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睏魔干擾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我一直有煉功打瞌睡的問題,用低的標準要求自己,覺的能早起煉功就不錯了。兩個多月前,才開始覺的要把煉功打瞌睡這個毛病給去掉,沒想到卻開始比以往更加嚴重的瞌睡,煉靜功有時睡過去都不知道;煉第二套功法時,抱輪也站不住了,並且學法時也會犯瞌睡,老讀錯字,甚至睡過去了都聽不到同修在讀甚麼。

因為總突破不了這個狀態,心情低落,修煉狀態不好。 有一天在夢中特別清晰的看到,自己在趴著休息,一個人按住我的腦袋,我沒在意,假裝不喘氣以為他就放手了,沒想到他越按越使勁,我真的要喘不過氣來了,連忙反手抓他,掙脫開。醒來我知道了,這是舊勢力想要利用困、安逸,把我置於死地。想到師父在說:「沒有人想讓你們修成,也沒有人考慮你們修的怎麼樣。」[1]師父還說:「只有師父在叫你們修煉中走向圓滿,只有師父才是真正做這件事情的。」[1] 我悟到邪惡是不想讓我修成。我只有按照師父說的做才行,一思一念都很重要,要不斷用法歸正自己。

知道自己這樣瞌睡煉功也是白煉,特別著急。每天早上起來就發正念,直到走到煉功點,但煉功還是會睡。向內找,發現自己一直不覺的煉功迷糊一會兒是甚麼大事,這不就是求它了麼,它就讓我睡,讓我煉功也不得功。瞌睡也是安逸心的表現。自己雖然提前發正念,但是安逸這個物質一上來的時候,我沒有去抵抗克服它!就隨著它去了。還發現我只是想用發正念默念口訣這個形式去把睏魔祛除。悟到這些之後,我開始儘量煉功,腿疼也忍到結束,不舒服都是消業嘛,轉變觀念,吃苦是好事。這個過程中發現有時候也並不是那麼難。

有一天學《轉法輪》,師父說:「他自己都不想活了,把身體都交給別人了。這不屬於走火入魔,但是這屬於練功誤入歧途,開始是有意這樣做而形成的。有很多人以為晃晃悠悠的就是煉功了,其實這種狀態要是真正去煉功的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這不是煉功,是常人的執著和追求造成的。」[2]我恍然大悟,覺的句句是在說我啊,煉功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了,睡過去了,身體給別人煉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那個執著表現就是求安逸,修煉想走捷徑,不願承受、怕吃苦等不好的東西。

師父還說:「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識太弱了。弱到甚麼成度啊?就像那個人老是當不了自己的家,這個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這樣的。他不想管這個身體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來。」[2] 「你看精神病院那個大夫手裏把電棍一掂,他馬上嚇的一句胡話都不說了。為甚麼呢?那個時候他的主元神精神起來了,他怕電他。」[2]

我讀多少次《轉法輪》從來不覺的這段法跟我有關係,這次才悟到「稀裏糊塗,迷迷糊糊」的狀態都是主意識弱的表現,我需要做的就是讓主元神精神起來。我就採取各種方法使自己清醒,比如除了提前發正念清除之外,學法困的時候就拍拍自己,多控制自己,煉功時睜開眼睛煉,加上多學法,瞌睡的情況好轉很多,清醒的煉功會感覺身體的狀態也很好,在認真不瞌睡的狀態中學法感覺是很美好,難以言表,整個人都好起來了。

知道師父在點化我、看護著我,真的很高興!打電話效果也好了,不再是應付差事,救人急切的心和正念也回來了。

還有,這幾天我發現一個問題,有時候犯睏的情況會反覆,人心也會出來:昨天睡前我都多發了半個小時正念啦,我都多學一講《轉法輪》了,我都悟到甚麼甚麼了,怎麼又犯睏了,怎麼又不好了呢?心情又會波動。仔細想想這樣想也不對 。師父說:「無求而自得」[3],可不能把這個去執著的過程反而變成了另一種執著。我想修煉也還要有一個過程的,不急不躁,就是去做好。而且一切都有師父在管著,我能做的就是認真做好每一件事,走好修煉的路!

在我一想懶惰時,就常想起同修寫的《天國家書》那篇交流文章,描述那個世界的眾生期盼自己的王在創世主的召喚下斬妖除魔,走過死亡之路,給生命帶來希望的畫面。我知道,師父在等著我的提高、歸位。世上跟我有緣的人在等著我救他們。真正的精進,不要被任何人心執著迷惑。

個人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