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歲小弟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我今年十一歲,修煉法輪功有二年多了。我從出生後就在修煉的環境中成長。但是我從來沒見過我的爸爸。爸爸在監獄中被邪黨迫害死,那時我還不到一歲。在大法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健康快樂的修煉著。

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我從小到大基本上沒吃過藥,但經歷了很多次的發燒消業的過程。媽媽說我在十個月時渾身起滿了疹子,又紅又癢,破了就冒出毒水,小手把臉上都撓破了。當時媽媽流離失所,只有姥姥和姥爺看護著我。他們雖然也修煉,但看到我的樣子很心疼、心急。媽媽回來看到我的樣子更心疼了。結果晚上媽媽在睡夢中聽見師父說:孩子好了!第二天我真的就好了。

還有一次也是很小時候,我連續發高燒,四、五天還不退,媽媽就每天不停的讓我聽師父講法。後來媽媽動心了,給我用了點外用藥,結果更加嚴重了。媽媽知道錯了,用藥只能污染我的身體,應該把心放下信師信法才對。神奇的是當天夜裏我的高燒就退了。

後來再經歷高燒的時候,媽媽一點也不害怕了,我自己就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所以我的身體現在很純淨,就像一個透明的玻璃小瓶子!

師父給我開天目

一次在學法點我看到一位同修爺爺一直雙盤著腿學法,心想我也要雙盤。結果第一次一下就盤了一個半小時。當時疼得我齜牙咧嘴,大人們都讓我放下,我就是想再堅持盤下去。過了幾天我和媽媽一起煉靜功,這也是我第一次煉功。我非常認真而且紋絲不動的煉,結果我看到眼前一個幕布拉開了,看到師父的一圈法身,我們周身還有罩。我看到天上掉下了一個大釘子,有一人那麼高向我飛來,結果被師父一掌給劈碎了。還有幾樣東西都是要來加害我的,都被師父給化了。媽媽告訴我是師父把我的天目打開了,那些另外空間的魔看到我修煉了,氣的對我下毒手,都被師父給化解了。

師父看到我表現不好的時候會時時提醒我。我愛看動畫片,有時偷看常人的動畫片,都上癮了。眼睛造了業,去年夏天放暑假時我的一隻眼睛突然腫了,而且越來越嚴重,後來瞇成了一條縫,還冒膿把眼睛給封上了,師父告訴我這是在消業,大概過了二十多天後,一次我和媽媽去另一個學法點,我在外面玩突然飛來一隻馬蜂,它狠狠的叮在我的胳膊窩裏,疼的我哇哇大哭。結果這麼一哭,把眼睛上的膿和髒東西都衝下來了。當時有的同修看到後沒敢告訴媽媽。後來媽媽知道說:「師父真有辦法!」

從那以後眼睛一天一天恢復,就在要開學的時候,眼睛就完全好了。

我有時在學法點不太好好學法,沒有堅持的忍耐性,師父看我太淘氣了就讓我看到另外空間一群小蜜蜂飛來追我。我向師父承認錯誤。每當我能用心學法時,我會看到很多殊勝的景象,會看到佛國世界,還有天女散花等等。有時煉功會看到無數的神滿天的眼睛在看著我們。

一次我用心煉靜功,看到師父在眼前,我動念想去師父的頭裏看看,師父就准許我進去了。飛到裏面看到了很多美麗的光,還有香味,好香啊,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那種感覺,慈悲殊勝。師父讓我快些出去,我就依依不捨的飛了出來。還有兩次我又被准許進入師父腦子裏,這回看清楚了,裏面像一個巨大的圖書館,有無數的大法經書和《轉法輪》,還有新出的《洪吟四》,各國語言的都有,一層比一層大的書,我飛呀飛,好高啊,也飛不到盡頭。到了上邊每一本書都巨大無比。後來我飛累了想睡一覺,結果師父嚴肅的說我怎麼能在這裏睡覺啊,太淘氣了!讓我快點離開。師父還說從來沒准許任何神來過這裏!我嚇得趕緊回來,到了銀河系,回到三界中,這時覺的三界這兒一點意思都沒有,而且還骯髒無比!

回到現實明白了師父在《論語》中說「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他是開天闢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內涵洪微至極,在不同的天體層次中有不同的展現。」有時師父讓我看到天上的《轉法輪》,好大啊,有個神呈給我,我看到是師父無數的法身,那些字根本不認得。

我學法的時候經常坐姿不好,師父有時會讓我看到一幅圖,是師父姿勢端正,雙手捧著書學法的樣子。我就明白了這是告訴我應該這樣學法才對。媽媽說這是敬師敬法。

我和媽媽一起訴江

二零一五年聽媽媽說全國大法弟子及家屬都在訴江,我說我也要告它,它迫害死我的爸爸,我都沒見過我的爸爸。媽媽就把我的訴江信和她的一起寄到高法。天目中看到那一封封信就是一個個炸雷炸向邪惡的老巢,炸得稀巴爛!

我還有很多後天養成的不好的東西,而且沒有長性,自制力差。比如我一放假在家,就覺的像個修煉人,可是一到學校,我就時常把握不好自己,有時還做錯事,愧對師父。有時師父還會提醒我如何用心修煉,如何用心做事。還說這個天目可不是白給我的。慈悲的師父還鼓勵我和媽媽說:「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1]。

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小弟子一定好好修,不辜負您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容法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