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黃石大冶市退休幹部黃海林被迫害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黃石大冶市還地橋鄉退休幹部黃海林,遭三年冤獄迫害,出獄後身體一直莫名難受不適,2016年8月起腿腫至全身浮腫,腹部、胸腔積水,至呼吸困難,於2017年1月25日晚11點在家中離世,終年70歲。離世後,家人說他鼻孔耳朵有污血水。

黃海林,大冶市東嶽路辦事處退休公務員,2005年修煉法輪功後,久治不癒的頑症不翼而飛,身心越來越健康。他利用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講真相,卻遭受中共當局的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扣留退休工資等迫害。

黃海林生前說:「修煉前,我自幼患有嚴重的支氣管哮喘毛病和低血糖頑症,遇發病之時,就像要死的人一樣,上氣不接下氣;平時不發病上樓都喘不過氣來;低血糖毛病使我昏死十一次以上,最長一次是在黃家祠堂衛生所,搶救一個多小時。為了治病,沒少花公費醫療的錢,名醫專家大醫院都治過就是斷不了根。修煉法輪功後,這些久治不癒的頑症不翼而飛,身心越來越健康。」

「做常人時,常常為某種名利情的追求失利而感到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六神無主,不知為甚麼活著。修煉後逐漸明白了做人的真諦,有了主心骨,遇事平淡,待人和善,知道順其自然,修煉堅如磐石。思想境界不斷昇華;家庭越來越和睦,處處努力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超好人。如在2007年前一次單位組織為失學兒童捐款時,一般公務員只捐50元或100元,而我在經濟很困難的情況下就捐了200元。」

一、列車上講真相被非法勞教二年

2007年4月9日,黃海林在漢口-泉州K397次列車上講真相,被綁架、搜身,劫持到廈門鐵路管理處。2007年4月10日夜晚,廈門鐵路公安管理處鄧處長和王科長及隨從警官,不分是非,強加罪名,以「破壞法律實施罪」,把他刑拘在廈門鐵路看守所,隨後非法抄家搶劫。

2007年5月10日,黃海林被非法刑拘一個月時被非法勞教一年,他立即依照憲法申請了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修煉無罪的申訴書。結果南昌鐵路勞教委主任黃桂章與他見面後,於2007年4月30日下了2007年16號文件,非法決定對他勞教兩年。

5月30日,黃海林被非法轉往福建省福州市馬尾勞教所六大隊專管隊迫害。戴大隊長和陳勇隊長、李指導員,初去的頭三天三夜對修煉法輪功的人進行車輪式談話強制轉化,要求寫「四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決裂書,並常威脅說:「不寫四書轉化的就要開除公職」。

12月1日,黃海林和14名同修被非法轉往福建省雞頭山志新勞教所五大隊迫害。黃海林生前說:「大隊長林章受邪惡操縱放棄了做人善良的本性,追隨邪惡,企圖升官發財。大法學員喊法輪大法好,他就用電棍擊打,不允許我們抄寫經文、煉功,不允許我們通電話、接見親人,非法搜身,加長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時間等等。」

2009年4月10日非法勞教迫害兩年期滿,黃海林就要回家的上午,惡警林章剝光他的衣服,搜查每件衣物的紙片,足足花費了一個多小時。

二、在家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

2011年6月28日上午,村幹部陳樹中帶鎮派出所劉洋警官和大冶市說是信訪辦的陳幹部來到黃海林家(大冶市還地橋鎮紅光村黃壽眉灣),仍以信訪開頭,然後說「在家煉可以,不准到外發資料到處說」。黃海林以本人在大法修煉中直接受益事例、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以及天安門自焚偽案講真相,他們無理正面回答,光說希望他好。黃海林說希望他們明真相,辨是非,做個好人,一生平安!當夜,劉洋警官給黃海林家人打電話說大冶市公安局決定,要抓三個修煉法輪功的重點人,黃海林擺在第一,準備報湖北省判無期徒刑,要告訴親人到派出所擔保。黃海林告訴家人說:誰也不用擔保,我一個修大法的人正念正行,完全符合法的,會有善良人理解保護的,謝謝家人的關心和好意。

2012年7月27日凌晨3點前後,黃海林在家被還地橋鎮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至大冶市第二看守所,長期不讓家人見面。

黃海林請北京律師做無罪辯護,大冶公檢法司無視法律,將黃海林冤判三年。法院於12月20日左右通知遠在北京的律師來法院取判決書,後律師授權委託黃海林的兒子拿到判決書。

黃海林被劫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出獄後身體一直莫名難受不適,2016年8月起腿腫至全身浮腫,腹部、胸腔積水,至呼吸困難,於2017年1月25日離世。

沙洋范家台監獄這幾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更加理論化、系統化和流氓化,副監獄長張峰寫的《矯正人生》,書中總結出十二種「攻心轉化方法」,招招陰險毒辣。法輪功學員遭受到了來自惡警及「包夾」的肉體折磨與精神摧殘雙重迫害,表現為:群毆暴打、熱烤、冷凍、飢餓、吊銬、架飛機、電棍電擊、野蠻灌食、死人床、關鐵籠子、熬鷹、關禁閉、餵蚊子、長時間站立、坐小凳、牙刷攪指縫至手指潰爛、高強度長時間強迫勞役等等,還包括使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摧殘,如注射自來水、三唑侖,強迫吃不明藥物,傳染病威脅等等,慘無人道,令人髮指。

據不完全統計,這些年直接被范家台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黃岡市鄭捍東、荊門市陳啟季、襄樊市邢光軍、黃岡市江中銀、孝感市郭正培、黃岡市鄭忠、武漢市劉運朝等七人。被酷刑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有:棗陽張明啟、十堰王玉超、武穴郭春生等三人。被酷刑迫害致傷致殘的法輪功學員無計其數。間接性被迫害致死傷殘瘋的遠超過這個數字,范家台監獄先後關押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百餘人,死傷率高達百分之二十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