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語音電話:勸善法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

下載MP3(9.00 MB) || 下載WAV(9.00 MB)


您好!首先祝您與家人平安吉祥。

提起法官,一般人腦海中都會浮現出莊嚴的形像──公平與正義的主持者。他們在法庭上的一個決定,能使人沉冤昭雪,也能讓人負屈含冤。然而,殊不知,在決定他人命運的同時,他們也在為自己定未來。

為甚麼這麼說呢?讓我們先來看一下,原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法官鄂安福、副院長柳曄的故事。

回到2010年,時任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法官的鄂安福,年僅44歲,事業正處於上升期,卻在年末最後一天(12月31日)突發腦出血,被送進醫院急救室。經過全力搶救,鄂安福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但他時而昏迷、不省人事;時而清醒,可以與人交流。

熟悉鄂安福的人都很不解,工作體面、正值壯年的他咋突然得了腦出血?

在鄂安福清醒時,一位到醫院看望他的親戚和他嘮嗑時說:「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送到我家門口的真相資料,說你們法院副院長張文剛剛在對四名法輪功學員的判決書上簽字,自己就得了一種怪病,還沒確診就死了;還有一個叫亢榮東的法官參與迫害法輪功,出了車禍,骨頭都撞折了,有這事嗎?」當聽到這位親戚的話時,鄂安福的眼神裏流露出惶恐與不安。

也許是對報應的恐懼,也許是出自內心深處的懺悔,鄂安福在清醒時不斷地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快去找煉法輪功的!」

一位法輪功學員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當著這位法輪功學員的面,鄂安福講述了自己十年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過:「十年了,這是我這輩子幹的最大的虧心事兒!」

原來早在2001年,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第3個年頭,新城子法院(現沈北新區法院)積極地執行「610」的非法指示,非法秘密判處了多名法輪功學員重刑,數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枉判5到8年。鄂安福參與了這些案件的非法審理。

鄂安福說,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輪功學員中,其中第三小學的體育老師王敏是自己昔日的同事。鄂安福原來也是第三小學的老師,後來考入法院。他說:「我竟把自己昔日的同事王敏送進了大北女子監獄,後來得知王敏在獄中吃了不少苦,還得了重病,心裏感到有些內疚。」

鄂安福還說,「近幾年,在法院不斷的接到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電話和信件,知道自己當年做錯了,但卻沒從內心對自己的行為真正的懺悔。我今天把這些十年前幹的壞事都說出來,向那些被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深深的懺悔,我要在死之前,說出自己幹的這些昧良心的事。」

鄂安福表明自己要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沒有共產黨的謊言欺騙,我當年不會對法輪功那麼仇恨,以至於助惡為虐,迫害好人,使自己犯下了大罪,受到天理的懲罰。」

2個多月後,在2011年2月18日,鄂安福再次休克,搶救無效而死亡。

我們為鄂安福惋惜,受中共謊言毒害去迫害佛法而壯年喪命;我們也為鄂安福慶幸,在生命的彌留之際,他對自己曾經的惡行真誠的公開懺悔,並退出了害人的中共組織,使自己的未來生命得到了救贖。

可是,鄂安福的昔日同事、原瀋陽市沈北區法院副院長柳曄的選擇留給自己和家人的卻只有痛苦。2014年7月,柳曄突然暴病喪命,死時不到60歲,還沒退休。

柳曄此前身體一直很健康,辦案途中,走著走著突然就不行了,雖然及時送醫,但還是不治身亡。

柳曄是沈北區法院審判委員會的主要成員,在多次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中,柳曄是主要決策者,要判幾年,都由他說了算。柳曄因賣力迫害法輪功,2007年曾獲所謂「維穩」先進個人。

2008年,柳曄的同事,原副院長張文製造了臭名昭著的「2008沈北冤案」---將4名法輪功修煉者非法判重刑,最高達11年。不久,在2009年2月,張文突發腦部怪病,在去北京醫治途中死亡。

張文惡報身亡的信息被明慧網登載後,柳曄說:「張文太冤了。」言外之意,我柳曄才是冤判法輪功學員的決策者。明慧網曝光了法官鄒東輝、鄂安福,柳曄又說:「遭報應鄒東輝、鄂安福算個啥,要說我嘛還差不多!」

當柳曄口出這些狂言的時候,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報應終於也落到了他身上。其實上天一直在給柳曄了解真相與改過贖罪的機會,可惜柳曄執迷不悟,走上了不歸路,給自己的生命留下了永遠無法解脫的痛苦……

放眼全國,這些年有不少法官,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修煉法輪功是信仰自由,卻在加薪和升職的誘惑面前放棄了道德底線,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非法枉判法輪功學員。

殊不知,不擇手段得來的名利都是短暫的,而善惡有報的天理卻是永恆的。

全國第一個枉判法輪功學員的海口市法官陳援朝,2002年3月18日遭惡報,剛滿51歲的陳援朝被確診為肺癌,第二年的年9月2日,在萬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離世。

2011年8月,河南魯山縣法院載有8個庭長及副庭長的警車,在河南鄭堯高速公路發生慘烈車禍,3個曾經非法枉判法輪功學員的庭長和副庭長楊東升、朱新政、陳東洋當場死亡,另外7人不同程度受傷。

以上惡報僅僅是冰山之一角。除了天譴,還有人治。

如果您曾經看過電影《紐倫堡審判》,您一定不會忘記,受審法官簡寧最後的內心獨白:「我們雖然不是納粹,但是我們的所作所為比納粹更惡劣,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是誰,正在幹甚麼,卻仍然選擇為虎作倀。」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已走到了窮途末路,參與迫害的周永康、徐才厚、李東生、薄熙來等高官一一落網,元凶江澤民也在海外33個國家50多個法庭被起訴控告,在國內被超過20萬人用實名向兩高依法控告。

看清形勢後,很多有良知的法官已經開始為自己的生命和未來考慮,在善惡間做出了正確選擇。

例如,2015年9月25日,山西侯馬市法輪功學員李美玲在被國保綁架後,又被劫持到臨汾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0月30日,檢察院將她非法批捕,企圖對李美玲非法判刑。然而據悉,案子到了法院,法院不管,退回檢察院。檢察院又問司法局,司法局也不管。於是檢察院將案卷退回公安局。公安局只好把李美玲放回家。

還有,2016年10月9日,齊齊哈爾龍沙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屈樹榮女士,律師辯護有理有據,公訴人承認證據來源的非法,法院撤訴、檢察院退案。公訴人杜豔紅說:「你們聘請的兩位外地律師太正義、太有力了,這件事影響面太大了。」

在不久的將來,當江澤民犯罪集團站到被告席上、接受大審判的時候,我們希望您到時能為自己曾經選擇了善良而感到慶幸。

請您記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