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九年冤獄酷刑 齊齊哈爾工程師又被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工程師李順江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齊齊哈爾市建華分局警察綁架。

李順江因堅持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曾遭綁架、判刑、酷刑等迫害。下文是李順江經歷了九年冤獄折磨,二零一零年從泰來監獄出獄後所寫的揭露迫害的文章。

我曾就讀於北方一所理工大學,在單位裏是一名工程師。修煉法輪功前,我時常思考人為甚麼活著?生命為何而來,又為何而去?縱觀古今文史書籍、佛道經典,也曾嘗試多門氣功,都未找到答案。當我讀了《轉法輪》之後,我深知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諦。因為古今中外任何人類的學科,都不會像《轉法輪》所闡述的那麼深奧透徹、博大精深。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巨大變化,曾一度對工作中的付出和所得不成比例而深感不平衡,修煉後把工作當成自己的事業無私的奉獻,心性境界日漸昇華。

可是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長達十幾年的迫害。

吊掛、鐵椅、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與江氏集團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以後,在險惡的形勢下,法輪功學員沒有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修煉環境,我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居無定所被迫流離在外。為澄清中共媒體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為使民眾了解法輪功遭迫害事實,我們堅持向人民講清真相。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夜裏十點多,齊齊哈爾市青雲街派出所的一夥警察突然破門而入,將我家裏的兩千多元現金佔為己有,家人多次要也不給。對我們連踢帶打,用繩子捆綁,還用布將我們的眼睛蒙住戴上腳鐐押送到鐵南派出所。我被雙手反銬在走廊盡處的暖氣片上,蹲不下、立不起、四肢無倚無靠;翌日白天我又被關到小屋裏,還是雙手反銬在暖氣片上;晚上把我弄到刑訊室的鐵椅子上,鐵椅子背上有兩個孔,雙手從身後椅背的孔裏伸出去反銬,警察往死裏勒、銬,使我的雙手被銬處不過血,雙手腫得如同饅頭一樣。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第三天,他們又將我蒙上眼睛,戴上很沉很重很大的頭盔推上警車,押送到荒無人煙的廢棄的三糧庫院內,那裏有一排平房,也是對法輪功學員秘密刑訊逼供的場所。室內有一上下鋪,雙手銬在下鋪上,蹲不下,立不起來。

酷刑演示:抻銬
酷刑演示:抻銬

第四天,由原龍沙分局政保科(現國保大隊)科長張春秋一手操控,鐵南派出所所長劉耀福坐鎮、鐵南派出所副所長楊老八和一警察王立對我拳打腳踢,往頭盔上砸,我頓感頭昏腦脹嗡嗡作響;晚上將我雙臂吊掛到房樑上,用木頭方子立著猛力向下砸雙腳,砸了二百多下,我的雙手雙腳腫大青紫變形,十個腳趾蓋瘀血,沒有好地方。我正告他們:你們別這麼做,這樣迫害法輪功對你們自己不好。他們竟說:「我寧可下地獄!犯罪、嫖娼、賭博,國家不讓抓我們就不抓,法輪功是好人,國家讓抓我們就得抓。」他們無論怎麼威逼利誘都得不到他們所要的,張春秋便破口大罵個不停,口出狂言、誣蔑大法,叫囂著:「我打死你們就像殺死小雞兒一樣,打死後澆上汽油點著,對外就說你們修煉法輪功的自焚!」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他們將我從房樑上放下,從裏屋帶出來的過程中,鐵南派出所的副所長陰險的說:「你現在可以走,你走幾步我就從後邊開槍打死你,然後就說你逃跑。」我又被戴上腳鐐,雙手反銬在床上。我的臉腫大變形,雙腳腳趾疼痛難忍,頭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極為艱難。後來,又被帶到鐵南派出所,我雙手又被反銬在鐵椅子背的窟窿裏,一天一夜,他們又用涼水潑我。

酷刑折磨五天後,他們仍得不到所謂的口供,就軟硬兼施讓戶籍騙取我對他的信任後誘供,謊稱其岳母也修法輪功,讓我談談甚麼時候煉法輪功,有何感受,然後草草形成文字作為所謂的審訊材料。五天期間,我一直絕食抗議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八點左右,我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齊市第一看守所。我的雙手腫大如饅頭,銬子陷在肉裏,往出滲黃水,渾身上下青腫變形,步履蹣跚,獄醫見狀拒收。警察說沒事兒,並向上級請示,市公安局副局長特批,打電話給看守所迫使他們將我收下。看守所讓我簽字,我拒簽,這時獄醫老馬頭對我連打帶罵,在看守所,我雙臂雙手雙腳麻木紅腫半年之久,雙臂不能抬起,雙腳麻木不聽使喚達五年之久。一次,我被警察劉景齊強行戴上手捧子半個多月之久,致使雙腕皮肉綻開,往出滲血和水,至今手腕還留有疤痕;一次路過關押母親的女號時,我與母親打招呼,便招致警察張勇的踢打;我被非法判刑要求照相時我拒絕照相,又被警察房正偉暴打一頓。

我在齊齊哈爾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年零十個月後,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龍江泰來監獄。

鐵鞭抽臉 血流如注

剛入泰來監獄集訓隊,檢查身體驗血時,獄醫一看血脂就說我嚴重貧血,我走路頭暈、吃啥吐啥。因不穿號服,獄警李忠孝找我談話:「你不穿我想辦法叫你穿」。在他指使下,犯人吳海龍(甘南縣平陽鎮人)帶頭施暴:他們一哄而上,用竹條坯子、九毫米粗鐵絲做的鞭子,劈頭蓋臉一頓抽打,拳腳相加,我的臉、頭頓時皮開肉綻、血流如注,雙眼被血流衝的模糊不清,我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我被送到六大隊,因被齊市警察酷刑折磨加之泰來監獄的非人迫害,我身心交瘁極度貧血,頭暈不能行走。零三年二月,一天坐在床上,被惡犯彙報說我煉功。被二中隊警察帶到管教室。我與其講法輪功的真相,被九隊獄偵幹事王長冰(現任十四監區指導員)伙同幾個警察及犯人頭兒戴貴斌(齊市人)一頓瘋狂毆打。自此,身體狀況更加虛弱、精神恍惚、出現幻覺、走路扶著牆走,否則隨時暈倒。當時六隊大隊長劉雄(調六三監獄任改造獄長,後駕車車禍身亡)。

支棍、反銬、關小號

後來我被弄到九大隊一中隊。二零零三年深秋,我煉功被指導員馬洪彬(現任一大隊大隊長)指使犯人將我找到辦公室。見到我他便抓起掃苕發瘋似的劈頭蓋臉的一頓猛打,還叫來犯人李忠孝(與一警察同名)、韓再輝、王子軍等,將我吊到車間外一大鐵架子上,拳打腳踢、惡語相加,晚上收工時將我直接關入小號,給我雙腳戴上支棍、雙手背銬達七天之久。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因絕食抗議監獄的罪惡行徑,我被九隊獄政幹事王佰文等野蠻灌食,灌的是餵狗的不去皮兒的苞米麵加水,還時常將管子插到氣管裏。零四年至零六年,改造隊長安盛(現任八大隊指導員)私自扣押我的信件,不讓看書、不讓寫字、不讓打電話、不讓說話、不讓到獄中超市購物。態度相當蠻橫粗暴。

泰來監獄的小號每天每人只給兩頓飯。十幾個人只給一小盔兒稀苞米麵粥,每人僅能平分到幾口粥,不給水喝,喝水和洗漱只能接大便器裏的水。現在設有高間,入高間得找人特批,費用五百至一千,可不戴刑具,可往裏帶食物。警察可以隨意製造任何藉口將人投入小號,如不參加勞動、不服從管理、因食堂發的飯菜實在難以下咽,有人私自做點飯菜補充營養,也是關小號的理由。明文規定關小號在沒有暴力與自殺傾向情況下,禁止加戴刑具;且關小號不得超過十五天,可是警察隨意延長期限。現在法制監獄的小號本該是面壁思過之所,可嘆竟變為「泯滅人性之地。」

死撐子酷刑

這種酷刑刑具國家明文規定不允許使用,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只是小號,每個大隊都私造這種刑具,每每監獄管理局檢查時,就把這種刑具藏起來。

這種酷刑刑具由兩個高約零點七米的工字形鐵框架組成,兩個工字架底部有一根鋼筋相連。法輪功學員呈直角坐在前後兩個工字架之間,後背緊挨著工字架的立柱,在立柱中部焊一帶狀鐵圈將人胸部圍住,雙臂雙腿平伸,雙手雙腳分別銬在前面工字架的「上橫」和「下橫」兩端的鐵環上。雙手雙腳被死死的卡著肉,不能動;緊挨背部的工字架立柱的裏側,被焊上多個鋒利的鐵刺,直指背部,使人無倚無靠,不分白天黑夜坐在水泥地上。而且不讓吃飯、喝水、不讓上廁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潘洪東,曾被施用這種酷刑折磨三天三夜,還被抬著出工、示眾、在烈日下曝曬,逼迫其放棄修煉。這一切由九大隊副教曹閔江一手策劃,二中隊警察石晨磊(現任九大隊一中隊中隊長)帶犯人親自實施。

「不轉化就火化!」

二零零七年一至四月份,泰來監獄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高壓迫害。司法部下發文件,對法輪功學員百分之百強行轉化(放棄修煉),否則,相關警察扣發工資、獎金,直接關係到升遷。所有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參加大會,齊市「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頭目到泰來監獄坐鎮,邪悟者陳濱做胡說八道的所謂演講。

一月二十六日,九大隊二中隊指導員戴劍鋒(現任九大隊副教)找我談話威脅說:「你必須轉化,不轉化就火化!」他派多個包夾(專門控制法輪功學員的犯人)管制我,將我單獨禁閉在一個小監室裏二十多天,不許我與任何人說話、接觸,剝奪接見、接電話及郵包信件的權利,所有食物被沒收。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三月十日開始整日整夜不讓我睡覺,還罰坐在瓷磚地上,拳打腳踢;看不見效,就把門和窗打開,窗戶和門強烈對流,北方的早春寒風刺骨,那些犯人打手穿著棉衣捂著棉被還直喊冷,可是他們竟扒掉我的棉衣,只剩單衣單褲,還往我身上澆涼水冷凍,拳腳相加;他們還多日不讓我上廁所,不讓喝水,只能喝鹹鹽水,致使我小便失禁;且強行將我衣服扒光,一絲不掛,在水房裏將自來水龍頭接上水管,對準身體猛哧涼水;還逼我光腳蹲小板凳等折磨。犯人頭兒劉海龍(富裕鎮人)說:「九大隊全體警察開會研究下令,採取任何措施強行轉化,不轉化就打死,打死了就算自殺,再火化。」

酷刑演示:澆涼水
酷刑演示:澆涼水

此次迫害由大隊長王永強(現任監獄紀檢委書記)、副教王建民背後操控。參與的犯人還有王洪宇(齊市紮龍鄉哈拉烏蘇村)、玉志明(雙鴨山集賢鎮)、卓乃俊(虎林人)宋慶敏(遼寧遼陽人)等。同時,一中隊指導員張明,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武元龍放棄修煉,也將他扒光衣服,弄到水房裏用水管子哧。
歷經九年的身心摧殘、生死劫難,我於二零一零年重獲自由。

責任單位與個人:

齊齊哈爾區號 0452 郵編161005

建華區政法委:
電話:2791601
書記馬哲:辦公室0452-2553808
610主任趙國蓮0452-2551254、18745239927
610副主任劉金山0452-2551254、13514604788

建華區公安分局:
局長楊中華0452-2687117
副局長郭偉平
治安支隊支隊長郝衛東
警察趙忠華

齊齊哈爾市政法委:
610辦公室主任 郭曉峰13314654777
執法室主任黃雷鳴13836262288
「610」成員張鵬15846201111辦0452-2486344(其人三十多歲,是迫害打手)
維穩辦:
馬文2791611宅2555828、13946238000
尹力13796335055
鄧力2791613、13766556000

齊齊哈爾市國保大隊:
大隊長賀錫祥13904529220(其人五十多歲,迫害的命令多是他命令下屬去辦)

齊齊哈爾市檢察院:
地址:龍沙區永安大街190號,郵編161005
副檢察長孫安勤0452-2458909宅2406181、13836228815
辛忠江0452-2791617宅2483085、13836225500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
原副局長、調研員或助理王勤芳
原龍沙分局國保大隊張春秋

齊齊哈爾鐵南派出所:
地址:齊富公路永安大街鍋爐總廠對過
電話:0452-2347715
所長劉耀福
副所長劉建生
副所長楊老八(酷刑折磨的當事人)
王立(酷刑折磨的當事人)

齊市龍沙區法院:
地址:齊市建華區新明大街27號,市政府1號樓16樓
電話:0452-2334400

齊市龍沙區610辦:
地址:市政府二號院齊市龍沙公安分局六一零辦
副主任高某2487125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