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6/我的生命是法輪大法延續的-343889p.html
【字號】  
我的生命是法輪大法延續的
文/大陸大法弟子 奮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我的生命是法輪大法延續的,在我修煉之前,疾病纏身,無藥可醫,醫生引導我走入大法修煉。

一、病魔纏身

九九年以前,我是村堨X了名的藥罐子,那時吃藥已經有十幾年的歷史了,先是胃炎、結腸炎、氣管炎、神經衰弱、失眠,後來又是冠心病、高血壓等,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藥,離我們村不遠有兩個診所,到診所輸液每兩個月換一個地方,目地是怕人家說我整天輸液病卻不見好。病情加重時去市堣j醫院住院,每年至少兩次。

藥吃的時間長了,自己也成半個醫生了。除了輸液找診所,病重住大醫院外,每天吃的藥都是自己到市娷暵藹撋o部購買的,先是整瓶買,到後來一箱一箱的買。我妻子說我到城寑ㄓ]不買,光往藥店娷遄C

不知花了多少的醫藥費,可我身上的病卻越來越重,人瘦的皮包骨,走路有氣無力。這期間做個胃鏡(讓人感覺生不如死)、腸鏡、灌腸等,胃差到生、冷、腥、葷不敢碰,碗堛熄漲Y到最後涼了就不能吃了,要是吃下去十分鐘不到就肚子疼,就要往廁所跑,慢了就拉到褲子堙C親朋好友婚嫁行禮,我去赴宴,去一次拉一次肚子。後來我儘量迴避,只送禮不到場,少受罪。

那時夏天三伏堣中睡覺也要蓋被子,不然睡醒起來就要往廁所跑,為此我買過兩個陝西505(像嬰兒的紅肚兜堶掘阰茪勻議U)價格每個不足百元,整天戴在肚子上。為治冠心病,我買過150元一件的磁療背心(內裝一個磁卡),買了300元一雙的藥磁皮鞋兩雙,這在1995年以前是天價鞋,到現在我穿的皮鞋也沒超過200元。但這些現代研發的高科技產品,對我沒起到甚麼療效。

二、醫生引我走進大法

九九年剛過了新年,我在市堣j醫院住了一個多月,然後回到村媊~續輸液。診所的醫生是學法輪功的,幾年奡縣T次給我介紹法輪功,都被我婉拒了,這天他試探我說:你相信有神嗎?我說啥也不信,只信良心平衡,不幹壞事,心堸搕萰L愧。當時我的血壓達到180多,頭像是裂開了一樣疼。他給我輸上液,又拿出一本《轉法輪》讀給我聽,說只要我能聽進去,病就會減輕。不知讀了多久,一大瓶水快滴完了,我的頭疼也沒減輕,我不耐煩的說:別讀了,快重新換水吧 ,這藥不行。醫生只好笑著合起了書說:不相信是真的不行啊!

以後的幾天堙A又有兩位和醫生一起煉功的人給我講,在他們的熱心勸導下,我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想法,三個晚上學會了五套功法,請了一本《轉法輪》,從此每天三、四點鐘到醫生家堙A四、五個人在一起煉功。

開始我還是一邊吃藥一邊煉功,後來隨著學法,我覺的這就像師父講的腳踩兩隻船,不是真正的信師信法,就把屋堛疑議ㄟe到了醫生那兒。

慢慢的,身上的病真的都消失了,我重新燃起了生命的希望。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的灌頂,我在幾次睡覺中體會到。

煉功前我十幾年睡覺都靠安眠藥維持,煉功後躺在床上就睡著了,由於煉功起的早,白天總想找時間睡會兒,有幾天我剛躺下屋堮y機電話鈴就響了,可我拿起電話一點聲音都沒有,幾次都這樣,還是妻子提醒我:是師父不讓你白天睡覺,讓你學法哩!我才醒悟,從此抓緊學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精進。

三、在邪惡迫害中脫離大法,病又上來了

我才煉了三個多月,連要求雙盤的腿還沒有盤上,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政權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血雨腥風的迫害,我和幾位同修在邪黨的淫威下,糊婼k塗違心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並被搜走身份證,罰款一百元,從此彼此再不談論煉功的事。我自己開始還在家偷著煉,並堅持雙盤上了腿。

慢慢的,我功也不煉了,落入常人的爭爭鬥鬥中,一身的病又上來了,恢復了大把吃藥,常年輸液。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我預感到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吃藥幾乎無效了,以前一種藥吃的時間長了抗藥,再換一種藥就有明顯的效果了,可現在換啥藥也不行,住大醫院也不行,越治越嚴重,連上下樓梯都走不動,只好回家捱日子。用於冠心病的「速效救心丸」過去一兩個月不一定用一下,現在每晚吃一瓶也不行,藥勁過去病又犯了,整晚睡不成覺。靠吃一粒「睡寶」昏睡兩、三個小時,躺下就出冷汗,被子蓋到胸前都感覺壓得出不來氣,用手托著被子。

每晚像過鬼門關。白天妻子還硬陪著我到原來一起煉功的醫生家媬擗禲C

四、從新修大法又獲新生

這天輸著水,醫生說:看你原來煉法輪功不吃藥身體多好啊!我說:江澤民不讓煉了,他說:我們都在家煉。我聽了很吃驚,只怪自己這些年脫離大法,心媟Q只有大法能救我!也不知道這天是二零零三年四月的哪一天。當晚我就停了藥,連維持睡眠的「睡寶」也不吃了。

當晚我不能睡下,只能蓋著被子半倚在床頭,一躺下就冷汗淋漓,身上的秋衣秋褲一會就?濕了,把被子洇的潮潮的,掀開被子電燈下看著微微冒煙。妻子嚇得含淚懇求似的說:你就吃點睡眠的藥吧,我說:我沒事,你安心兒睡吧。可我那可怕的樣子她哪媞峈熊菕C由於出汗厲害,不停的喝水、上廁所、喝水、上廁所。一夜喝了一瓶多開水(大水瓶),直折騰到天亮,妻子也陪我到天亮。白天該我幹的事我硬撐著幹(不是體力活)。

我又到親戚家拿回了藏了幾年的大法書,學法煉功。到了晚上繼續重複昨晚的情形──喝水、上廁所。一晚上換掉一身內衣,只感到冠心病的症狀在加劇,隨時有死亡的感覺,頭脹痛的厲害,盤腿學法入不了心,一會就被病的狀態干擾。妻子不斷央求:白天不吃藥,夜埵Y點睡覺的藥睡一會兒,這樣撐下去得了?我反覆跟她說:放心吧,我沒事。她看我這樣固執也不敢再勸我了。這麼多年,我在病魔的折磨中,她一直陪伴著我,讓著我,現在也只能含著淚陪著我熬夜,偶爾迷糊一會兒又驚醒,怕我哪會兒真的死了。可我心媟Q著,師父一定會管我的!

就這樣一晚一晚的熬了五夜五天。到第六個晚上,我躺下就睡著了,妻子看我這樣也放心的睡了。一覺醒來,天已大亮,身上的一切病症不翼而飛,消失的無影無蹤,折磨了我近二十年的病魔在五天五夜中奇蹟般的消失了。我心堛瑪E動、感恩啊,窮盡人類的語言無法表達。

真正知道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我見人就想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體重較病前增加了三十多斤。

我這個六十四歲的人在我們農村同齡人中顯得比他們都年輕,近二十年的病不知道花去多少萬元藥費。可我現在修大法十三年,再沒跟藥沾過邊,這都是大法的恩澤。

我衷心的奉勸世人不要聽信邪黨的對大法的污衊謊言,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真正救命的功法!我衷心的希望更多的有緣人都來修煉法輪大法,平安度過大劫難,走向新紀元!

發稿:2017年03月06日  更新:2017年10月11日 20:51:06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7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