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延邊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據明慧網報導所作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六年吉林省延邊地區各市縣被綁架抄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64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兩人,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兩人。

2016年延邊各縣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人數
2016年延邊各縣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人數

一、騷擾綁架

◎三月三日,延吉市國保和「六一零」、河南派出所十多個警察闖入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吳春延家,非法抄家,綁架了吳春延、朱熹玉等7名法輪功學員。當天上午九點半左右,延吉國保大隊鄭哲洙等人穿著便衣,破門而入,把學員家裏翻得亂七八糟,並將真相資料、電腦和打印機等東西搶走,還把學員個人手裏的包和書拿走,給他們每個人照了像後,將學員綁架到河南派出所。晚上七、八點左右,有法輪功學員家裏來要人的被放回家,其他學員一直被非法關押。三月四日下午兩點左右,又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救助站洗腦班,由各自所在社區來人負責看管。三月十五日,猶大開始給學員洗腦,逼寫五書。三月二十二日上午,鄭哲洙等人又來審問法輪功學員,並照相、錄像。晚上七點左右,省裏來人。七點半左右,把所有法輪功學員放回家。

◎三月十一日下午,敦化市法輪功學員敦化市學員學法結束後被劫持,沒有回家。三月十一日晚,法輪功學員周阿香家被強行闖入,大法書、資料等被搶走。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共七人,已知姓名的有王榮、阿香、二嫂、小孟、遲豔書。

◎三月十四日十二點左右,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吳玉淨在家被綁架。

◎四月三日,圖們-青島火車列車乘務員、圖們市法輪功學員顧振良(男,五十歲左右)下班後在圖們站被圖們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家中電腦等被強行抄走。

◎四月六日上午,敦化市法輪功學員於文華被敦化市公安警察綁架。

◎四月二十日,延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與市檢察院人員闖到法輪功學員吳春延、安福子、朱熹玉家,強行把他們帶到延吉市檢察院,逼他們在甚麼文件上簽字,遭三人拒絕。延吉市檢察院還發所謂告知書,企圖進一步迫害。

◎四月初,琿春市法輪功學員李喜蓮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檢查出肺結核,體重從一百三十多斤下降到八、九十斤,監獄拒絕放人。李喜蓮於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關押在延吉市看守所,身體非常虛弱,咳嗽得很厲害。

◎四月二十八日消息,最近得知,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金英實被非法關押在延吉看守所,一直戴著手銬,頭髮都變白了,不讓家屬見。金英實於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在和龍幫法輪功學員訴江時被綁架,之後一直不知道她的消息。

◎五月十三日,吉林省通化市法輪功學員閆淑芳,被綁架後於轉到延吉市公安局國保支隊。

◎五月十三日,汪清法輪功學員騰可梅、郭玉平被汪清國保大隊官清友一夥人綁架。

◎五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到四點之間,琿春市新客運站附近的小木屋跟前,有兩位五十歲左右的女大法弟子被綁架。

◎五月份,琿春市國保大隊警察不斷騷擾六十多歲的朝鮮族法輪功學員成蓮花,給成蓮花打電話說要結去年的案子(成蓮花於二零一五年給世人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讓她去一趟公安局。當時她和家人一起去了公安局。到那裏,他們又把成蓮花帶到法院讓她在已經寫好的紙上簽字,她沒簽。後來法院的說沒事了讓她回家。等過了一個多月,這幾天國保大隊警察又不斷的通過電話,騷擾成蓮花和家人,又說讓她去一趟國保大隊。

◎五月十七日中午,延邊州天橋嶺林業局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黃家英,和丈夫在家中招待外地來的同學,天橋嶺林業局國保大隊李少偉、莊延華、於代江、王玉偉闖入家中,非法搜查,莊延華還穿著皮鞋在床上踩來踩去、翻包倒櫃。搜出大法書籍《轉法輪》及幾個護身符,便把黃家英綁架到公安局,不煉功的丈夫也被帶到公安局,後被放出。黃家英被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關押了超過二十四小時後,於十八日下午兩點多被送到汪清林業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於六月三日被釋放。

◎五月十七日上午十點鐘左右,法輪功學員高連英從家中被綁架到公安局,因身體檢查不合格(血壓210、患有糖尿病),沒有被拘留,直到晚上十點多鐘才被放回家,家中電腦筆記本被搜走。

◎五月二十五日早上,延吉市朝陽川鎮法輪功學員徐玉芬在家中被(用萬能鑰匙)闖入的延吉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延吉市看守所。

◎六月三日下午,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馮桂英被綁架到進學派出所。

◎六月二十七日上午七點四十分,圖們市法輪功學員遲素玲,在延吉市坐高鐵去吉林市看望被綁架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的嫂子和姪女遲晶媛(兩人於五月十二日左右在吉林市被綁架)。當高鐵行駛到安圖站點時,遲素玲被兩個自稱安圖鐵路公安處的警察劫持。到吉林市下車時,被直接劫持回延吉市鐵路公安處。下午圖們市國保警察把遲素玲依次帶到延邊醫院和延吉市看守所,反覆幾次檢查身體,由於血壓太高(達200以上),看守所拒收,當天晚上回家。

◎八月四日,法輪功學員李春萬(朝鮮族,六十歲左右),下午四點多上街後,一直沒回家。第二天,兩個警察到她家,要求家人簽字,家裏只有九十高齡的母親和五歲、十四歲的孫子和孫女,沒人簽字。一聽女兒又被警察綁架的消息,老人承受不住精神壓力,當場就暈過去了。李春萬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

◎八月四日,琿春市法輪功學員成蓮花,下午2點多上街後一直到晚上七點多鐘也沒回家。晚上八點左右,國保大隊警察給她家人打電話說,成蓮花已經被送去拘留所了。

◎八月八日,和龍市八家子鎮菜隊法輪功學員王秋傑(音)被八家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據悉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也被綁架。現在王秋傑被非法關押在龍井看守所,這次綁架可能與訴江有關。

◎八月二十五日消息,和龍市王豔春被非法關押在龍井洗腦班。之前,八家子鎮派出所多次去王豔春家,企圖綁架。

◎九月五日上午,圖們法輪功學員徐淑蘭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三部真相手機被非法搜走,隨後又被非法抄家,大法書和師父法像被搶走。徐淑蘭當天下午被放回家。

◎九月六日,七十五歲左右的圖們市法輪功學員許秀蘭被綁架、抄家,當天晚上回家。

◎九月中旬,圖們曲水村法輪功學員劉振禮被國保警察非法抄家,師父法像和法輪圖及大法書籍被非法抄走,人未被帶走。

◎九月二十日上午,圖們法輪功學員孟凡琴、周桂蘭、王玉秀三人在孟凡琴家被五、六個蹲坑警察綁架到國保大隊。周桂蘭隨身帶的真相電話被非法搜走;孟凡琴、王玉秀被非法抄家,大法書籍、師父法像和真相幣被搶走。三人於當天下午被放回家。

◎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左右,延吉市法輪功學員許寶月與另一法輪功學員在興安市場贈送檯曆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社區人員惡意舉報,後被綁架到派出所。當晚十一點另一學員回家,但許寶月被轉到看守所拘留。

◎十月十五日下午,圖們市法輪功學員崔明淑(女,六十二歲),在延吉市火車站檢查身份證時被非法抓捕,當時兜裏有一本《轉法輪》。崔明淑已被延邊公安局列入黑名單,被非法關押在延吉北大看守所。

◎十月二十八日下午,琿春市法輪功學員王儉(六十八歲),在家中遭琿春市國保警察綁架、抄家,所有大法書籍被搶走。王儉被非法關押在琿春市拘留所,警察說要非法拘留十五天。

◎十月二十日,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樸鎮錫、姜月淑到延吉市郵電局往浙江省金華市郵兩箱真相材料。十月二十三日,姜月淑坐車去浙江省金華市,但是可能中途郵電局打開材料,十月二十六日,姜月淑在金華市被綁架。十一月三日,十多個延吉市國保大隊警察到樸鎮錫家非法抄家,搶走四台機器和很多法輪功書籍和材料,還綁架樸鎮錫。

◎十一月十六日晚,龍井市法輪功學員王全戰在家中被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電腦、打印機、真相資料等物品被搶走。日前,龍井市王全戰、張貴清和家住龍池的某夫妻二人,共計四人被警察綁架。

◎十一月十八日凌晨五點,敦化市法輪功學員王偉、李春英等六人被綁架,敦化市國保大隊、江南鎮派出所馮志傑人等非法抓捕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將法輪功學員王偉(男,二十八歲)、王志寶(男,五十六歲)、劉玉蘭(女,五十四歲)非法抓捕,並抄走打印機、電腦、大法書等資料。被非法抓捕、抄家的學員還有:李春英(女,五十歲)、杜仲花(女,六十二歲)、小隋(男,五十歲),被非法關押在北國之春。

◎敦化市大石頭林業局法輪功學員魯秀英(女,五十三歲),近日被綁架,不知被非法關押在何處。

◎十二月一日,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吳春雁(音)被國保警察綁架,抄走電腦等物品。

◎十二月十日下午兩點左右,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全鐘律(七十多歲),在延吉市鐵南發放真相資料時,被延吉市公安局建工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派出所來電話讓全鐘律去一趟。當天,他們夫妻一起去了建工派出所。警察讓他在一張紙上簽字,然後帶他去了延吉市檢察院。據說全鐘律的資料已經上報到省裏。

二、非法判刑

◎圖們法輪功學員崔明淑,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底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因本人依法行使公民權利提出上訴,仍被關押在延吉看守所。

◎琿春市法輪功學員李喜蓮,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被綁架。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之後被非法關押在延吉市看守所。在此期間她的身體非常虛弱,咳嗽得很厲害。二零一六年四月初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六月有消息稱,李喜蓮被檢查出肺結核,體重從一百三十多斤下降到八、九十斤,家屬說人都瘦的脫像了。但監獄拒絕放人,說是能治好。

三、迫害致死

龍井市法輪功學員梁秀珍客死異鄉

據明慧網報導,吉林省龍井市法輪功學員梁秀珍因堅持信仰,長年來遭受殘酷迫害,於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在山東威海租住房處含冤離世。

梁秀珍全家於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丈夫修煉三天,肝腹水就好了,全家人的身心狀況都得到很大的提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梁秀珍全家人因堅持修煉,遭到中共當局殘酷迫害,其中五人共八次被非法判刑、勞教,身體遭受酷刑、藥物等殘酷迫害,女婿蔡福臣被迫害致死。梁秀珍曾在勞教所內被強行輸入損害神經的藥物,常年癱瘓在床,骨瘦如柴,並從二零一三年開始漸漸失去語言能力。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梁秀珍和丈夫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討公道,被五、六個警察抓住頭髮連拉帶拖,遭到警棍毒打。兩天後又被綁架回當地,當地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姜英勞指使警察猛力打梁秀珍的嘴和頭,打的她頭昏腦脹、口鼻出血。梁秀珍的丈夫被打倒在地,警察金應允用皮鞋狠勁踩他的手,一直打到他起不來。二零零二年,在警察姜英勞指使下,梁秀珍被強行打了一針損害神經的藥物,導致她左腿疼痛多年,不能正常走路。

二零零五年,警察再次綁架梁秀珍的丈夫及兒子。警察卜憲全逼梁秀珍在所謂的非法抓捕令上簽字,因梁秀珍不簽,被卜憲全用皮兜猛力打臉部,踢她的腿和腰。從第一天上午一直打到第二天半夜三點,打得梁秀珍不能行走,腰直不起來。

二零零六年五月,警察再一次闖入梁秀珍家,搶走一本《轉法輪》,並將她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十個月之久。後來梁秀珍非法判四年,劫持到黑嘴子監獄。因梁秀珍不放棄修煉,監獄警察教唆猶大及邪徒用各種方式折磨她,從早上五點起一直強迫罰站到晚上十一點半。二十天後,梁秀珍的雙腳腫的穿不了鞋,腳痛的不能站立,感到渾身冒汗,心慌胸悶摔倒在地時,有一惡徒還揚言「監獄給死亡指標了,死幾個人不算甚麼」。

二零零九年十月末,梁秀珍出獄回家,退休金被邪黨人員私吞了。她找到原單位,單位說是「六一零」讓停發的。而「六一零」主任李浩卻對梁秀珍叫囂:「你被開除了,不給退休金了。」諮詢到律師,律師講停發養老金是違法行為。梁秀珍據理力爭,單位才不得不補發了她的養老金。然而二零一零年後,他們再次非法停發了梁秀珍的養老金,直至梁秀珍去世前還在經濟上迫害她。

延吉市法輪功學員王燕遭迫害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王燕,在勞教所的殘酷迫害下身體嚴重受損,回家後一直無法恢復健康,於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七歲。

王燕是延吉市朝陽川鎮長青菜社一隊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講法輪功事實真相,兩次被警察綁架並送入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王燕在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遭警察綁架後被送入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十八個月,期間遭受了強制洗腦、奴工勞動等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王燕在家中被延邊州公安局十多個警察綁架,非法抄走大法資料和電腦等私人物品,再次被非法勞教十五個月。

勞教所警察為了迫使王燕放棄修煉法輪功,多次將她關入小號迫害,遭受的酷刑包括:電棍電擊、長時間罰站、強制洗腦、奴役勞動等等。殘酷的迫害致使王燕的身體嚴重受損,由腳開始到腰部全部出現水腫。

出勞教所時,王燕已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行走,無法幹活兒,嚴重受損的身體一直沒有得到恢復,情況甚至越來越嚴重。離世前三個月,王燕的腿腳嚴重浮腫,行動不便,面色蒼白,頭髮大量脫落,口腔潰爛、強烈咳嗽,不能正常進食,僅靠喝點粥維持。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凌晨三點四十分,王燕含冤離世。家中留下一個還在上學的兒子和以開出租車為生的丈夫。

四、迫害案例

榆樹鄧麗娟被綁架在延邊 敦化市法院阻擋律師辯護

法輪功學員鄧麗娟,女,一九六八年出生,榆樹市青山鄉三興村人。修煉法輪大法後,身上的疾病在短短的二十幾天內就不翼而飛,一家三口沐浴在大法中快樂的生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鄧立娟和丈夫鄭福祥只為說句公道話,就遭受到中共殘酷迫害。鄭福祥在長春葦子溝、奮進、朝陽溝勞教所受盡了精神與肉體上的摧殘,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當時鄧立娟被迫流離失所,甚至沒能趕上和丈夫說最後一句話;兒子才十三歲,小小的年齡就只好出去打工掙錢養活自己,後來不幸車禍死亡……

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鄧麗娟在敦化市某小區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敦化市巡警綁架,遭到巡警王飛宇、張志強的酷刑折磨,把酷刑折磨後形成的材料報到檢察院,對鄧麗娟進行非法批捕。檢察院辦案人員梁二勝,把所謂案件推到法院,安排進一步迫害。

家屬為鄧麗娟請了北京律師,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律師分別到敦化檢察院、法院辦理了相關手續,會見了鄧麗娟並順利閱卷。二零一六年一月,法院和律師商量開庭時間,因為律師忙,商量往後延一延,法院當時也同意了。後來律師再和法院溝通時,法院卻以律師不是本地律師為由,阻止律師出庭辯護。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鄧麗娟家屬去敦化法院找到法院分管此案的法官王翠玲了解情況,王翠玲卻說她說了不算,是律師同意退出的,還說鄧麗娟也同意。當時鄧麗娟的老父親說:我們昨天還和律師聯繫,律師沒有退出,為甚麼不許我們請律師?王翠玲回答這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是上邊(指吉林省政法委「六一零」)規定的。三月二十五日,家屬和律師再一次到敦化,會見鄧麗娟時,鄧麗娟說沒同意法院派律師。而此時王翠玲推托有事不見律師,電話中告訴律師去找「六一零」。後來家屬找到敦化市「六一零」的人時,他們卻推托說「這是省裏的決定,不允許北京律師介入」。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敦化市法院在龍井法院處對鄧麗娟進行了非法庭審,參與非法庭審的有審判長周濟民、審判員王翠玲、公訴人梁二勝等。在庭上審判員問鄧麗娟還煉不煉了,鄧麗娟回答:我原來是淋巴癌患者,就是煉法輪功好的。

'酷刑演示:<a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鄧麗娟還講述了她剛被綁架時遭到敦化國保大隊警察酷刑的過程:「當時不讓我睡覺,給我坐老虎凳,往我身上澆涼水,薅掉我很多頭髮,新長出來的都是白頭髮。」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鄧麗娟還說:「當時要把我送看守所時,給我檢查身體,發現我得過淋巴癌,身體不合格,拒收。一個他們叫他強哥的警察,跟他們嘀咕了甚麼,就把我收下了。」

相關人員電話:
梁二勝0433-6339081、17604339740
周濟民0433-6339418
王翠玲17604330656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