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香河縣法院欲對朱小梅非法庭審(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法輪功學員朱小梅在河北省香河縣城區家中遭當地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然後被劫持在三河市看守所,已經四個多月了,對其構陷的司法程序已經到法院階段。

香河縣法院準備在四月十四日,對朱小梅非法庭審。由於律師的介入,香河縣法院不得不推遲開庭時間。

朱小梅家人遭到國保恐嚇:請律師、上網曝光,就會重判。四個月來,一直不敢有聘請律師的想法。

比朱小梅稍早被綁架的王指揮莊法輪功學員趙玉香,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香河縣公、檢、法未經合法程序,未經公開審理,匆忙枉判趙玉香五年,並將她投進了石家莊女子監獄。等朱小梅的家人知道此消息後,頂著壓力,才為朱小梅聘請了律師。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上午,朱小梅的辯護人余文生律師到香河縣法院閱卷,與法官溝通要求給閱卷時間、推遲開庭時間。負責接待的法官說:「這個案子得請示政法委,麻煩去了!」堅持開庭時間不能變。

下午兩點,余文生律師到三河市看守所會見法輪功學員朱小梅。因材料中把朱小梅身份證號碼多寫了一個零,看守所警察百般刁難、就是不讓會見。家屬無奈,只得讓八九十里之外的老家從新辦理,再送過來,已經三點半多了,律師才得以會見當事人。

會見完畢,律師接到香河縣法院電話說:開庭推遲,甚麼時間開庭,等通知。

'法輪功學員朱小梅'
法輪功學員朱小梅

朱小梅,女,五十五歲,河北廊坊香河縣安平鎮王家擺村農民。修煉法輪功以前,朱小梅的身體非常不好:頭痛、天天睏的不行、眼睛總像掛個千斤、總感覺睜不開眼,後背像背塊大坯,最後發展到睡覺醒來頭總是木木的,腦子反應遲鈍,到多家醫院看也查不出所以然。最後到天津部隊醫院檢查出是腦血管狹窄,吃了好多藥都無濟於事。

修煉法輪功以後,不知不覺身體輕鬆了,頭也不痛了,犯睏的毛病沒有了,真是無病一身輕。那時,不管多忙,朱小梅一天不落的學法煉功,真有說不出的喜悅和快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發生以後,鎮裏的大小官員和派出所的警察都來過她家騷擾,她沒有了自由:下地幹活,他們跟到地裏;回到家中吃飯他們都坐在一邊看著;晚上,前後門都有人把守。跟了幾天,他們又叫在家中看污衊師父的電視、叫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朱小梅不寫,不法人員就把她和丈夫帶到鎮裏,鎮長把朱小梅帶進了他的辦公室,豎起大拇指說:「朱小梅,你是這個。」朱小梅問為甚麼?鎮長說:「我已經打聽過了,你在你們村孝敬婆婆數第一。」

朱小梅說:「我們師父就是要我們以真、善、忍為原則,做一個好人。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我煉功身體都好了。」鎮長說:「共產黨說煤球是白的,你就得說是白的,胳膊扭不過大腿,我黑道白道都有人。」整整一夜,他們輪番休息,不讓朱小梅夫婦睡覺,還說:「不寫保證,就送你倆去拘留所。」朱小梅哭了,真的是痛不欲生,真的不知這個國家怎麼了,做好人咋這難?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這麼好的師父被誣陷。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朱小梅和當地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先被劫持到朝陽派出所,第二天,又把朱小梅轉到一家拘留所,第三天,被鎮派出所警察劫持回當地派出所。一上車,警察就讓朱小梅和另一法輪功學員跪在座椅的中間狹窄的過道上,從北京一直跪到鎮裏(一百多里路),腿和腳全木了。下車就把朱小梅和法輪功學員捆在院裏的電線桿上,破口大罵。

警察李國生把朱小梅帶進屋裏,不由分說李國生一把抓住朱小梅的頭髮,另一隻手狠狠打向朱小梅的臉,並一腳把朱小梅踹在地上,拳打腳踢,問朱小梅煉不煉?朱小梅說煉,他更變本加厲的打。

當晚,警察就把朱小梅們綁架到了看守所。緊接著把朱小梅丈夫和女兒也綁架到看守所,家裏只剩下十二歲的兒子,沒人照看,擔驚害怕,在好心的鄰居家東家吃一頓,西家吃一頓。朱小梅丈夫在看守所也遭到了殘酷毆打,大概半個多月後爺倆個才相繼被放回家。但警察又強行逼迫他們到派出所去洗腦,晚上不讓睡覺。家裏的地長了半人高的草,整個都荒了。朱小梅家有四個大棚種菜,一個大棚每年大約收入三萬元,這半年時間朱小梅家損失了六七萬元。

朱小梅在看守所一直被非法拘留了三個月,這期間,警察非法提審朱小梅三次,因不放棄修煉,朱小梅被非法勞教三年,劫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到了勞教所的第二天就看見法輪功學員被捆在椅子上,用粗粗的管子插在鼻子裏,野蠻的灌食,當時朱小梅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都哭了,大聲喊:不許灌!不許灌!

第二天,朱小梅和法輪功學員們抗議,也絕了食,警察就命令犯人把她們一個個拖了出去,強行灌食,兩個包夾按著,還揪著頭髮,讓你一動都動不了,有的還拳腳相加,連踢帶打,長長的管子從鼻子通下去叫你噁心的想吐,管子拔出來時都帶血。有時灌得食物是加了食鹽的,叫你渴得難受,整整七天。這樣的殘酷折磨大概有三次,每次最少是七天,多的時候達十天之多。後來,廊坊市有個法輪功學員叫張玉蘭(音),她和朱小梅是上下鋪,就是灌食給灌死了,據說是食物裏加了不明藥物。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大都受過這樣的酷刑折磨。

有一天,遵化市被劫持來十八個法輪功學員,其中一個被打的抬著回到屋裏,打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因用力過猛,當場昏死了過去。那裏打法輪功學員的犯人都總結出了經驗,說往甚麼地方打看不出傷來。

有一天突然聽說昨天還在一起吃飯的兩個法輪功學員,死了,說是自殺,這就應驗了人權惡棍江澤民所說:打死算自殺。

有一次,法輪功學員在背誦法輪功書籍,突然進來幾個犯人把朱小梅連推帶拉的,拖到院子裏,用膠帶把朱小梅嘴一圈一圈封上,把胳膊捆在後面,在雪地裏站了兩個多小時……這樣的事太多了。

勞教所那院子裏有柿子樹、菜園子裏有桃樹,每棵樹幾乎都捆過法輪功學員。她們看硬的改變不了法輪功學員對信仰的堅信,就換了招數,用偽善來欺騙法輪功學員,用特務和猶大的歪理邪說來迷惑,那裏是打著教育人的地方,其實是人間地獄。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朱小梅回到家,時不時的派出所警察還來家中騷擾。

二零一三年農曆四月初那天,派出所在朱小梅沒在家時,抄走了朱小梅所有的法輪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還有一台EVD。把不修煉的兒媳婦也綁架到派出所,威脅恐嚇。至今,兒媳婦一提到這種野蠻行為就會發抖。


參與迫害的相關單位和責任人(郵編065400,區號0316):
主管刑庭副院長:侯東祥18533638326
刑庭庭長 周曉明 13785593688
主審法官:張曉莉
香河縣國保大隊:
大隊長楊永利 13503266006香河縣劉宋鎮慶功台村人
副大隊長曹君英 13582785548香河縣劉宋鎮慶功台村人
教導員池海泉,香河縣淑陽鎮後小屯村人
香河縣法院(新華大街17號,辦公室電話8311229):
院長劉君13903163558
主管刑庭副院長:侯東祥18533638326
副院長:於向輝、李洪偉
刑庭庭長 周曉明 13785593688
刑庭法官:張曉莉、徐桂萍、王松華
香河法院辦公室 張瑋、
法院法官:丁惠梅、任玉慶
執行裁決庭副庭長白海澎、
執行申訴審查庭副庭長 李宏斌
政治處副主任李芳
香河縣法院安頭屯法庭庭長祁振宇,副庭長 李百軍,
香河縣法院刑庭審判員 李曉文 13931684015、林曉文
香河縣法院刑庭審判員 劉春燕 13503266066
香河縣法院刑庭審判員 張曉麗
香河縣法院刑庭審判員 徐桂萍
香河縣法院法警隊政委譚振華
香河縣法院調解庭 王亞萍
香河縣檢察院(新開街69號,辦公室電話8322554):
香河縣檢察院檢察長 劉振華
副檢察長曹宏豔
黨組副書記張建國
檢察院幹部:黃豔華、張金路、丁福才、繩立健、李穎超
政治處主任杜長文,幹警劉曉娜;
孫海東13663164548
香河縣安平鎮邪黨黨委書記 辦公電話0316-8217367
香河縣安平鎮鎮長 辦公電話0316-8218899
香河縣安平鎮高莊村村支書高向明
香河縣安平鎮高莊村村長:高洪旭
香河縣安平鎮高莊村治保 (調解員) :高士春
香河公安局安平鎮派出所:0316-8217363
香河公安局安平鎮派出所所長 張會虎
香河公安局巡特警大隊長:李成園 手機號:13932611918。
香河縣公安局:
辦公室電話:0316-8321236
香河縣公安局局長:吳海斌 13903163789 宅電 0316-2352988
香河縣公安局副局長:王建華13903261219 宅0316-8320008
香河縣公安局副局長 肖廣平(此人主管) 手機 13703260538 宅電 0316-8330300 辦電 0316-8322700 轉5688
香河縣防範辦:
辦公室電話:0316-8311180
香河縣防範辦主任:聞明霞 18631611165 18631699339,聞明霞丈夫李志良18531655528
香河縣防範辦副主任張國 13931652277
香河縣縣委綜治辦主任戴金奎13513163260宅0316-8581078
縣政法委辦公室電話 0316-8311518
香河縣政法委書記樊亞峰 手機:13393066028
香河縣政法委副書記 陳寶全 13930619588 宅電 0316-8335518秘書 電話:13833625856
香河縣委書記李桂強13803161529(原任)王凱軍13930685999
香河縣長王文強13832669680
香河縣主管法制副縣長 陳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