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控告江澤民被騷擾之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我們地區大部份同修都向「兩高」郵寄了對江澤民的控告狀,在當地610的指使下許多同修被騷擾、非法拘留,甚至非法判刑,在舊勢力營造的所謂考驗壓力面前,同修們都在走自己的路,有的同修在壓力面前害怕妥協了,也有的同修謹記師父的教誨,講真相反迫害,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

有一個老年同修,惡警在抄她家時,她外出不在家,當她回到家中,聽說惡警抄走了她的大法書,馬上找到派出所要書,每天都去要,最後警察遠遠看到她來就說,那個老太太又來了,快點躲起來。

有個同修被綁架到拘留所後,把壞事當成好事,就是笑呵呵的講真相,把拘留所所有人都講了真相,除了個別人以外,都做了三退,拘留所一進來新人,看守人員就告訴他,又來人了,你快給他講講,最後他帶著幾十人的三退名單走出了拘留所。

還有一個同修,被綁架後,甚麼都不配合,抵制惡警的一切要求,不照相不簽字,原來她不太會講真相,在拘留所跟一位同修大姐學著講真相,講的越來越熟練,最後她們互相配合,帶著五十多人的三退名單走出了拘留所。

有一個同修在被惡警綁架到拘留所的路上,給警察講真相,有一個警察不聽,說你再講也白搭,就是要拘留你。同修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警察說,我就是要拘留你,看看誰說了算。結果到了醫院檢查身體,演化出了病症,拘留所拒收,警察不死心,再送到另一個醫院,還是不合格,最後警察沮喪的說,還是你師父說了算,把同修送回了家。

當地610在遇到很多同修抵制迫害後,為了向上邀功,又想出了一條毒計,制定了所謂實施方案,針對有單位的「訴江」同修下手,企圖用開除工作,扣除工資、獎金等,脅迫同修妥協。有一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同修被他們當作重點人物和突破口,結果他們遇到了一個「硬釘子」,在同修的講真相、正念抵制迫害下,陰謀破產了。610頭子哀嘆的說,上級610來檢查工作,我和他們關係好,總算應付了過去,可是省610很快就來咱們這兒視察,我該怎麼辦呢?(註﹕610本身就是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他們怎麼做都是違法的;甚麼都不做,倒是對他們好。)

像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不再一一敘述,下文重點講一個同修的故事,由同修口述,用第一人稱整理了出來。

2015年10月,派出所三個警察以我「訴江」為由,撬開我家大門,強行將我綁架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師父要我們走正路,與人為善,遇事先為別人考慮,江澤民一己之私,栽贓陷害法輪功,炮製天安門自焚假案。

當我講到江澤民一夥活摘幾百萬法輪功學員器官時,派出所所長非常震驚,馬上打電話,用詢問的口氣彙報上級(聽稱呼應是政法委書記)。

當我講到現在出了辦案終身責任制,你要為自己和家人想想,你看610和政法委人員都不敢用文件傳達迫害法輪功命令,都是電話傳達時,他又很震驚,馬上打電話彙報上級(政法委書記),我聽到電話那頭不敢否認,只是在嘿嘿嘿的笑。所長把我送到看守所時,我看到他非常猶豫和無奈,一直在嘆氣。

我被綁架後,膽小的丈夫非常害怕,每天躲在家裏喝悶酒,同修知道後,到我家裏和丈夫、女兒談心、講真相,鼓勵他們堂堂正正要人,丈夫和女兒明白了,原來違法、理虧的是警察,咱們才是理直氣壯的,於是父女倆堂堂正正的到派出所要人,給警察講相關法律。派出所警察們一聲不吭的聽著,丈夫底氣更足了,和女兒每天給所長打電話要人,丈夫在電話中嚴厲正告所長:「我已經打聽到你家的住址,是不是需要我到你家,給你老婆、孩子講講你的惡行?」所長嚇壞了,害怕的說:「你還知道我家?你放心,我給你問問,幾天就出來了。」幾天後,我還沒回家,丈夫又打電話找他,最後把他嚇得電話關機,休假不上班了。

我被綁架到看守所後,一直講真相、抵制迫害,在他們要求簽字的紙上寫滿「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構陷程序很快到了檢察院,檢察院四五個人到看守所問我話,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連忙解釋說:「我們也不想來,都是公安局、派出所這些江澤民的走狗幹的這些事,我們只是來核實一下,看這些案卷是不是他們給你胡亂編造的,其它的我們不管。」

三天後,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將案件退回,我被接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讓我簽字回家,我堅決不簽字,最後警察說:「不簽就不簽吧,讓你女兒把你接回家。」我說:「我是怎麼來的?你們用車把我綁架來的,還得用車把我送回去!」他們綁架我時用了一輛四面透風的破車,結果用了一輛嶄新的商務車送我回家。

送我回家時非常心虛,把我放到路邊,都不敢讓村裏的老百姓看見,急忙灰溜溜的跑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0/因控告江澤民被騷擾之後-344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