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語教師邢丹被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致命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據悉,近日鞍山市鞍鋼高中的俄語女教師邢丹正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嚴重迫害,身體機能不斷惡化,隨時有生命危險。

知情人透露邢丹被非法關押期間,一直絕食反迫害。邢丹被鞍山市鐵東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後,從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絕食至今,長達兩年多。

期間邢丹基本靠灌食維持生命,由於長期靠插管鼻飼灌食,插管的地方腫痛發炎,後因插管地方紅腫無法灌食,監獄採取了靜脈注射葡萄糖打點滴的方式。

邢丹家屬在二零一七年二月中旬到三月上旬多次接到監獄警察的電話,提出邢丹身體狀況堪憂,隨時有生命危險,監獄警方藉口邢丹到醫院不配合檢查,要求家屬拿出「治療方案」,並到監獄見面,在獄方出具給邢丹的治療方案上簽字同意。

在家屬接到獄警的電話前,監獄已經停止了家屬對邢丹三個月每月一次的正常會見(從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開始),藉口是邢丹絕食不配合監獄管理。然而三個月過後,家屬提出恢復正常會見卻遭到了監獄警方的拒絕。

邢丹的父母都是七十多歲的老人,接到電話停止會見後,十分擔憂女兒。兩位老人去監獄了解情況,可是無人接待,等到返程車票時間到了,只好無奈返回。邢丹的父母大冷天在外面凍了整整三個多小時。

因女兒被非法判刑關押,父親著急上火,經檢查得了食道癌,需要做手術治療,因想到手術存在風險,所以急於見女兒最後一面。

當邢丹父親到遼寧女子監獄的接見室說明情況要求會見時,接待的警察不讓見,後來沒辦法邢丹父母只好找到了遼寧女監的領導說明情況,經特批才允許會見。警察把邢丹父親的病志複印核實後才讓會見。

至今邢丹的家屬不明白為何原因停止正常的會見,絕食也不是現在絕食,邢丹一直都絕食了多月,怎麼突然間就不讓見了呢?

邢丹在經歷了數月的身體折磨後,如今又飽嘗著不讓見家人的精神折磨。因為不放棄信仰而絕食的邢丹被監獄的警察看成是攻克轉化的對像。

這三個月被停止會見期間,監獄的心理醫生李雁警官對邢丹進行了所謂的全方位的「心理治療」,不談甚至刻意迴避信仰問題,也許她知道信仰是受到憲法保護的,法輪功學員根本就沒罪。

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邢丹依舊絕食,沒有被李雁所謂的心理戰術攻破防線,依然堅守著正信。然而迫害並沒有因此而結束。

二零一七年一月份,監獄的心理醫生李雁警官聯繫到了邢丹的弟弟,在監獄警察的陪同下讓他兩次通過「綠色通道」(通常的會見是隔著玻璃的,家屬只能通過電話交談半個小時左右),面對面單獨會見邢丹勸其吃飯,共計勸說了六個多小時。

監獄的心理醫生李雁對邢丹的弟弟說:經瀋陽醫大附院檢查邢丹患有精神性厭食症,為挽救其姐姐生命,要弟弟配合治療,他們準備採取瀋陽醫大附院開出的服用西藥奧氮平治療方案,並要求邢丹弟弟承擔其醫藥費。

後經邢丹弟弟多方查詢,得知此藥主要是治療精神分裂疾病的,其藥效毒副作用極大。

弟弟見到姐姐邢丹時,邢丹頭腦十分清醒,並無任何精神障礙,後來弟弟發現問題的嚴重性才通知家裏的其他人。對邢丹用西藥奧氮平治療的事情遭到邢丹家屬的強烈反對,遼寧女子監獄警方沒敢對邢丹用藥。

奧氮平又稱再普樂、奧拉紮平,是最常用於治療精神分裂症的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也是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中最昂貴的一種。

經網絡查詢,北京軍頤中醫醫院馬有度主治醫生對奧氮平片長期服用會有甚麼副作用是這樣的回答:

目前國內外抗精神類西醫西藥(包括奧氮平在內)以鎮靜、安眠之作用來實現對異常症狀的控制,在治療中有一定的治療效果,由於依賴性強,一旦藥量不足或停藥就會復發,需要終身服用,同時副作用大,它對大腦及心、肝、腎功能有一定的危害,需要定期查驗其肝、腎功能,對服用時間過久藥量過大的患者會導致大腦萎縮,在西藥控制下的患者多數處在抑鬱狀態,其反應遲鈍、言語遲緩、木僵、呆滯、發胖、心律不齊、嗜睡、內分泌失調等,患者不能正常有效地工作和生活等。

那麼一個正常人如果服用了奧氮平會有甚麼後果呢?在網絡上查詢到了一個典型案例:我今年19歲,因家人誤解和部份人陷害,我被關精神病院裏長達半年被迫服用維思通3月,奧氮平2月,我完全沒有任何精神疾病(經多方驗證,)這些藥令我感到四肢癱軟、思維困難、聯想障礙、記憶力下降、周身神經疼痛、噁心、嗜睡、整日臥床不起,非常痛苦,我沒有吃這些藥之前身體和精神都非常健康,我已停藥多月了沒有絲毫好轉。

試想一個正常機體非常健康的年輕人吃了奧氮平都會出現神經功能紊亂等不良症狀,那麼對於身體各項器官衰竭的邢丹來說,如果服用了奧氮平,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遼寧女子監獄自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接收邢丹後,六月十日獄方就給家屬下達了病危通知書,說邢丹隨時可能出現死亡。家屬雖多次向獄方提出保外就醫,獄方以邢丹絕食為由百般推托不同意。

邢丹早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時關押期間身體狀況就非常差。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鞍山市女子看守所所長趙洪波第一次送邢丹去遼寧省女子監獄時,就因為邢丹身體狀況不合標準被監獄拒收,據邢丹說送她到遼寧女監,因監獄拒收,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警察和獄方甚至發生了爭吵。

同年五月二十九日趙洪波誘騙邢丹說保外就醫去檢查身體。在鞍山市長大醫院做了體檢,確診為心肌嚴重缺血,極度營養不良,竇性心動過速,心臟T波改變,心跳每分鐘100次。邢丹身形極度消瘦,身高168釐米,體重39.5公斤,血壓40 / 60,身體出現多器官功能衰竭症狀,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後經獄方醫院檢查也得到證實。

就是這麼差的體檢結果,僅僅只隔了一個星期,身體狀況沒有任何改善的同一個人竟然由身體不合格變的合格了,鞍山市女子看守所所長趙洪波不知使用了甚麼招數讓監獄接收了。

邢丹生命垂危,現在監獄方面多次催促家屬拿出「治療方案」的要求,要求家屬簽字配合監獄治療,這完全是推卸責任的做法。家屬並非醫學人士,又不是心理醫生,如何規劃治療方案?監獄當初接收邢丹的時候,明知道邢丹身體狀況隨時有生命危險還做出了接收的決定,所以邢丹在監獄出現任何危險,獄方有關人員必須承擔相關的法律責任。獄方一再催促家屬簽字,其實就是在掩蓋其犯罪的行為,為邢丹日後出現任何後果找一個推卸責任合理的證據。

邢丹的家屬曾問過邢丹為甚麼絕食?邢丹她說是因為她覺得冤,在犯罪四要素完全不成立及心臟病嚴重發作的情況下被強行開庭,整個庭審過程法官無理剝奪律師的合法辯護權,甚至連當事人的最後陳述權都給剝奪了。判決書整整六頁車轂轤話連篇,卻找不到任何一條站的住的法律依據。二審上訴法官無視律師的合理要求連庭都不開,直接駁回。如此不講法律的司法過程令她萬分委屈,無處說理,萬般無奈之下才採取了絕食這種方式。

邢丹,現年四十六歲,她從小體弱多病,性格內向。邢丹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發生巨大變化,不但身體健康了,性格也變得活潑開朗起來。

一九九四年,她從瀋陽師範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鞍鋼高中擔任俄語教師。她教學認真負責,補課從不收費,對學生特別關心,深獲學生和家長愛戴。

一個龐大的國家體系的司法機構對手無寸鐵的生命垂危的弱女子竟然費盡心機,到底是為了甚麼呢?一個曾經患有嚴重心臟病的因修煉了法輪大法康復的邢丹僅僅是為了固守自己的良知而不願違背良心說假話而遭到中共的迫害,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

對於那些參與迫害邢丹的警察們,請你們靜心的思考一下,如果道德良知都沒有了那還是人嗎,社會將怎樣?


相關責任人電話:
遼寧省女子監獄地址: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白辛台村育新路7號
郵政編碼:110145區號024 傳真電話:31236026 值班室電話:31236329
賈福軍 監獄長(全面工作)辦公電話:31236001 手機:15698808121
徐敏 政委(主管迫害法輪功)辦公電話:31236002 手機:15698806633
姚彬 副監獄長 (獄政管理)辦公電話:31236007手機:15698805885
史迎春 政治處主任 辦公電話:31236011 手機:15698807010
王治 610(不確定)辦公室主任 辦公電話:31236020 手機:15698800291
矯治監區監區長(十二監區) 郭曉瑞 科長(負責全面工作)(主要責任人)

矯治監區監區長(十二監區) 陳碩 副科長(主管迫害法輪功)(主要責任人)
矯治監區監區長(十二監區)小隊長 李晗(主要責任人)
監獄心理諮詢師:李雁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