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無神論說「不」!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1976年,是中共的大凶之年。這一年,中共黨、政、軍三巨頭毛、周、朱相繼亡故。1976年7月28日,一場7.8級的強烈地震,把唐山夷為平地,24萬人遇難,16萬人重傷。本文所關注的,是在16萬名重傷者中,經歷過瀕死狀態的那些人──一位中國醫學教授對他們進行瀕死體驗調查的結果。

瀕死調查,大開眼界

1987年,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天津市安定醫院精神病醫學教授馮志穎,突發奇想,決定對唐山地震有過瀕死體驗的人,作一次特殊調查。他們隨機找了100位地震倖存者,收回有效調查數據81例。這是中國瀕死體驗調查的第一次,卻是世界同類調查人數最多的一次。事後,馮教授和同事們對數據進行了統計歸類,結果令人大開眼界。

問卷中,半數以上的人回憶說:在「死亡」的那一瞬間,不但不害怕,反而思維特別清晰,心情格外平靜和寬慰,無任何恐慌感;甚至還有某種愉快的感覺,覺得思維異常迅速,浮想聯翩。生活往事有如過電影,一幕一幕快速翻轉,飛逝而過。這種現象被稱為「全景回憶」。

一位地震時只有23歲的劉姓姑娘,腰椎被砸傷,再也不能站起來了。她在描述自己的瀕死體驗時說:我思路特別清晰,思維明顯加快,一些愉快的生活情節如電影般一幕幕在腦海中飛過,童年時與小伙伴一起嬉笑打逗,談戀愛時的歡樂,受廠裏表彰時的喜悅……

更有趣的是,近半數人覺得自身脫離了自己軀體,真實的感覺到自己飄浮在半空中或天花板上,俯看到自己身體躺在下面。而且,感到飄浮的自己是具有生命指征的,如脈搏、呼吸等,有時還可返回到自己躺著的身體裏。

一位被調查者這樣描述:「當時覺得自己身體分為兩個,一個躺在床上,那只是個空殼,而另一個是自己的身形,它比空氣還輕,晃晃悠悠的飄在空中,感到無比舒適。」

約1/3的人有自身正在通過「隧道」的奇特感受,有時還伴有一些奇怪的嘈雜聲、被牽拉或被擠壓的感覺。這在瀕死體驗中被稱為「隧道體驗」。

還有約1/4的被調查者體驗到,遇見了人或靈魂的形像,多為過世的親人,有如同他們一起進入非塵世繼續生存;或者是在世的熟人或陌生人,貌似同他們團聚。

李某這樣回憶自己的瀕死體驗:「身體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了,下肢似乎不翼而飛,身體的各個部位散落在空間裏,接著好像沉在萬丈深淵裏,四週一片黑暗,聽到一聲聲難以描述的莫名其妙的聲音,這種感覺大約持續了半個小時。這時開始回顧自己短暫的一生,但這些回憶純粹是一種意識流,根本不受大腦支配。」

王某陳述說:「朦朧之中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只見眼前出現了一個穿長袍馬褂的男人。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我面前,雖然離得很近,但相貌卻怎麼也看不清楚,面部模糊一片。他帶我走進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覺得身體在不由自主地跟著他走。行至黑洞的盡頭,我才發現眼前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地下宮殿。」

81例瀕死體驗調查數據,可歸納為40種類型:回顧一生、意識與軀體分離、失重感、身體陌生感、身體異常感、同宇宙融為一體感、時間停止感……等等。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講,都能體驗到兩種或兩種以上感覺的並存。有47人在瀕死體驗前後性格有改變;絕大多數人對當時的瀕死體驗記憶猶新,時隔一二十年仍刻骨銘心。

巧遇同事,提供佐證

有一次,筆者巧遇早年的一位部隊同事,唐山人。當時他已轉業在一個保險公司上班。我倆聊天時,談到現在社會上的不良現象。他說:這種事兒咱可不沾邊。接著跟我講了他之所以能潔身自好的原因──

他說,唐山地震那年,他正在上初中。地震時被砸的昏死過去。昏死兩天後,又被搶救過來了。他清晰的記得瀕死時見到的情景。他說,當時感覺自己從身體裏出來了,想從自家門口出去,但卻看見父親(已過世)擋在門口,說甚麼也不讓他出門……直到他被搶救過來,大腦恢復意識,身體恢復知覺。因為自己的這個特殊經歷,使他確信人死後真有靈魂存在,而且也真有上天堂、下地獄這回事兒。所以,在燈紅酒綠的紅塵現實中,他時時提醒自己,不敢隨波逐流。

正本清源,解體中共

人類作為宇宙中生命形態之一種,決定了人的存在方式就是這個樣子,肉眼凡胎,七情六慾,迷在這個物質化的現實之中,看不到另外空間許許多多的各種生命。由於生命法則的制衡,神不能直接示現在人間,人也無法以血肉之軀昇華到天國世界。但是,人畢竟是神的子民,所以,自古以來,神都在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讓人從內心理性上相信神的存在。

中國又稱神州。信神、禮神、修神源遠流長。神話人物燦若星河,神話故事無計其數。盤古開天、女媧造人、伏羲畫卦,天人合一、道尊德貴,太公封神、八仙過海、唐僧西遊,善惡有報、天堂地獄、轉生輪迴,積德損德、人命天定,讖語預言、搜神誌異、陰陽風水、手相面相、八字配婚、黃道吉日,這些歷史元素和文化元素一脈相承,奠定了中華神傳文化的基本架構。中國人自稱「龍的傳人」,這是在一個最接近人的空間維度,用來體現中華人文與精神氣質的意象。其實更本質而深刻的表述,應該說中華民族是「神的傳人」。

1949年,是中華神傳文化斷代的時間節點。這一年,中共開始當政,強行灌輸無神論。文革十年浩劫,製造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空前劫難,幾乎把中國人信神、禮神、修神的文化傳統毀壞殆盡。今天,對絕大多數中國人而言,提起神來,彷彿那是很虛無飄渺的事情,不認為跟自己有甚麼關係。這不能不說是當今中國人最大的文化淪落與人生悲哀!

我們真該感謝馮教授的瀕死調查,這是中國人自己進行的一次獨立調查,對今天的中國人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這次調查,毋庸置疑的證實了靈魂的真實存在。數據統計結果,不僅與國外同類調查不謀而合,而且驗證了中國傳統文化所言靈魂不死、輪迴轉生真實不虛。說白了,這個調查直接證實了無神論是騙人的謊言。甚至更進一步,可以推論出進化論同樣是騙人的謊言──人根本就不是進化來的。

大家知道,無神論、進化論,是馬克思理論的兩大基石。基石之不存,那麼,由此派生出來的共產主義、無產階級專政、暴力革命、社會主義、階級鬥爭、戰天鬥地等等這些共產黨的種種說教,其實都是站不住腳的。這就從根本上證明了共產主義理論體系的欺騙性,否定了共產黨組織的合法性,動搖了共產黨的政權基礎。

看看當今中共統治下,中國社會的種種亂象,每一個中國同胞既憂心忡忡,卻又無可奈何。於是,大家寄希望於中共「改良」,寄希望於出個「清官」,寄希望於嚴刑峻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結果如何呢?結果是寄希望越多,被失望越大。大家都在追問著同一個問題:中國社會這是怎麼了?

許多有識之士都看明白了,中國的問題,是中共無神論對道德的戕害。共產邪黨之邪說的基礎,是馬克思主義哲學。而馬克思主義哲學最基礎的東西,就是無神論,共產黨稱之為「徹底的唯物論」。中共當政數十年,對中國社會和中國人的禍害,從精神到物質,體現在方方面面,而最要命的根子上的東西不是別的,就是中共的這個「無神論」。尤其是過去近十八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允許民眾按照法輪功所教導的真、善、忍做人修心,導致社會道德急速下滑,危機四伏。

現在中共正在開「兩會」,幾千名委員、代表齊聚一堂,商討強國富民之策。提案提了不少,但不過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治標不治本。被中共無神論徹底洗腦的當代中國人,任其智商再發達,繞來繞去也繞不出中共的「鬼打牆」。因為委員和代表們看不透,中共灌輸給中國人的毒藥無神論,才是禍水源頭。筆者的同事為甚麼能潔身自好?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個偶然的機緣,讓他相信了輪迴轉生、天堂地獄,因果報應。這種自覺自律,出自內心對神的敬畏與虔誠。

如何才能正本清源?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給出了答案──

「中國的未來是甚麼樣?中國將向何處去?這樣沉重的問題複雜而又極難簡而言之。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如果沒有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沒有重新清晰人與自然、天地的關係,以及,沒有人與人和諧共處的信仰和文化,中華民族,不可能有輝煌的明天。」

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如何實現?靠誰來理清人與自然、天地的關係?如何重新找回我們民族「天人合一」的信仰和文化?只有解體中共,開啟新的紀元,中華民族才會有輝煌的明天。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6/對中共無神論說「不」--343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