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油田七旬倪金芝因訴江被綁架到洗腦班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中原油田610開始逼迫倪金芝進洗腦班,三月十二日,610人員脅迫倪金芝的三個兒子一起把老母親送進洗腦班。

610辦公室是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糾集的非法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類似納粹蓋世太保。

二零一五年八月初,倪金芝老人依法向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然而,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老百姓有苦不能言,上訪遭關押,依法控告元凶也要被綁架進洗腦班,並被告之:不能告江澤民,告了就犯法。不知這是哪家的法律?

倪金芝,女,今年七十四歲,中原油田職工醫院退休職工。倪金芝自幼體弱多病,三十歲不到成天抱著藥罐子,消化系統全是病:賁門出血、萎縮性胃炎、幽門變形、十二指球部潰瘍、慢性結腸炎,每天吃了飯要吐多次,水果和其無緣,失眠整夜不能睡覺,導致腰部上部四至五節脊椎骨質增生,壓迫神經,腿疼、腰疼,不能直立,還有鼻炎、喉炎、肩周炎等多種病,多年吃藥、中藥西藥、藥丸等,每月幾千元藥費,也起不到多大作用。

倪金芝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無私的好人。一年多後,身體就無病一身輕,道德不斷昇華,家庭、鄰里和睦,倪金芝無比感恩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

然而,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倪金芝及其家人也被攪入其中,倪金芝先後被抄家五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三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判刑一次,下面簡要的一一列舉:

一、二零零零年底倪金芝依法去北京上訪,被油田公安、610、大慶路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退休辦人員在倪金芝家搶走四千元現金。

二、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倪金芝被抄家,之後,被綁架到中原油田電大洗腦班迫害數天,當時老伴病重無人照顧。

三、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中共開十六大期間,倪金芝又被綁架到中原油田電大洗腦班迫害。

四、二零零六年倪金芝家被抄走電腦一台。

五、二零零七年十月至十一月份,倪金芝家被抄走MP3、法輪功書籍、真相資料和光盤。非法拘留十幾天後又被非法送進看守所迫害,中原油田公安國保、610對倪金芝宣布進行所謂的「取保候審」。

六、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倪金芝家被突然襲擊抄家(當時警察共抄了五位法輪功學員的家),搶走電腦一台、刻錄機兩台、無線網卡一個、MP4兩個、電子書一個、新買的手機一部、現金一千多元,幾百張光盤、法輪功書籍、真相資料、師父法像等物品。之後被所謂的「取保候審」。

七、二零一三年四月份倪金芝因貼真相不乾膠,被濮陽市建設路派出所綁架後,濮陽市公安國保警察鄭永海等又進行抄家,搶走電腦一台、光盤和李洪志師父法像。五月份中原油田610以張中華為首又把倪金芝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八、二零一三年八月份中原油田610又以所謂的「糾正冤假錯案」為由,利用二零一一年的被迫害之事,把倪金芝非法起訴到濮陽市華龍區檢察院立案。自九月份以後就騷擾不斷:問話、強迫簽字、寫檢查、摁手印等,不去就強制孩子不能上班,還欺騙倪金芝說:只走走形式。那時正是倪金芝的老伴人生中最後幾個月,那真是火上澆油,610人員卻不顧老人死活,倪金芝的老伴病情加重住院搶救。610操控檢察院羅織罪名,誇大事實,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非法開庭,倪金芝被非法判刑三年(緩期四年執行)。

九、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倪金芝被司法機關強制買手機,並且要交衛星監控費1200元,當時勒索了800元。二零一四年倪金芝家又被抄走電腦一台。

十、倪金芝每次抄家都被強迫交所謂的押金10000元,每次抄家、綁架倪金芝,其老伴的病情都要加重一次,幾經折磨倪金芝的老伴於二零一四年二月含冤離世。

中原油田610成員名單:

負責人:張中華,男,手機:13333937550 家0393─4829766 辦:0393─4731970
張中華的黑色轎車牌號:豫J OG168。
主任:陶紅,女,手機:13193558586 家:0393─4769400 辦:0393─4894136
王剛(陶紅的丈夫) 手機:13803935590
科長:陳珂,男,手機:15139345778 家:0393─4816838 辦:0393─4810520
聶惠珍:女,手機:13703832329 家:0393─4899288 辦:0393─4731918
申寶霞:女,手機:13333937545 家:0393─4848933 辦:0393─481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