己的生命走向更好。」

努力找回自己的修煉如初

在教育界工作的屏東奕汝,二零零一年在美國時本來要幫得血癌的師長尋求可以祛病健身的功法,自己幸而走入修煉法輪功。

奕汝說:「一開始修煉,對《轉法輪》愛不釋手,我是個思緒單純的人,學法可以不帶任何觀念通讀大法書籍,造就了我學法或煉功很好入心及入定,時常對照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否符合法的標準,隨時警覺是否自己的思想不正,要歸正自己了。」

回國後因教書工作非常忙碌,給了很多不參與大法活動的藉口,學法少了,種種的干擾就如影隨形,如工作不順、先生的考驗及親情的干擾等。幸好身邊同修常常提醒和鼓勵她要趕快歸隊。

奕汝覺得一直以來因為安逸心,對於修煉鬆懈,後來靜下心向內找,決定改善現況要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所以,只要香港有遊行,奕汝跟先生在時間及條件允許時經常參與。奕汝說:「在香港遊行時當看到道路兩旁滿滿的陸客拿著手機拍攝我們遊行的隊伍,還有對我們比讚的,大法弟子舉著真相旗幟昂首闊步,真是無比的殊勝,再苦再累都值得。」

奕汝深深體會道:「人間不是我們的歸宿,我們千百年來的真願就是修煉圓滿隨師返。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未來我會更勇猛精進,跟上正法的進程。」

年輕人:原來修煉是這麼充實愉悅

來自高雄的年輕人登耀,因國中老師曾介紹過法輪大法的美好,讓他燃起對修煉的憧憬。到了高中才找《轉法輪》一書來看,也上網找煉功錄像自學,但不知如何實修。直至一次下班騎機車回家時,躲過一個驚險的車禍,登耀說:「當下我知道是師父冥冥中保護我,我要認真修煉。」

登耀說每當想做壞事或者造業時,腦子裏會浮現出師父講過的法,總是能制止幹壞事。「例如在地上撿到錢、到超商摸獎摸抽到獎,我知道這不是我的我不該拿,我會把錢又捐回去做慈善。」登耀從小受叔叔影響愛玩股票賺錢,通過學法知道其實股票就是賭博,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就不應該賭博,「我痛改自己的惡習不再碰股市,頓時身心非常輕鬆自在。」

修煉前,在家常對耳朵有重聽的父親與奶奶沒耐心,說話很大聲跟吼沒兩樣,這讓他常心情煩躁。「修煉後我想我需要改善提升,現在我聲音只是比平常大聲跟父親與奶奶說話,他們也聽得到,而且內心的煩躁感也慢慢消失了。」

在工作上,遇到一位主管對以下的決策總喜歡變來變去,「我把它當是考驗,總是用法來要求自己,要做到真、善、忍才行,不斷放下那顆自我的心,常思考甚麼才是對公司好又不違背法,我就認真做,同事也很佩服讚歎。」

登耀說:「對我干擾最大的執著就是色慾心,在常人社會裏,到處看得到黃色的東西,電視、網路和街上都會有,總是很難排斥它,造成很大思想業,頭腦總是昏昏沉沉,肩膀也是常常僵硬。色關突然來時總是很難把握,我就求師父幫我把腦袋裏的色慾心拿掉,也加強多學法,進步很多。」

現在每天工作回家後,就快樂出門參加集體學法或做大法項目,生活變得很單純。登耀說:「原來修煉是這麼充實愉悅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