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哥」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法輪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昇華、福益眾生,這是千真萬確的。

我的丈夫以前是一個「超哥」(俗稱「歪人」)。在我們那個地區,他從上街白吃到下街,沒人敢吱聲,好多人都怕他。可能是前世姻緣吧,他對我卻是百依百順,溫和體貼。

結婚後,一年夏天的傍晚,我和他鬧彆扭,就生氣獨自一人回家。正走在路上,對面來了三個並排騎自行車的小伙子,騎到我身邊的時候,車頭故意拐向我,嚇得我趕忙跳開,不敢吱聲。正害怕之際,聽到背後傳來自行車倒地的「噹噹」聲,「誰!哪個?敢踢老子?」「瓜娃子,是我!」我聽到丈夫的聲音,趕忙跑過去看,生怕丈夫吃虧,人家畢竟是三個人。哪曉得那三人從地上爬起來後,不停的給我丈夫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一言一行嚴格按照法輪功師父教的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並把當時學法輪大法時自己悟到的理,一點一點的說給丈夫聽。丈夫看到我變的寬容、溫柔,人也越來越年輕了,深信法輪大法好,默默的支持我。

二零零三年,我有了真相資料後,丈夫常常晚上用摩托車載我去農村發放真相資料。有一天白天,丈夫在茶園喝茶的時候,拿一份真相傳單看。他的朋友好奇的問他:「你看的是法輪功傳單,你還真敢看。」丈夫回答說:「有甚麼不敢看的?這上面說的全都是真話,還沒廣告。你也看看。」說著就把傳單遞給他朋友看。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在店裏接連收了幾張一百元的假鈔,當時氣壞了。等丈夫回來後,我怕他罵我,就問他怎麼辦。我修煉前,丈夫會把假錢拿去打牌混掉。沒想到,丈夫把假錢拿到手裏看了又看,用紫光燈照了又照,說:「你也別生氣了,這錢做得還真可以以假亂真,不好辨認。要是以前,我拿去扯馬股,好混得很。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我這個法輪功家屬,可不能這樣做了,不能做缺良心的事。」說著就拿出打火機,把幾張假錢燒了。

一次,我腿上長了一個疔瘡化膿了,疔瘡周圍的肉都是黑紫色。煉功的時候,膿水會把墊腳的紙濕透。丈夫心痛的對我說:「實在忍不住,就去上點藥吧。」我對他笑了笑說:「不用擔心,我是有師父的人。」我堅持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一星期後,腿上留下一個銅錢大小的傷疤後,磨難算是過去了。

丈夫感慨的說:「太神奇了,我問過醫生的,說是疔瘡散毒,要收命的。你不吃藥,不上藥,比人家上醫院的還好得快,真羨慕你有師父。」我勸他說:「你和我一起學法輪大法吧!」丈夫嘆了口氣說:「唉!我以前無知,不懂積德行善,不相信善惡有報,做過太多不好的事情。我以前的朋友都說現在的我,和以前完全變了,至少改好百分之八、九十了。他們還說,我家祖墳上長了彎彎樹,取了你這個好人做妻子。我吃不了這苦,你好好修大法吧,我全力支持。」

我的丈夫沒修煉法輪功,他了解法輪功真相,相信法輪功,支持法輪功,並努力的想做一個好人。後來在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三年多次的車禍中,車毀人沒事。大難來時,法輪大法師父保護了他。

大法師父說:「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著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裏找,你說這多好。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甚麼還幹壞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壞事。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