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體會與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幸得大法,那時十七歲。二十年來,在師父的保護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在迫害初期,因為學法比較抓緊,在師父的加持下有過精進,環境一度改變。但是因為環境好了,漸漸的放鬆了警惕,又被舊勢力把我拽下去了。直到二零一四年開始背《轉法輪》,我才意識到我修煉的差距和應該怎樣修煉。

一、開始背法

以前我總認為我這麼多年都在堅持學法和講真相,也算能吃苦了。對法理有了一點理解就沾沾自喜,還時常在人前顯示顯示,總是覺的別人都不如自己。看到很多同修不是身體上被干擾,就是講真相走不出去,自己覺的還不錯。後來我遇到了很大的魔難。魔難中,我每天長時間發正念,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在這期間,師父讓我明白,這一切都是舊勢力幹的。雖然知道了原因,但環境還沒改變。

在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下,我決定開始背書。為了不給自己太大壓力,每天就是晚上學完法再背半小時到四十分鐘。

二、從新淨化

當第一講背了十多頁時,我感覺到明顯的變化。我開始出現修煉初期的狀態:一段時間內總忘事兒,甚至有時候和自己工作多年的同事說話,我竟然忘了她叫甚麼。單位裏同事們說常人的話一句也不入心,也不想說話。我覺的師父肯定在幫我清理多年來積攢的不好的思想業力。過了一段時間就好了,又能說了。有一次,因為工作和同事發生爭執,我剛要發火,《轉法輪》中的話一字不差的在我腦中顯現。雖然沒有把事情搞得很糟,可是還是沒太守住。這時,我感到自己實修太差,大法明著告訴了都做不到。背完第一講我感覺我又回到修煉的路上來了。

三、背法中悟到與提高心性

接下來,我滿懷信心的開始背第二講。這次就沒那麼順利了。天目這一節比較長,不知道怎麼的,前幾段總是背不過,而且背第一講的好狀態也都沒有了,法理又不顯現了。這一下我有點灰心,中途有一週沒背。那一週,一拿起書要背法就感到壓力大、噁心。最後想:都開始背了,還是不要放棄吧,不管怎樣還是背下去吧。背誦的時候,一段法的內涵一下打入我的思想中。我突然明白了師父講的「一粒沙子就像一個宇宙一樣」[1]的法理。

背到第三講,我感覺自己的正念明顯強了。此時正好趕上訴江。當時我一聽,心中的正念油然而生。心想:太好了,就得把這東西送上法庭。可是由於還有怕心,我沒有及時訴江。在訴江人數將近兩萬時,我在家人同修的鼓勵和催促下,決定訴江。並且我覺的,不修煉的家人也得一起起訴。因為眾生都受了這個大魔頭的毒害。這樣我幫家人和另一位老年同修一起寫了訴江狀,寄到了高檢,並收到了回執。

背到第四講,我最明顯的感受是師父讓我修慈悲心。以前我覺的真正的善很難做到,每次矛盾和麻煩來了,我很少能保持祥和的心態,都是在矛盾中苦熬,含淚而忍。後來在不斷的背法中,師父不斷以法理開示我,我也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嘗試著按照大法中悟到的去做。發現真像師父說的:「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有一天,工作中有發生矛盾,我剛要生氣,心想:師父讓保持慈悲的心,我與其生氣的忍不如高興的去做,我得慈悲。這時,我感覺我的心態和想法完全變了,真的從內心感到那麼祥和與平靜。同時感覺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變好了。

我感覺,我們的正念都來自於法,只要用心學好大法才能正念足,才能有正念。後來再背下去,每背一講都有師父要告訴我要修去的執著和一些法理。

印象比較深的是去妒嫉心。我發現,因為妒嫉心,人的觀念會歪曲事實,使自己變的很壞,會說別人壞話,會有意無意的貶低別人、傷害別人。有一次我們單位同事給領導打電話,說她比較忙,讓我去辦個甚麼事。其實她也不很忙。雖然通話聲音很小很小,但是怎麼這麼巧,正好被我聽到了。我當時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因為我的工作多是跑外,而且回來還要做自己的工作。幾個業務部門的事很多也要找我配合著幹。當時我想,你怎麼使喚人這麼隨意呢,你的活你不幹推給我,你給我派活,你還把自己當領導呀,我自己的工作還幹不過來呢,憤憤不平。後來又經歷了幾次這樣的事。以前雖然知道這是妒嫉心,但是就是心裏不平,氣得不行。在背法背到「妒嫉心」一節時,有一天,我在工作中又遇到了類似的事情。我努力克服妒嫉心,我當時想:這是妒嫉心,我得去了它。這樣一想,我感覺有一股善的能量沁入了我的內心。我感覺我不生氣了,我的心豁然開朗,好像滿天烏雲都散了。當時,我心裏知道,肯定是師父幫我了。後來我仔細想了一下,為甚麼以前我想不妒嫉,法就不起作用呢。因為以前我學法的用心程度不行,在學法這個問題上沒有做好。

在背法中師父是一點一點給我去不好的東西,師父說:「修煉得慢慢的來,但你不要放鬆」[1]。在不斷背法中,有時沒有明確明白法理,但是會感到無限的美好與昇華,有時感到說不出的快樂與幸福,但不是常人中的高興,感到身體周圍的德在不斷演化成功。有一段時間,只要有空我就背法,哪怕只有五分鐘我也要背一句。

四、堅持訴江、講真相與發正念

在背法中,師父把我變的正念十足信心滿滿。我覺的大法一定能度了我們,我們在大法中修煉啥也不用怕。後來因訴江有同修被騷擾。在正念中我覺的甚麼迫害、騷擾、舊勢力,在大法弟子這兒都不存在。我不見他們,他們也別來。後來居委會的來了,那天我沒在。他們拿來了米麵油,客氣的對我母親說都是上邊的命令,他們就是完成任務。他們勸我母親同修撤訴,母親同修婉言拒絕。他們又勸我父親,父親說:我得堅持正義維護合法權益。就這樣,他們不了了之的走了。

在背法中,我面對面勸三退也有了進步。夢中師父告訴怎麼退。在夢裏我遇到兩個小女孩,勸了半天還不退。我說:反正也不計名,你們就退了吧。她們馬上答應。第二天講真相,真的遇到兩個小女孩,我用這方法退了一個。又有一次師父夢中點化我給單位同事講真相,因為我們單位遠,我有車,有好幾個人都搭我的車。我就在車裏講真相。講了幾次,他們都對真相有了一定了解後,我就開始勸退,結果就一個沒退,其他幾個都退了。後來我明白了,師父讓我把勸三退和講真相不要一起做,可以先以一個為主。以前我講真相,又想面面俱到的把真相講明白了,又著急讓對方退。結果人家是真相也沒聽明白,三退也不答應。後來我就先勸三退,勸三退中講真相。有的人一說就退,還很感激。這可能是看過資料或了解真相或根基很好的。他們一般不用多講真相。有的不退我就講講。講真相永遠不離基本真相,包括自焚、活摘,結合本地的實例。即使對方不退也給他打個基礎,可能第二個同修就能把他退了。印象比較深的有兩次勸三退時正念很足,沒有觀念,心裏就想著救人,也沒想一定要講退多少人,反正我就是要講,誰也別想擋著我。當我騎車到一個公園門口時,遇到三個發傳單的。我過去就勸三退。當時感覺正念很強,話一出口帶的能量很善。那幾個人一聽是三退就要走,但好像被甚麼定住似的。我就趕緊說:咱們入黨團隊發誓把命交給它,這是發毒誓,命是自己的怎麼能交給它呢,我給你們退了,保個平安,起化名就行。有兩個當場答應,第三個在旁邊笑,也不說話。我又對他說,老弟我也給你起個名退了。他一聽,挺高興,也退了。

背法是在學法上對自己嚴格要求,在法中精進,但通讀是必不可少的。有一次妻子同修出差。我整整背了一週的法,但是法理鮮有顯現。我覺的很奇怪。妻子同修回來了,開始通讀。我們剛一讀,法中內涵就顯現了。這時,我很明確的意識到,一定要按師父的要求做。通讀是師父留下的學法形式,是一定要遵守的。後來悟到,在學法形式上也不能標新立異。

在不斷的學法和背法中,煉功和發正念也產生了很大的作用。有一次煉法輪樁法,一個意念告訴我:進入超常狀態。我也沒太在意。煉完後,我覺的精神十足,整整兩天也不睏(第二天晚上恢復常態)。還有一次到妻子同修單位接她,她有事,我在等待的同時背法,一直背了兩小時,中途也休息一下。回家一個人坐床上發正念,一下就定住了,就剩一念:滅。此後,每逢週六日,我都是上午講真相,下午背二小時法。平時,有時間還要延長背法時間。隨著不斷背法,我感到大法是我一生要遵循的法理與人生準則。背法不再是強為和形式,背法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份,而我的生活成為了修煉的一部份。

五、跌倒了 爬起來

背到第七講,我感到了師父的極大加持。那時看甚麼都高興,沒有想不開的,講真相效果也比較好。但是在好的狀態下,我沒有一直保持樸實的心態,繼續延續著好的狀態修煉,繼續吃苦中之苦,而是放縱和放鬆了自己。漸漸的,我覺的,背了大法沒有甚麼可以擋住我的了,我幹甚麼都能行,都能成。其實這已經有點忘乎所以了。在這種自心生魔的狀態下,舊勢力把我迫害的很厲害。我就像師父說的「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他覺的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甚麼目標。」[1]

剛過完年,我開始嘗試在微信賣東西。起初只是每天發布一次產品信息,也沒想著賺太多的錢。後來,越賣越多。嘗到掙錢的甜頭後,我的執著心越來越大,以至於每天手機不離手,大晚上的回家先賣東西,後學法,凌晨發完正念還要再刷屏一次。漸漸的,在法中修煉得到的幸福感消失了,心性也慢慢的守不住了。後來工作出現嚴重失誤,差點造成損失。以至於和同事們的矛盾都很激化。與此同時,舊勢力開始對我身體進行迫害。我突發高血壓假相,低壓140,高壓高的嚇人。這時意識到不對,趕緊收手,不賣東西了。那幾天我一打開《轉法輪》,裏邊的內涵很明確的說:放下色慾、放下名利、放下一切情。

當我意識到,甚麼都沒有在大法中修煉重要時,我開始後悔。繼續背法,可是法理不顯現了。我感覺我要被迫害死了。高血壓假相導致我心肌缺血、失眠,頭像灌了鉛,臉部發脹,心跳加快。我反覆煉功,但效果甚微。發正念還起點作用。但是迫害不見減弱。當時我真後悔呀,我對著師父法像,心裏說:師父,我真後悔,沒想到,剛剛在法中精進就要被迫害死了。看著師父的法像,好像師父很不高興。我回到屋裏又發正念。發正念中,我悟到:人的想法太多了,難道背了那麼多法白背嗎?我堂堂大法修煉弟子這麼容易就被迫害死了嗎?真是笑話。想到這,自己也樂了。不管怎麼樣,還得堅持學法、背法。有一天,晚上集體學完法,一量血壓,高壓160。我背了一會兒法,再一量,140,再背了一會兒,又量,120,正常了。在多發正念的同時,早起煉功。漸漸的,我的身體恢復了正常。

我心裏知道,舊勢力根本上動不了我,我不能氣餒,還要再精進。我感覺只要真的學好法,真的就沒有過不去的。不管怎樣,背法不能停止。可是,難在自己身上,還得一點一點的過。慢慢的師父又開始把我向好的方向推,幫我彌補過失。

因為公司上市進入關鍵階段,我們被要求加班整理資料。三年半的業務數據,幾十萬條,要求在二十天內整理好,並且調整到位。我們的業務是分地區做的,我被分了十個地區。別人最多都是五至七個。我沒想太多,只想把工作做好。在加班的二十天裏,我效率最高,比別的同事都快。在其中一階段的整理數據和數據核對中,我負責的地區數據竟然一點都不差。這一下,同事們對我刮目相看。我也很高興。我覺的肯定是師父在幫我了。我們主任也說:聽說你這次做的又快又好。我趕緊正念,說道:我的地區情況不複雜,好整理。

加班期間,回家早了十一點,晚了凌晨一點。我還是抓緊時間學法、背法。早上背半小時雷打不動。晚上如果回來太晚了通讀不能少於四十五分鐘。雖然讀法時間短,法理也沒怎麼顯現,可是字字入心。和同事們共同熬了二十天後,我們圓滿完成了任務。在加班的修煉中,我發現我以前還是懶惰、懈怠。很多時候做事還不如常人用心。去年八月背到《悟》這一節,我感覺我的悟性還很差。很多時候還是不能按照師父說的做。九月初,我完成了《轉法輪》的背誦。當背到《大根器之人》時,我怎麼也背不熟。那天晚上,我又背了二個小時。當背到第五遍時,師父又開始給 我淨化了,我覺的我的思想停滯了,時間好像變的極其漫長,我好像回到了久遠的時代,心裏很平靜。

以上是我近一年多的一點體悟和感受。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