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郵寄真相信的作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大約在年前二零一七年一月中旬的一天,一位同修告訴我,市內某公園又出現多個邪惡展板。我前去一看,污衊法輪功的邪惡展板排列在公園主要的大道上,隔十多米排列一個。所不同的就是,這次的邪惡展板比去年還多,去年只排列五個邪惡展板,而這次卻排了十一個之多。

怎麼辦?要清除它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些邪惡展板都是用一根很粗的四方鐵柱支起來的,還用電焊焊死的,支架下面還用水泥固定的,展板的板面還用玻璃膠封死的,根本動不了的。這只能又採用郵寄真相信的辦法了。不過,這次每個的邪惡展板下面都署名製作單位──××單位製作。

我按照署名的製作單位地址寫真相信,但不知道姓名,便寫××單位書記、主任、副書記、副主任收。真相信就發給這四人。讓他們了解真相後,自行把邪惡展板清除。於是我分別寄了三次真相信,他們才把邪惡展板清除。

第一次,把真相信發出去,幾天後,再到公園看看有沒有清除,還沒有清除。

第二次,我又把真相信發出去(當然內容是更換的)。幾天後,再到公園看看有沒有清除掉,仍然沒有。這兩次的真相信都是侷限於只寄三張單頁的真相資料,即三張4K紙。寄平信,不超重。

這時已臨近過年了,我心裏非常焦急,怎麼辦?過年了,要毒害多少世人啊!我沒有洩氣,堅持一念:繼續郵寄真相信,並發出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加持!鏟除××公園所有的邪惡展板、立即清除!

於是繼續郵寄第三次真相信。這次把多份真相資料,不侷限於三張4K紙了,把《全民起訴江澤民》的小冊子、《切莫再執法犯法!》、《作惡者惡報實例選登》等等內容寄出去。

這次真起作用了。過幾天,我再去公園一看,十一個邪惡展板全部內容都更換了。

我從中共迫害法輪大法一開始,就堅持郵寄真相信的,直到去年訴江,我又把我寫的《訴江刑事控告書》的材料(我是用實名控告的),分別發給我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及有關政法部門等等。都是用特快專遞的方式發出的,已寄出一百多份了,全部收到了。

後來,又開闢了一個講真相的項目,用特快專遞的方式郵寄真相資料,內容就更多了,不單是單頁的資料,還有小冊子、畫報、《九評》光盤、《江澤民其人》、《風雨天地行》光盤等等。都是分別寄給各省、市的公、檢、法、正、副、局級的領導,都全部簽收。所以郵寄真相信的作用是很大的。建議同修們也一起來發真相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