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言放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我最近參與全球營救平台重點專案講真相,撥打國內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遼寧省瀋陽、錦州、鞍山這幾個城市。在這過程中感受到了救人的緊迫和個人修煉提高的重要。

大陸公檢法司、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專門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政法委系統的基層人員,為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大部份人糊裏糊塗的中了中共的圈套,被強拉入黨團隊而被打上共產邪靈的印記,與撒旦魔簽了約。特別是二十幾至三十幾歲的那些人,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已經被邪黨編在課本裏的「天安門自焚」騙局所毒害。在中共潛移默化的洗腦中,逐漸被共產黨承襲的九大邪惡基因(仇恨、妒嫉、自大、狂妄、不擇手段、戰天鬥地等等)所污染,其實他們絕大多數是受中共的謊言所矇蔽的,在不知不覺中淪為中共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和替罪羊。

看明這一點,我感到他們真的很可憐,處於無助無望的境地卻麻木而不自知。誰能救了他們?唯只有師父和大法。海外大法弟子與大陸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大法弟子就是為叫醒他們而來。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1]通過打真相電話,我對這個法理有了深一步的領悟。

在撥打電話時,碰到一個派出所接電話的人,他反覆胡攪蠻纏。我說我的,他說他的,不聽也不講理。我告訴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他說對你們這些人就是要這樣。我舉「文革」結束後邪黨卸磨殺驢,槍斃了北京810個警察和軍管幹部來頂罪的例子。他嚷「文革」有你嗎?……電話裏還聽到他的其他同事說:「你惹到法輪功了……」就這樣他接了三分九秒後掛斷電話,再撥多次還是在吵吵嚷嚷中反覆掛斷。我一邊穩住心態,一邊在想:要放棄嗎?那不但救不了他,還會讓他繼續盲從邪黨而造業。我加強正念,改為播放真相語音廣播。他開始時還是邊嚷邊掛斷,第三次,他終於慢慢靜下來,聽了「活摘高一喜器官」的真相廣播五十一秒、接著靜靜的聽了包括「調查張高麗錄音」、「武警證詞錄音」、「重慶活摘證人錄音」等真相語音廣播,共聽了約二十五分鐘,中間我幾次掛斷再撥,以確認他是否在聽。放完真相廣播然後我又改為口講,十二分四十三秒,對方一直靜靜聽,給念完翻牆網址後,我結束了通話。

師父講:「人們都看到法輪功被迫害、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其實反迫害是個表象,救人才是真相,揭露那個邪惡也是為了救人,因為中共邪黨是反神的,也不叫人信神。無神論本身就罪惡滔天。神造了你,你不承認神?那只能被神淘汰。」[2]

在口講時,我會比較注重破除無神論謊言。針對眾生所在的城市,重點列舉該市惡報實例震醒他;還有邪黨封的「優秀公安局長」任長霞遭惡報死亡,讓其知道「無神論」是邪黨騙人、害人的伎倆,這些年因迫害法輪功而出現的大量報應真實不虛,善惡必報;又講「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功在世界洪傳;江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遭國際追究;法輪功在中國合法;還有習與江做切割,制訂新政策準備隨時拋出替罪羊。讓其明白真正的正邪和善惡,還繼續參與迫害將會堵死自己的生路。

第三天,撥打到瀋陽市一個區法院院長的電話。她的座機反覆直接掛斷,手機也多次不接聽。我後來在追查國際網站查到,其人已經被通告追查不止十次了。我保持正念繼續堅持與其它號碼一起撥打,後來她接十五秒又掛斷不接,我再多次撥打,終於又接,聽了「高一喜真相」語音真相廣播五十四秒,「調查張高麗」真相廣播二分三秒。過去碰到這種接一次電話,掛斷不再接的,有時我會比較容易放棄。後來我悟到:對方既然接了一次,可能不會是偶然的。即使罪業很大、一直追隨邪黨的人,他其實也是沒有安全感的,這是神給他一次清醒和停止造業的機會,同時也是給大法弟子銷毀其人背後邪惡的機會,所以不要輕易放棄。

打電話的效果好與不好,都是找自己的修煉存在問題的好機會。撥打真相電話的過程,也是一個修掉人心的過程。

長時間以來,由於對迫害大法徒和世人的邪黨存在怨恨及自身受黨文化的毒害,我形成的怨恨心和爭鬥心,修煉中雖然一直在去,但還沒去乾淨。在打真相電話時,比起許多做得好的同修,自覺自己的語氣、善心、慈悲還不夠,技能有待改進,經驗也有待不斷積累。

我們面對的眾生,都曾經是師父的親人,大法弟子責任重大。我唯有抓緊學法修心、用心救人,才不會辜負師父救度的洪大慈悲,才能做到師父想要我們做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謝謝眾生的問候〉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