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向李大師問好 祝大師辦事順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

殘疾軍人急尋《轉法輪》

一天,我給一個殘疾軍人講真相,並勸他「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他說:「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但為啥要跟共產黨鬥?」我說:「不是我們跟它鬥,中共建黨以來,搞了一次又一次的運動,害死八千萬無辜百姓,上天不容,如今就要滅它了。」同時,我把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實告訴了他,並將不同類型的真相資料和《九評共產黨》給了他。他明白後,同意「三退」。

幾天後,我又遇到他,他說他特意在這地方等我,問我:能不能給他找本《轉法輪》?我說「行」,於是又給了他一些不同的真相資料和各種光盤。

現在我已找來《轉法輪》,正準備給他送去呢。

他說:「祝李大師工作順利!」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我們三位同修一行到江邊去講真相。天氣很好,很多人在那釣魚。我們下到江邊與他們打招呼,「你們好!今天天氣很好,祝你們能釣到魚。」他們說:「好!好!」

接著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同時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遠離災難保平安,他們都很高興,連聲說:「好!好!」一切都很順暢。我從包裏拿出二零一七年明慧檯曆和起訴江澤民的真相資料送給他們,並告訴他們這些東西很珍貴,誰看誰得福報,誰就能保平安。他們都願意要,異口同聲的說江澤民太壞了,上台沒幹好事,盡幹壞事,應該控告他!

我又去給一個蠻有氣質的男士講真相勸退,我問:「老師貴姓?」(在我們當地對人的尊稱叫「老師」)他說免貴姓李,我說那跟我一個姓,咱們有緣。我就給他講真相,他很認真的聽。明白真相後,我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團、隊,我說我幫你取個化名退了行嗎?他說不用化名,就用真名;共產黨太壞了,並連聲說:「退出!退出!」

他說:「我和李洪志大師是一個姓,我要祝李大師工作順利!在國外辦事順利,越辦越好!」最後他說要我代他向李大師問好。我很感動,也連聲說:「好!好!一定!一定!」緊接著他又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原來是因咱們車上有個‘小法輪’」

二零一七年正月初二,我們姐弟幾家開了三輛車(其中一輛是姪子借來的),一起去農村大姐家拜年。

回城時我與四姐、四弟乘坐姪子開的那輛借來車。途中要繞一個大山梁,且坡度很陡。下山時車速大約每小時九十公里。當我們平安的下了山回到城裏的平道時,就聽到車的底下有不正常的響聲,彷彿有東西卡在甚麼地方了。於是姪子就減速,此時正好到了四姐該下車回家的地點。車停下了,隨著四姐下車我們其他人也都下車想看看車底下哪裏有問題了?沒發現甚麼故障,於是我們幾人又上車前行。車慢慢的開出不足十米,響聲更大了,就聽四姐在車後喊:「車轂轤掉了!」於是姪子將車靠邊停下。

我們都下車觀察,發現車的右前側的車輪已扭向外邊,我們四人哈哈大笑,還說:「從來還沒遇到這種事,坐著車,車轂轤就掉了!」在覺得可笑之餘又不免驚訝,姪子說:「這要在梁頂上九十公里的車速,車轂轤掉了,車一翻咱們可都完了!」四姐說:「真幸運!到平道了,也都要到家了,才出故障。」我說:「太不可思議了,都沒讓咱們害怕。」

我是大法弟子,很自然的想到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的保護,趕緊說:「謝謝師父保護!」四姐瞅瞅我也若有所思。我趕緊對姪子說:「以後要遇到甚麼危難之時,一定要想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姪子連連點頭。

過後我們再見面,四姐說:「我這些天老想那天的事,原來是因咱們車上有‘小法輪’!」四姐和哥哥的熟人背地都說他們有個「小法輪妹妹」。我指著胸前說:「你們看,我不是戴著法輪章呢嗎!」

在此,我再一次發自內心的感謝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的保護,謝謝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