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前後兩重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

曾經疾病纏身

我今年八十歲了。得法前我是個體弱多病的藥簍子,有多種疾病纏身,有三種主要的病久治不癒。

其一是慢性腸胃炎。是我二十多歲時得的。當時對這種病中醫西醫都沒好辦法,中藥西藥各種偏方都用了不少,根本不頂用。整天不敢吃生冷食物,不敢喝涼水,稍不注意,就肚子痛,接著就是拉肚子,跟小便那麼稀,一天拉好幾次。肚子著涼也不行,有時肚子痛的在床上滾。特別在夏天就更厲害,就連涼麵都不敢吃,大熱天也得吃熱麵,熱上加熱,只熱的汗流浹背,吃頓飯就跟作戰一樣。這種病折磨得我面黃肌瘦,無精打采,四肢無力,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朝氣沒有,暮氣十足,像老年人低沉頹廢。這病一直就跟了我三十多年,可把我折騰苦了。

其二是慢性氣管炎。這種病夏天還好點,一到冬天,就要發作,胸悶、咳嗽、喘,就來勁了。特別一遇傷風感冒,那就更受不了。各種中西藥用了很多,有時只能暫時得到一些緩解,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沒辦法,只好活受罪。

其三就是植物神經紊亂。這種病很嚇人,專在夜間發作。半夜間,你睡的正香,突然憋的出不來氣了,一下子悶醒了,急的「唿」的坐起來,「撲」的噴出一口粘乎乎的東西,酸酸的,酸的嗓子難受,憋的淚流滿面,咳嗽一陣子,才慢慢緩過勁來。最初,隔幾天出現一次,嚴重時,竟然每晚都要發作。對此,家人害怕,說,這是甚麼怪病?白天沒事,天天夜裏這麼折騰。你自己受罪,別人也跟著擔驚受怕。說實在的,我也真的害怕了,心想,如果那粘乎乎的東西要噴不出來,那不就憋死了嗎?。跑了不少診所醫院,後來有個老中醫,說是植物神經紊亂,吃了一些藥,有所好轉,但也未能徹底治好。還是時常發作。

以上三種病就真夠叫人承受不了,再加上其它病症,如腰痛、腿痛、偏頭痛、失眠症、肩周炎、面神經麻痺、燒心等等症狀,交替出現,簡直使我就像泡在了中藥西藥之中,真叫人苦不堪言。

大法救我重生

一九九六年夏季的一天,有個朋友向我介紹了一種功法,就是法輪功。他還借給我一本書──《轉法輪》,在我讀的過程中,總覺有個東西在小腹部位旋轉。那個朋友說:「那就是法輪轉呢。」我很驚奇:「啊,這麼快就有法輪了?」他又說:「說明師父管你了,你緣份不小啊。」我喜出望外,心想:這功法可神了。後來肩頭上、膝蓋上、胸部背部、腿上、胳膊上等,說不定甚麼地方轉。還覺得挺舒服。這書可真是寶書啊。這功法一定不是一般的功法,我也要學、要煉。從此,我便走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我煉功時,法輪在身上轉的更明顯了,特別是疊扣小腹時,小腹處轉的更歡,轉的熱乎乎。煉一段時間,不知從甚麼時候,小肚子不再像往常那麼涼了。肚子痛明顯減少,也不拉稀了,以致全恢復了正常。嘿。跟了我多年的慢性腸胃炎沉痾老病不知不覺就好了。別說是生冷食物,就是喝涼水吃冰棍兒也沒事了。其它一些病,煉功不到半年也都不藥而癒。我真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我當時想:不打針不吃藥,一身疾病一掃而光,真是太神奇了。

從走入大法修煉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二十年間,我沒用過一片藥。二十年啊,別說老年,就是年輕人誰能做得到?這真是在大法中修出來的福份。而且我身體一直很健康,精神狀態很好,走路腳板輕,幹活蠻有勁。鄰居有個小伙子,收花生叫我跟他幫忙,我不光幹輕活,我掄大鎬比他還掄的快。他說:「看您越活越年輕了,七、八十歲的人了,倒像個年輕的小伙子。比我還強(有力氣)哩。」我說:「是啊,修煉法輪大法就是好啊。」

去年我去糧店買米,老闆問:「您有六十沒?」我用手比了個「八」字,他說:「六十八了?」我說:「八十。」他驚奇的說:「不像不像,臉上光光的,沒一點皺紋,哪像八十的人。」

實踐「真善忍」

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家高德大法,教學員按「真善忍」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要與人為善,不與人爭鬥,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處處做一個好人,矛盾面前向內找,遇事先考慮別人。我當然也是這樣,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爭取都在法上,用大法歸正自己。

煉功前,我是個私心很重的人,心地狹窄,性格急躁,怕吃苦,斤斤計較,為蠅頭小利鑽牛角尖,一遇事心裏就轉騰不開。修煉大法後,在法中不斷去執著、去人心,心性不斷提高,心胸越來越寬廣,修煉前的脾氣秉性大大改變。

有這樣一件事:一次,單位發工資,會計點給我錢,也沒數就裝進兜裏,只顧跟同事們說話了。回家後一數,比往常多了五百六十塊錢。心想,這可能是會計數錯了,我得趕緊給他送回去。要不然會計得多著急呀?當時又是冬天,寒風刺骨,可是我想到師父「無私無我,先他後我」[2]的教誨,便毫不猶豫的出門了。會計很感動,又有些抱歉的說:「都怨我沒跟你說。你不是評上高級職稱了嗎?工資和職稱掛鉤,這是給你長的工資,不是我多給了你錢。可是你是為我著想啊,這麼冷的天又叫你冒著風寒跑了十多里路來送錢,真不好意思。錢是你的,你還拿回去吧。哎呀,你真是個大好人吶。」這要在修煉前,又自私又怕吃苦的我是做不到這樣的。

還有一次,我騎自行車趕路,過路口時因過往行人較多,就放慢了速度,誰知後面一騎摩托的年輕人,車騎的很快,差點撞上我的車,他一閃「唿」的過去了,並掉回頭立眉橫眼衝我罵。當時我心裏一炸,可是馬上又想:我是煉功人,不跟人家一般見識。於是甚麼都沒說,衝他笑笑過去了。這要在修煉前,性格急躁的我不得開口罵他幾句,或者還會引起一場打鬥。可我現在是大法弟子啊,大法弟子就得做到忍,有大忍之心,要不算甚麼大法弟子。

還有這樣一件事:我在街上閒轉,看見腳下有兩張十元的新票,心想,誰丟的錢?四下一看,見前面幾十米遠有個五、六歲的小孩騎童車玩,於是喊他幾聲,可他只顧玩,好像沒聽見似的。這時,我把錢拾起來,追上他問:「小朋友,你丟錢了嗎?」他停下車,看看車筐,幾乎要哭了,說:「俺的錢呢?是新新的票,兩張十元的。」我遞過去說:「你看,是你的嗎?」他接過錢點點頭,沒說話,擦了擦眼中的淚花衝著我笑了。

在物慾橫流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路不拾遺的事實在太少了,那要看到腳下有錢,附近又無別人,肯定會趕緊拾起裝兜裏,或許害怕別人看見呢。我就見過一次,有個人趕集,看見地上有十元錢,急忙用腳踩住,然後貓腰裝提鞋偷偷從腳下取出裝兜裏。當時我暗自笑。嗨,甭笑人家,要在修煉前,我也會是這樣的。可如今我決不這樣做,我們大法弟子都不會幹這樣的事。大法弟子就是按「真善忍」的標準,堂堂正正做好人嘛。

在二十年的修煉路上,我遇到了很多如上述這些事情,我都能按師父的要求做,按大法的要求做。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及時向內找,在法中歸正。並和同修們互相切磋交流,找出缺點和不足,及時糾正,儘快提高上來。

修煉這麼多年,處處都在大法光輝的照耀之下,處處都在師尊的看護之下,師尊給予的太多太多了,使我不論從身體上還是從心性上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真是修煉前後兩重天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