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大法弟子 得福報躲過大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母親修法輪大法,至今二十年了,她從未再生過病,沒吃一粒藥,再也沒有對我們發過脾氣。我們不再為母親身體差而牽掛、影響我們工作和生活。我們全家人及親友們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無不為此感嘆!

母親修煉前身體很差,經常劇烈頭痛、患有心臟病、肝、肺、胃病、左坐骨骨質增生、並發肩周炎、關節炎,夏天常昏倒,嚴重的失眠症等十多種疾病。可能由於身體原因,那些年母親脾氣很大,記的那時我和哥哥回家一進屋,只要看到母親躺在床上,我們不敢說話,走路不敢出聲,否則馬上就要面臨一場吼罵。

一九九五年十月,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到一年時間,她所有疾病不治而癒。三百多度的老花鏡也不用戴了,小的字都能看的很清楚,體重從八十多斤長到一百二十多斤,皮膚白裏透紅,又年輕又精神,還承擔了全部家務活。脾氣也變好了,無論在家裏,還是外面都那麼和藹可親,寬容大度,說話和顏悅色。簡直是換了一個人。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我的母親為了有個好的身體,為了堅守真、善、忍的信仰做個好人,卻遭受了中共數次綁架、抄家及長達七年的牢獄酷刑迫害。母親身心遭受了巨大的傷害,我們家遭受了極大的精神打擊和經濟損失。然而我們善良的母親居然沒有對迫害過自己的警察及其他任何人,產生一絲的怨恨心。我們由衷的為大法弟子這種大善大忍的胸懷所震撼!

從母親身上,我們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我們相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及家人在二零零六年就選擇退出了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

在法輪大法遭受誹謗誣陷的十多年裏,儘管我們家所有的人經常遭到騷擾和恐嚇,連我的家和辦公室也被無理抄過,我也被綁架到國安詢問過,叫配合他們要母親放棄修煉,多次到我的單位騷擾我,我甚至還被國安跟蹤,但是我們從未埋怨過母親,都支持母親修煉。母親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父親、我、哥哥經常去幾百里外的洗腦班、勞教所或者監獄看望母親,送衣物從精神上經濟上支持她。母親出獄回家後,我還把我的房子提供給她和她的同修們學法用。

一個和母親很接近的法輪功阿姨,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她的丈夫被迫與她離婚,導致她被非法關押後無家可歸,無工作,房東遭「六一零」人員威脅,將她攆出,親戚朋友又不敢收留她。母親給我談到此事後,我就決定安排阿姨到我家住。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先後兩次近一年時間,沒有要她交生活費,有時還給她一百元零花錢。她被關押在本地看守所時,我還去給她上過錢。

我只是做了一個女兒、一個有良知的人應該做的點滴,卻得到大福報,得到大法李洪志師父佑護,使我安然度過三次大難。

第一次是二零一四年冬天,我洗澡時不小心滑倒,摔斷了兩根肋骨,但只是用專用背心固定腰肋骨,沒有用任何藥物,很快就痊癒,正常上班了,沒留下任何後遺症。

二零一五年八月,我出差,車行駛在高速公路突然車輪爆胎,慣力撞擊使車掉頭撞在護欄上,護欄撞斷,座位邊車撞凹進去,修車花了三萬多元,司機安然無事,我只是手臂及肋處軟組織受傷,連醫院都沒住,很快就康復了。最不可思議的是當事故發生時,高速公路上竟沒有其它車輛行駛,等司機把車滑到邊上才有其它的車輛行駛過來,避免了一場更大的連環撞車的惡性事故。如果當時有其它的車輛駛過來我們連人帶車都完了。

二零零八年,我們駕車去新津洗腦班看望遭受迫害的母親,在高速路的服務站,車剛停下,還沒有熄火,突然被後面一車猛烈撞擊,車被撞熄火,司機非常氣憤,下車準備找肇事車索賠,可一看車子,連漆都沒有撞掉一點,當時司機很驚訝喊著我的名字說:「你媽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還有一次,我不到十歲的兒子住在母親家,凌晨約三點鐘突然肚子疼,又吐又拉,但半夜三更無人送醫院,母親就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兒子坐起來念,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醒來後,病也好了。

我在工作、生活方面也沒因母親被非法關押迫害遭歧視,反而受領導重視,同事信任,相處關係融洽,現在工作崗位越調越好。我相信這也是大法師父在看護著我們。

這是我親身受益於法輪大法的經歷,願所有善良的人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的組織,在危難來時能保命、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