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敬師敬法的嚴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昨天去了一位獨居的老同修家,她給我詳細的講了她月初闖病業關的事。我聽後覺的應該寫出來警示同修,她說她也有此意。

三月二號上午,她牙疼的很厲害,整個上牙膛都腫起來了,臉也腫了,不敢吃東西,而且全身發冷,冷的直打牙巴骨,就上床蓋上被子,不一會又渾身冒火,燒的不行。這期間她一直正念否定、清除干擾。三點四十起來煉功,當煉到第二套功法時,她覺的有點累想靠床站一會,突然要嘔吐,當她去轉身開門時,一下子失去了知覺,重重的摔在地上,頭磕在床頭櫃上。不知過了多久她甦醒過來,頭右側起個大包,腰也不敢動了。但她意識非常清楚,沒有怕。知道自己是暈過去了,是舊勢力要取她的命,慈悲的師父救了她。

費挺大勁爬到床上,穩下心來找自己,她想出了這麼大的事,一定是自己在敬師敬法方面出了問題。可是問題出在哪裏呢?她從各個方面找。因為這個同修平時敬師敬法方面做的很好。十幾年來學《轉法輪》都是用紙片墊著手,別人的書邊都變色了,她的書卻非常乾淨,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從不隨便放,同修們在這方面都不如她。她找的很細也沒找到,她就對舊勢力說:舊勢力你聽著,我有師父,我有法,我哪做的不好,我有我師父管,你們不配。

她後來找到一念,就是老伴病重期間她曾求師父救他,她跟師父說:他(老伴名)畢竟趕上大法洪傳,而且對大法也有正念,也支持她修煉,況且他也學法看書了,救救他吧。結果她老伴因放不下病還是走了。她當時有些迷惑不解,對師父產生了一絲絲的怨,找出來跪在師父法像前認錯。這時牙疼減緩一些,可是腰疼的厲害,就像腰椎長死一樣,疼的無法形容。她沒告訴任何人她腰疼,別人來了只看到她臉腫了,頭上磕個包。大女兒來了給蒸個雞蛋糕,吃兩口就吐,大女兒給小女兒打電話,姑爺來了一看,非讓上醫院,她說上甚麼醫院,我有師父管沒事。下午她讓兩個女兒走了。

晚上六點正念發完,她想我不承認你,越不讓我動我越動,她帶著四十多張粘貼出去了,一個多小時回來後,往床上一躺,腰疼的更厲害了。她當時就想,以往哪兒做錯了找對了,瞬間就好,今天這是怎麼了?她當時發了一念我找不著,我還不找了呢,舊勢力你聽著(說出聲):我是宇宙大法的真修弟子,我是真善忍造就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我師父給的,我師父說了算,我師父讓我怎麼我怎麼。瞬間腰好了,不疼了,她流淚了,跪那給師父上香叩謝師恩。

第三天,有一念打入腦中,想整理放在衣櫃上邊的大法書。她的書保存的很整齊,用大紙幾本包一包,幾本包一包,當她把大紙撤下來時,她驚呆了,她竟然用了一張帶有女人半裸體的宣傳單包大法書,她說她當時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大腦一片空白,總覺的自己敬師敬法做的好,卻犯了這麼大的低級錯誤,用這麼骯髒的紙包大法書,難怪舊勢力下狠手。

是師父看她真心的找自己,法理也清晰,就點悟她讓她整理書。她說包了二三年了怎麼就沒發現呢?是舊勢力用障眼法害她,到正法的最後算總帳,下死手。

希望同修們吸取這方面的教訓,別讓舊勢力鑽空子,在正法的最後,全身心的兌現誓約,搶人救人,跟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