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廣義冤獄期滿 被德惠「610」從監獄直接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德惠市法輪功學員曲廣義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吉林監獄遭殘酷迫害,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曲廣義冤獄期滿後,家屬開車到吉林監獄接人,被德惠「610」等人員圍住,曲廣義被「610」劫持走,現下落不明。

「610」是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糾集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

圖1:吉林省監獄
圖1:吉林省監獄

圖2:去接人的家屬被圍住
圖2:去接人的家屬被圍住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早晨六點多,曲廣義剛到門外準備上班,被躲在門外的惡警苗新和「610」帶著一夥人把他強行綁架。不法警察在曲廣義家翻遍所有物品,強行掠走私人財產和存摺(約十餘萬元),現場一片狼藉。看到的人都說,這都趕上土匪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曲廣義被長春市經濟開發區法院非法枉判四年零六個月,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吉林市監獄迫害。吉林監獄採用長時間罰坐、不許花錢,甚至無法購買衛生紙等方式迫害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並孤立學員。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曲廣義冤獄期滿後,家屬開車到吉林監獄接人,德惠市「610」、鄉政府等七人左右,無理要求曲廣義當天由他們接走履行所謂的「手續」,家屬不同意,僵持了三個多小時,德惠「610」等把家屬帶去的長春的車圍住,並強行把司機的駕駛照拍照,並上去兩名警察,把曲廣義再次綁架,現下落不明。

曾經多次遭綁架迫害

曲廣義,男,五十多歲,德惠市大房身鎮法輪功學員,曾經多次遭綁架迫害:二零零三年被長春國保支隊綁架,被劫持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綁架後,被德惠國保大隊非法勞教二年,送到吉林省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遭殘酷迫害。

(一)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遭受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日上午九點左右,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三中隊副大隊長范勝碌和警察彭子龍(都是直接負責三中隊的),還有一中隊和二中隊的警察,領著一群勞教人員:譚貴富(班長)、包興振等,在勞動現場像一群野獸般撲向曲廣義,用拳腳將其打倒在地,瘋似的毒打一頓,然後拖出人群,又狠狠的拳腳相加,曲廣義肋骨被范勝碌踢折。在強制灌食時,曲廣義被撬的牙齒全部鬆動。在這之前三週,曲廣義肚子不舒服,勞動時經常上廁所,曲廣義跟彭子龍請假休息,沒被允許。曲廣義身體一直不好,非常虛弱。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曲廣義被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轉到葦子溝勞教所迫害。四月十八日家人見他時,他被打得遍體鱗傷、骨瘦如柴,走路都很吃力。警察及所有人員都對他施加壓力,不拿他當人看,還有十幾名猶大對他進行折磨。四月二十二日,家人去看曲廣義,勞教人員說甚麼也不讓見。說曲廣義如果不轉化,十幾天後也不許見,到期也不放。曲廣義為了抵制邪惡的迫害,絕食抗議。

(二)在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遭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曲廣義到東十道街一棟二樓給用戶修理煤氣灶,在上廁所的路上,從白色半截車上突然跳下三、四個便衣抓住曲廣義問姓啥?曲廣義說:姓曲。邪惡之徒說:「你不姓曲,你姓孫。」於是強行搜身,從兜裏搜出八百多元錢,曲廣義盡力掙扎說:「你們為甚麼搶我錢。」

原來這幾個人是德惠市國保大隊惡警,他們不由分說就對曲廣義大打出手,尤其開車的,拼命擊打曲的要害部位,曲廣義高喊:「打人啦!」幾個邪惡之徒繼續使用殘酷手法毆打曲廣義,那個開車的打人打的渾身冒汗,累的呼呼直喘,仍行兇不止。惡徒就在眾目睽睽之下,連續施暴,圍觀的群眾都說:「共產黨太狠了,盡整好人」。

曲廣義被打成重傷,已無反抗能力,惡徒便用塑料袋套住曲廣義的頭,強行拖入車內,然後呼嘯而去。曲廣義被綁架後遭受國保惡警酷刑折磨,頭部,全身傷痕累累。

曲廣義被非法劫持入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把曲廣義直接關進嚴管隊強制轉化,用吊銬、毆打、不讓睡覺、烤刑等法西斯式暴行迫害,使曲廣義的身心遭受了摧殘性的打擊。強壯的身體被折磨出重病。

二零零七年五月份,曲廣義被編到「苦力班」磚廠,強制超負荷勞動,精神上的摧殘,豬狗般的飲食使曲廣義病情加劇。經檢查是腎結石,犯病時痛不欲生。勞教所稍做處理又強迫曲廣義繼續勞動。家屬接見時,惡警還威脅曲廣義說:好好的。言外之意不准向家人講在裏面被迫害的情況和本人的病情。家屬告訴曲廣義,其母親因思念勞教所裏的兒子,終日不思飲食,憂慮成疾,醫治無效,含冤離世。

老母病逝,曲廣義身患重病的情況下,勞教所不但沒給一天假,還強制曲廣義重體力勞動。曲廣義被折磨得脫相,獄方不予治療,曲廣義被迫害得身體十分虛弱,患有腎結石、皮膚病等病症,但仍被惡警和包夾的犯人強迫勞動和寫所謂的「五書」,手段十分卑鄙和邪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