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糊塗留余殃 媽媽明智喜盈門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我是保定人,今年二十八歲。我有個遠近聞名的奶奶,人送外號「明白局局長」意思是:甚麼事誰也沒有她明白。整天坐在大街上和一群閒人嘮嗑。有時我很奇怪就問她:「奶奶,你們天天嘰嘰喳喳說啥呢?」奶奶把頭一揚:「張家長李家短唄。」

一九九九年的春天,我媽媽和人學煉了法輪功,時間不長困擾她多年的夜晚腿抽筋的毛病就好了。後來政府不讓煉了,奶奶就反對媽媽繼續煉。媽媽懼怕政府的迫害,更怕奶奶的嘮叨,於是放棄了修煉。奶奶為了顯示她比誰都明白,經常在人群中說法輪功學員的閒話,還把法輪功學員貼的「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粘貼撕毀。煉法輪功的鄰居勸她:「以後可別撕了,那樣做不好。」奶奶跳著腳的罵人家說:「我吃著共產黨的飯呢,共產黨反對的我就反對,我就不怕遭報。」

可是時間不長我那身體健壯,才三十歲出頭的叔叔便被朋友說笑著捅了一刀,送到醫院搶救無效死了。後來嬸嬸帶著妹妹改嫁了,過了幾年爺爺也去世了。經過這些變故,奶奶蒼老了許多,還得了糖尿病,剛剛奔七十歲的人走路就拉拉腿了。也很少在大街上和人嘮嗑了。

二零一二年我結婚了。有了孫子媳婦,奶奶又有精神了。開始盼著抱重孫。可兩年過去了,媳婦的肚子沒有任何反應。奶奶很失望。這時要有人問她:「快抱重孫子了吧?」她會撐著勁說:「嗨,孩子們貪玩,不著急要孩子。」二零一五年春天,奶奶轉了別的病,只十多天的功夫就去世了。

二零一六年春天,我媽媽參加我同學的婚禮,碰到了煉法輪功的鄰居。鄰居問媽媽:「現在大法弟子都真名實姓的起訴江澤民呢。現在世人也都在參與舉報江澤民,化名也可以,你簽名不?」媽媽果斷的說:「簽,要不是他迫害,我肯定還得煉。別看我現在沒煉,可我相信大法好,我就愛看法輪功的真相傳單。誰給我都看。法輪功的書我都珍藏著呢。」說著媽媽在徵簽上簽上了自己的真名。

鄰居問起媳婦懷孕的事。媽媽犯愁的說:「孩子們也沒甚麼大毛病,可就是懷不上。」鄰居說:「你今天舉報了江澤民,是為民除害,是大善之舉,會得福報的,回去告訴孩子們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有奇蹟發生的。」

媽媽答應了,回來就讓我倆念。你還別說時間不長我媳婦還真懷孕了,把我媽樂的不行。看到煉法輪功的鄰居趕緊向人家報喜:「兒媳婦懷孕了,還是個雙胞胎呢。」鄰居說:「這麼快就懷孕了,這不是得福報了嗎?」我媽連聲說:「是啊,是啊,真靈驗啊!」

二零一六年年底,我媳婦給我生了個龍鳳胎,一下子我就兒女雙全了。由此看來善惡有報是真的,不服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