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非法判刑 廣州羅小娟再被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下午四時左右,廣東省廣州法輪功學員羅小娟在廣州番禺區大夫山森林公園南門附近講真相時被綁架,同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曾少美,兩人現已被劫持進番禺區拘留所。

羅小娟女士,三十五歲,原籍廣東省清遠市英德(縣級市),現居廣州。二零一二年曾因製作大法真相資料被綁架、非法判刑,在看守所遭嚴重精神迫害,至少三次被野蠻灌食致昏死,回家後一度精神恍惚;時隔四年多,身心剛恢復不久的羅女士再度被綁架、非法關押,令親人非常擔憂。

一、從小聰穎過人,卻被「怪病」困擾,修大法擺脫「噩夢」

羅小娟從小一直都是優等生,聰穎過人,勤奮好學。四年級時,曾因體育課上弄傷腿筋,不能走路,不能上學,她在家自學,期末考試仍考了全班第一。高中時擔任班長,品學兼優,備受老師和同學認可,並以優異成績考入廣州某重點大學,畢業後,被香港匯豐銀行(廣州天河區分行)聘用。

羅小娟雖然讀書一帆風順,高中時卻得了一直「怪病」:經常做「惡夢」,夢見有個人掐她的脖子,非要掐死她才罷休,掐得她呼吸不了,很痛苦,常常在掙扎中驚醒過來。這個「惡夢」困擾她很多年,家人用了很多辦法都治不好,甚至求巫醫神婆、算命先生,被騙了不少錢,病卻沒治好。

二零零六年,羅小娟懷孕期間,這個「惡夢」中的人又出現在她的夢中,掐她脖子,她很害怕,就和丈夫梁東說了這件怪事。梁東想起了他以前修煉的法輪大法,知道法輪功不但祛病健身效果神奇,而且是教人向善的正道大法,電視上的報導都是假的,都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他為妻子請來了一本《轉法輪》

羅小娟看過《轉法輪》後,覺得很好,明白了很多人生道理,下決心修煉法輪功。自從羅小娟修煉法輪功後,困擾她多年的「惡夢」再也沒有出現過。修煉半年後,折磨了她十五年的慢性鼻炎,也奇蹟般得好了。

羅小娟不但身體好了,而且時刻按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放淡名利,凡事為別人著想,主動承擔兩個妹妹的學費,為媽媽分擔房款,帶頭出錢送外婆去老人院,逢年過節召集各位姐妹帶老人吃團圓飯,外婆很滿意,誇她有孝心。有時回老家,一條村的老人她個個都給點錢孝敬他們。羅小娟身心的巨大變化帶動她的母親、妹妹相繼走入大法修煉。

二、堅持修煉做好人、講真相,被綁架判刑、野蠻灌食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週六)晚,梁東、羅小娟夫婦被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分局惡警綁架,當天晚上被非法抄家。惡警搶走了他們的幾台電腦、MP4電子書、大法書籍、大法資料、大量真相幣以及他們的護照、港澳通行證、身份證、小孩戶口簿、現金等等。據悉,那次是「六一零」統一行動,波及省內外,前後大約三十多人被綁架,他們所在的學法小組、資料點全部遭破壞。

羅小娟被劫進越秀區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年多時間裏,遭受了嚴重的精神迫害,因絕食反迫害,至少三次被野蠻灌食致昏死,送去醫院後被搶救醒過來,她自己說在看守所死過幾回。

為了營救女兒女婿,羅小娟的母親羅金鳳帶著三歲的外孫(羅小娟的兒子)、上了年紀的老母親(羅小娟的外婆)一次次跑法院、跑檢察院、跑國保大隊,找警察、找政府工作人員、請律師等等,講真相、要人,過程中遇到了很多好心人。
一位派出所所長對祖孫倆很同情,說人如果是他們抓的,看到你們一老一小這種情況,他就放人了,但是人是國保大隊抓的,已經送看守所了,他也沒有辦法。
檢察院不想判,把案子退回公安三次,但公安一定要判,檢察院的人對羅金鳳說:如果你家孩子不煉了,就可以放回來,煉就不行,人家一定要判。檢察院的人也沒有辦法,好心的給了她幾百元,說:你回去好好帶這個小孩、帶好老人,實在帶不了,就把小孩送孤兒院吧,等他父母回來,再接回來。

法院的人看到身體虛弱的羅女士抱著幼小的孩子,牽著老母親來要人,也升起了同情心,說:你小孩的情況我清楚,他們其實也沒犯甚麼法,不就是因為煉個功嗎!

二零一二年四月,在羅金鳳和律師以及法院、檢察院等好心人的努力下,羅小娟被判緩刑(非法判刑兩年,緩刑三年),梁東被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了一年多後,羅小娟回到了家。

三、持續的監控騷擾,迫害的精神創傷導致家庭破裂

剛回來時,「六一零」、警察和居委會等經常不定時的來家裏騷擾,或者把她帶去審問。為了躲避監控、騷擾,她們被迫搬了七次家、八個地方,沒有固定的住所。

羅小娟剛回來時,精神狀態也很差,精神恍惚,意識不清楚,到了小區附近,都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裏,要往哪個方向走;甚至男女廁所不分,經常自己幹了甚麼事都記不得,以致羅小娟的母親非常擔心,走到哪裏都要看著她,怕她出意外。

為了生計,母女倆開過一間小賣部。剛開張,就屢遭惡人騷擾、刁難、惡意滋事,妄圖查抄小店,搜查真相幣。一個月內,連續發生多起惡意搶劫、偷盜事件。賺的還沒有被偷走、搶走的多,小店勉強支撐兩個月後,就開不下去,被迫賣掉了。

小店賣掉後,舉家搬往廣州番禺,又被惡人安裝了竊聽器。羅小娟的銀行賬戶也被監控。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下午,羅小娟和家人外出時,家中部份物品被盜。羅金鳳家還被陌生人開鎖進來。諸如此類的恐怖怪異的事情不時發生。以至於羅金鳳的小女兒都不敢一個人住,要與人合租。

小店被迫賣掉後,羅小娟試著找過幾份工作,曾在幼兒園當過老師。一天上課,她突然淚流不止,上不下去,想起在看守所幾次受迫害、差點被迫害致死的事情,心裏很難過,感到精神壓力很大。過去受迫害的經歷、邪惡環境的逼迫所造成的心靈創傷和精神壓力讓羅小娟很長時間無法正常工作。

回家很長時間後,羅小娟的精神才逐漸恢復正常。她回來一年多後,丈夫梁東經過三年迫害,從四會監獄回來了,身體狀態很不好,血壓很高、皮膚瘙癢、長水泡, 尤其精神狀態很不正常,壓力下放棄了修煉,完全像變了一個人,脾氣暴躁、好壞正邪不分,情緒經常失控。還打罵妻子、孩子,要求羅小娟放棄信仰。羅小娟堅持信仰,兩人辦了離婚。又一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在中共迫害下破裂。

後記

離婚後的羅小娟堅持「真善忍」信仰,生活充實、精神愉悅,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真相,堅持向當地民眾講清真相,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她因講真相,在番禺大夫山森林公園(市橋街禺山西路668號)南門附近再度被綁架,目前被非法關押於番禺拘留所。

羅小娟沒有做違法的事,她堅持信仰自由,在自身被迫害、經歷痛苦、遭受不公正對待的情況下,和平的講清法輪功真相沒有錯,受到憲法的保護。希望善良的人們關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