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富錦市張淑蘭含冤離世 丈夫癱瘓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富錦市一戶善良的人家張淑蘭、李紹鐵夫婦及其長子李浩遠、兒媳李英,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多次被迫害入牢獄,遭非法勞教合計長達九年,期間李紹鐵多次遭酷刑瀕臨死亡,歷劫難九死一生。

在當局不斷宣傳強調依法治國,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國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張淑蘭一家人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如今卻遭江氏流氓集團追隨者的迫害,李浩遠再遭綁架,非法判三年入獄,妻子李英一同被冤判三年,並被勒索罰金合計一萬元。

64歲的張淑蘭女士與丈夫李紹鐵,本是步入安享晚年的時刻,奔波於黑龍江富錦市與遼寧大連兩地營救了近一年,多次到大連市找相關的派出所公安局及法院等部門,親自把寫好的勸善信發送到他們的手裏,就盼著那些警察良知覺醒,維護善良。當獲知兩個孩子將被劫持到遼寧省監獄三年的消息,原本身體健康的張淑蘭女士,於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含冤猝然離世。

僅僅相隔四個月,陷入家破人亡困境中的李紹鐵,不堪重負,在三九嚴冬的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八點多鐘,昏死在自家住宅樓下的冰雪中,不知被凍了多久,後被回家的好心鄰居發現救起,目前雖已脫離生命危險,但癱瘓在床,生活難以自理。

一、兒子媳婦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刑

李浩遠,一九七五年三月十一日出生,大專文化,是遼寧省大連正達自動化設備安裝有限公司優秀員工,戶籍所在地是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參加工作以後在大連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灣裏街道高吉裏二十六號居住。李浩遠的妻子李英是一九七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原是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麥凱樂商場營業員。

李浩遠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因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勞教所,遭冤判勞教一年。李英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為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而進京上訪,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後又遭動持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李浩遠與李英在追尋共同的人生真理的道路上,在患難中相識並相知,組成了美滿的家庭。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上七點多鐘,李浩遠、李英夫婦在自家樓下提車準備去上班時,突然遭到大連市開發區公安局及灣裏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時就搶走了家門鑰匙,闖進李浩遠家非法搶劫,盜竊李浩遠家儲蓄的十三萬現金及私人物品若干,隨後又趕去李浩遠的岳父家破門撬門,弄了一會兒沒撬開便揚長而去;隨後找到家屬以歸還十三萬元錢為藉口,逼迫李英的妹妹在拘留單上簽字。期間,李浩遠與李英被分別關押在大連市看守所和大連黑山看守所。這次綁架的所謂「原因」就是因為李浩遠和妻子李英及其岳父母實名控告江澤民。

李浩遠的父母雙親以及岳父等家屬多次前去派出所及公安分局、法院、檢察院找相關人員交涉,還有不少知情和同情他們遭遇的法輪功學員紛紛通過郵寄真相信、打電話等各種方式講真相,發送勸善信,要求放人未果,並於2016年6月22日非法開庭,判刑的藉口不敢說是控告江澤民的報復行動,竟然是因為在李浩遠的家中搜出幾十枚刻有「法輪大法好」字樣的一元錢硬幣。當時北京律師梁小軍與余文生作為一審辯護人為李浩遠夫妻二人分別做了無罪辯護。

當時的非法庭審只是走個過場,只允許幾名家屬參加,其餘都是被安排好的旁聽人員,實質並未向外界公開公正審理。

刑事審判庭庭長、主審法官王前,手機號碼是13942059668,辦公室座機電話是0411-87936199。
審判員沈忱辦公電話:0411-87936025。
開發區灣裏派出所所長:王利明,開發區灣裏派出所電話:0411-39969767

二、曾經和樂的一家人

一九九七年前後的張淑蘭,當時是位四十多歲的家庭主婦,兩個正念大學的兒子,長子李浩遠,次子李浩悅。丈夫李紹鐵一家四口住著一間半40平米的草房。她和丈夫李紹鐵每日辛勤勞動,靠在路邊修鞋維持生計,還要節衣縮食供倆個孩子上學,艱難度日。

當時的張淑蘭因過度勞累體弱多病,關節炎、貧血、頭痛、心臟病、膽囊炎,五臟六腑都是病,求醫無效、治病無門。丈夫李紹鐵也是患上心臟病、動脈硬化,連自行車都不能騎。害怕一下暈過去,去北京也未治好,不捨得花錢每年也要花掉幾千元的醫藥費。那時張淑蘭夫婦為維持生計整日愁眉不展,擔心夫妻倆人一下死了孩子的學業都無法完成。

當巨額的醫藥費和身體上的病痛折磨使一家人走投無路時,張淑蘭的鄰居告訴她:你煉法輪功吧!你看我一身病都煉好了,還不要你花一分錢。張淑蘭說那我就去試試。修煉法輪功僅半個多月,三個人身上的疾病都不治而癒了,再也不用花錢治病了,只要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好人就行了。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好事,張淑蘭第一個想到自己年老多病的母親,帶上媽媽、丈夫、大兒子浩遠,一起煉上了法輪功。老母親一身的毛病也很快就消失了,身心健康了,丈夫的脾氣也好了,大兒子的咽喉炎好了,鵝掌風也好了,說話不再費勁了。

就這樣,親傳親,張淑蘭家裏大大小小十幾口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都得到了淨化,同時也明白了做好人的真正意義。 曾經沐浴在法輪佛法修心向善的修煉中,一家人的日子過的溫馨而寧靜,充滿了希望。

三、遭迫害,三人入獄,九死一生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天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不許百姓煉功。真是晴天霹靂,這麼好的功法卻不讓煉,要做一個身體健康的好人政府都不允許嗎?張淑蘭夫婦決定去北京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八十多歲的父母在她家給看家。年三十的頭兩天張淑蘭才從北京回來,向陽派出所一個姓王的警察伙同另一個就去她家抄家,翻東西。

在北京念大學的二兒子見警察要把媽媽帶走,就不讓去。王某騙孩子說跟他們去趟向陽派出所,一會就回來了。去了之後,他們問張淑蘭還煉不煉法輪功?張淑蘭說煉啊!這功可好了,把我的一身病都治好了呢!二兒子見媽媽不回家,就去向陽派出所找:「你們不說一會就讓我媽回家嗎?幾個小時都過去了,怎麼還不讓我媽回家?」他們說:「沒辦法,你媽說她還煉,就不能讓她回家了。」二兒子眼淚汪汪的回家了。

當晚十點多鐘張淑蘭就被劫持到南看守所。到那一看,自己的丈夫李紹鐵也在北京被孫維陽劫持了回來,關在這裏多日了,他身上僅有的七百九十塊錢被當時國保大隊的孫維陽搶走了。張淑蘭在南監獄呆了二個來月,最後被他們逼著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才放回家。身為副局長的孫彥豐又敲詐家屬一千塊錢,還告訴說這一千塊錢不給開收據了。好好的一家人,因為堅持做好人就遭到了不公的待遇,被人隨意欺負。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向陽派出所王某三人去張淑蘭新租來的修鞋店騙他們說:「你們跟我們走一趟吧!了解點情況,一會兒就回來。」當時張淑蘭收了很多活,離不開。他們說不要緊,一會就回來。善良的淑蘭夫婦就跟他們去了向陽派出所,結果這一去,就被送到勞教所去了。

隨後,一夥警察到張淑蘭家,把家中正看書的大兒子李浩遠也綁架到了南監獄。張淑蘭一家三口在沒有通過正常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在沒有任何違法犯罪的情況下被送進了監獄。新交了租金的修鞋店和修鞋的設備總共損失了一萬六千多元,對這個勉強度日的貧困家庭來說,那是一筆鉅款。

張淑蘭被非法勞教一年,丈夫李紹鐵被勞教二年,兒子李浩遠被非法勞教一年。一同被勞教的富錦法輪功學員共有幾十人次。剛剛修煉法輪功得到健康幸福的一家人轉瞬間支離破碎。

去佳木斯勞教所這天早上,張淑蘭的二兒子和她的外甥女前去送行,二兒子剛剛拿到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眼見著為了這個家操勞、慈愛的父母雙親被押上警車,那些警察卻不許他上前說話,孩子痛苦的靠在一邊,緊閉雙眼,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外甥女急得一邊跺腳,一邊大聲哭喊著:「二姨、二姨啊!」悲痛使她昏倒在地上。二兒子無奈地上前哭喊著妹妹的名字,從後面架起她的雙臂把她往回拖。這時站在一邊的警察沒有同情和憐憫,而是大聲喊:「快錄下來、錄下來,法輪功心狠,不要孩子!」

就這一天從七台河、雙鴨山、鶴崗等全省多個市縣押送到佳木斯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多達十多輛卡車。

張淑蘭夫婦被非法勞教後,家裏就剩八十多歲的父母看家。當地警察三天兩頭去騷擾,還揚言要把張淑蘭的母親抓走。把張淑蘭的父親嚇的全身發抖,腿直哆嗦,用手捏著老伴的衣襟,走一步跟一步,不敢鬆開。老太太說:「你把我帶走了,這老頭咋辦?」警察說:「不管,你要再煉就抓你。」

在父母兄長頻繁入獄的情況下,懂事的二兒子李浩悅東挪西湊僅用了家裏一萬多元,又靠自己打工,寫論文賺稿費,完成了研究生學業。

四、李紹鐵在勞教所十幾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李紹鐵被綁架在佳木斯勞教所兩年,整日受到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四年又被綁架在綏化勞教所三年,期間十幾次被打得瀕臨死亡邊緣,歷經十多種酷刑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李紹鐵被佳木斯市鐵路公安處送往綏化勞教所,只因李紹鐵不放棄大法修煉,不放棄要做一個以「真、善、忍」為標準的好人,從送進勞教所十六日開始就常常遭到那裏警察的無理毒打。一次四、五個警察連拖帶拽把李紹鐵弄到一個無人的室內,用膠帶封住嘴後,二大隊大隊長叢漢東說:這還用我出手嗎?惡警刁雪松說:「不用,交給我們處理吧。」這時中隊長龍奎彬拿來高壓電棍,開始電李紹鐵,惡警石劍左右開弓把他的臉打得變了形,成了黑紫色,打累了又換了一個叫刁雪松的來打。

當時李紹鐵的口腔內已打破了,牙也打掉了,滿嘴的鮮血從膠帶的縫中流了出來,沖掉了封嘴的膠布,一大口鮮血從口中直噴出來。那些完全喪失了人性的惡警們還在用穿著軍鞋的腳猛踹李紹鐵的大腿裏側,從上一直排到下邊,踹了足有一百多腳。高宗海上前問:「你還煉不煉了?」李紹鐵說:「煉。」高中海就用腳後跟在李紹鐵的腳趾蓋碾了好幾圈,鮮血從腳上直流,腳趾蓋碾掉了好幾個。

李紹鐵已被折磨的昏死過去了,等他醒來看見獄醫在掐人中,給他量血壓,高壓190,低壓150。遭受近一個月的反覆迫害,李紹鐵堅定修煉的心依然未動搖,二零零七年在綏化勞教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勞教所怕擔責任才釋放回家。

富錦市公安局一直不給李紹鐵辦理身份證,連他的名字也在戶口本上消失了。為避免再遭迫害,李紹鐵和張淑蘭早已從原來的老房子搬走了。從勞教所被釋放回家,李紹鐵堅持煉功學法,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二零一一年冬天有次到鄉村去發資料救人,遭綁架,絕食十天被放回後,身體奇蹟般的安然無恙。連看守所的警察都知道,還說回去煉功就好了。

五、控告元凶,兩個孩子被冤判、張淑蘭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江澤民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性政策,致使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七年的浩劫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並造成現在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社會秩序混亂,經濟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統的混亂黑暗。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李紹鐵與妻子張淑蘭及兒子媳婦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實名控告了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

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然而,邪黨最高檢和最高法卻把所有的控告狀「返回」給了各地主管迫害法輪功的610機構,大連610按名單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非法抓捕了李浩遠及妻子李英。

而今李浩遠與妻子李英因聯名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再遭迫害,夫妻倆人同時被綁架,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遭大連邪黨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刑期,並處罰金一萬元。

善良和藹的張淑蘭,多年來被迫害的雖然沒有穩固的工資收入或政府的補貼,但子孝媳賢。兩個懂事又孝順的好兒子,足夠她和老伴李紹鐵豐衣足食,正是步入安享晚年的時刻,近一年來被迫奔波於黑龍江富錦市與遼寧大連兩地營救兒子媳婦。為了喚醒公檢法系統的人不再參與迫害,保障自己的未來,張淑蘭曾與丈夫李紹鐵,多次到大連市找相關的派出所公安局及法院等部門,親自把寫好的勸善信發送到他們的手裏,就盼著那些警察及時與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魔頭劃清界線,維護善良,選擇未來。

在營救李浩遠與李英期間,大連開發區灣裏派出所的警察為了阻止李英的家人給李浩遠夫婦聘請北京的律師,曾揚言要把李英的父母也全都抓起來。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臨近新年前夕,大連開發區灣裏派出所副所長殷培偉帶領警察闖進李浩遠的岳母高桂珍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光盤、一台電腦、MP3等物品,並將高桂珍綁架到大連戒毒所非法關押了半個月才放回,意在威脅李英的父母,阻止律師介入。

為了能進去參加一審開庭,李紹鐵多次去到轄區富錦市向陽派出所要求辦理身份證,其間派出所的警察不是推脫就是刁難,每次都說要去他家查看查看,要看看他家住在哪裏。大連的公安局其實已和富錦的公安局串通一氣,居然早就知道李浩遠在大連被抓的事情,還笑嘻嘻的問李紹鐵,聽說你前兩天上大連去要你兒子了?你兒子被判刑了吧!

在經歷和承受了十八年的迫害後,善良的張淑蘭身心疲憊,作為一個母親,用盡了所有的辦法也沒能讓兩個孩子擺脫冤獄迫害,最終於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早上七點多鐘猝然離世。張淑蘭女士生前曾痛苦的嚎啕大哭,她說:我最擔心的是怕兩個孩子啊(指遭遇酷刑迫害),那裏不是人呆的地方,怕他們承受不住……在張淑蘭平實的話語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母親的高貴品格與追求真理的堅貞。

在張淑蘭離世後,向陽派出所有警察最終良心發現了,才按規給李紹鐵補辦了身份證。可是不堪重負的李紹鐵老人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晚上摔倒在雪地昏死。

李紹鐵一家人所遭遇的迫害,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個法輪功修煉者家庭的冰山一角。李紹鐵老人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願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警察等相關人員,希望你們能看看你們作惡後對這些家庭造成的後果與傷害,願你們能夠在最後時刻,儘早醒悟。邪惡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和懲罰,善良的人們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