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資料不宜「成群結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網有文章中提到同修因發真相資料、救人遭綁架、迫害,如一篇交流文章中說:「一個多月前,我地區的一個學法小組,一行十二人浩浩蕩蕩的在早市向百姓公開發放真相資料,當地惡警綁架六名同修,其餘同修迅速走脫。」

又有這樣的報導:湖北麻城法輪功學員周紅豔在武漢打工時,和當地六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到武昌某大學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攝象頭攝像。其他人不久被綁架了。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網再次報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黑龍江密山大法弟子王玉鳳、於秀香、樊明勝、楊淑賢、國秀華、尚衍花,在太平鄉宏林村發資料時被綁架」。

我們發資料,讓廣大民眾明白真相,無論是一群人一起發,還是一個人單獨發,都沒錯。被惡人綁架,就是要揭露出來,給予曝光。在這裏,與同修切磋時我想說的是:做好我們該做的同時,也儘量不給邪惡行惡的機會。

如果上述同修不是「成群結隊」,而是散在各地,各發各的,雖然也有風險,但一定會安全的多,更不會造成集體性的被綁架。

資料點「遍地開花」的重要性,大家從不認識,到認識,現在已經形成共識。在目前情況下,為了安全,為了更持久、更有效、更多、更好的救度世人,發資料的時候也可以考慮單獨、分散,「遍地開花」,以避免造成更多、更大的損失。

人多發的多,發的快,這是優點。但人多目標大,很容易引起人們的關注和警覺。一個人做或兩人配合做,雖然慢一點,發的少一些,但可以長久的、相對平穩、安全的做。俗話說「不怕慢,就怕站。」只要能長期堅持,日積月累,發送的數量一定是相當可觀。

記得明慧網去年曾報導過一位同修發資料的經歷。這位同修一個人長期堅持發資料講真相,已經發遍了他所在縣城的每一個院落,每一個角落。相反,靠一時興起幹一陣子,過後又忘記了,懈怠了,等心血來潮了,再幹一陣子,這樣做不一定能夠真正的覆蓋一個地區。

我不知道這七位同修要被非法關押多長時間,也不知道去年那次一行十二位同修現在的處境如何,以及近日披露的黑龍江密山市那六位同修會不會被冤判。我只知道如果不是「成群結隊」而是「單獨行動」,這三起當時被綁架的十九名同修中的大多數(另有六名當時迅速走脫的同修也不知現在的處境如何?),甚至絕大多數是有可能不會被綁架的,而是會相對安全的、平穩的或忙碌在鄉村、或分發在街道,或出入在一個又一個的住宅小區。

我們不妨這樣設想一下:甲乙兩個縣,每個縣有五十名大法弟子在經常性的發送資料。甲縣採用的是「成群結隊」的方式,乙縣採用的是以單人為主,「遍地開花」的方式。一年或半年統計匯總一次,看一看哪個縣的大法弟子做的要安全一些、平穩一些、持久一些?發的資料、救的人要多一些?說到這裏,我想大家就已經推測到其結果,以及其結果的懸殊之大。

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希望,一個都不能少該是多好!可邪惡在使我們減少。我們不能因為自己方式方法上的不當,或者是衝動和偏激的原因,又加劇著人手的減少。

大法的資源是有限的。其中人力上的資源更是稀缺和珍貴。我們能有多少同修被這樣綁架走?上述三起就有十九名同修被綁架,六名同修當時被迫離家出走。他(她)們本應在這救人的緊要關頭充份的發揮著重要作用,卻因被綁架,嚴重限制了人身自由。這會少發多少資料,少救多少人?這是多大的損失?平穩的、理性的、智慧的講真相,救世人,這在任何時候都是不能忘記和忽略的。

講真相中有些事需要很多人共同參與、相互配合才做的快、做的好;有些事比如發送真相資料,實在是沒有必要「調兵遣將」,當「興師動眾」的提議者、策劃者、組織者以及參與者。事實證明,發資料「成群結隊」即無必要又不安全,一、兩個人一組單獨做是最好的。特殊情況下,比如有老年同修、或者是有女同修夜晚要到不熟悉的地方,比較偏僻的地方,這時候三三倆倆的結伴而行,也不是不行,但最好還是不要超過三個人。

一點想法,僅供同修參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