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滿城縣殷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滿城縣大坎下村殷英,以前腿疼、腳後跟疼、腰疼,不能下地,走路就疼,曾到龍門醫院扎過電針、吃草藥,也沒見好;後來又到石家莊,經檢查說是骨刺,又花三百多元抓的草藥,仍沒效果。一九九八年聽說煉法輪功能治病,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到了煉功點。通過煉功,身上的病不知不覺好了,她從內心感謝大法給了自己一個好身體。

殷英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本應該受到表彰,卻多次遭到綁架、非法關押等迫害,兩次被關洗腦班,兩次被關看守所。

(一)進京上訪被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由於各地大法義務輔導員被抓,殷英和幾位法輪功學員依法去北京上訪。剛到北京就被非法盤查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又先後被劫持到滿城縣公安局、白龍鄉政府,均遭非法審訊。傍晚時分被劫持到滿城武裝部,關在沒人住的屋子,屋裏的床板上沒鋪被褥,只有厚厚的一層土,床板上的大釘子一個個凸出來,晚上屋內的蚊子在眼前亂飛,全身叮咬,睡不著覺。

被非法拘禁期間,她天天被非法審訊,被逼著說誣蔑大法的話、寫不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她不配合。滿城縣白龍鄉政府政法委書記高會坤為讓她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指使范國軍每天播放誹謗大法的錄像,逼迫寫所謂不煉功的保證書,期間一位自稱人大主席的張某問:你們說煤球是黑的是白的。殷英她們說當然是黑的。張某說不行,政府說是白的就得說是白的。殷英反問:難道政府就可以是非不分顛倒黑白嗎?張說對,甚麼都別說,不然就關著你們。被非法關押七天,強迫家人擔保才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鄉政府人員強迫殷英到鄉里「報到」,若不去鄉政府就遞傳票,一去就是一天,中午也不讓吃飯,站在南牆根陰涼處。鄉政府人員拿著棍子站在身後,逼問他們煉不煉,說「煉」就被打;強迫罵人、說大法不好。有時還被強迫給他們洗窗簾,洗完還得站南牆根陰涼處。之後被迫去鄉政府所謂報到三、四次,弄的她全家不得安寧。

(二)被關滿城縣黨校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為了強制她放棄信仰,以康新元為首的人將她從白龍鄉政府綁架到滿城縣黨校洗腦班非法拘禁。當時縣委袁振江直接參與。洗腦班的頭子是原610頭子陳承德,副頭子張雪冰,還有黃建忠等人。

縣黨校整個大樓和大院封閉的很嚴,院大門口、樓道口每天二十四小時有各鄉鎮政法委官員及派出所人員、法輪功學員的單位、村幹部等人員日夜把守;不許隨便走動;上廁所得打報告。陳承德揚言:「學習班」辦九天,分三個階段:第三天「轉化」後回家;第六天「轉化」的也回家;九天還不「轉化」的,就送看守所,再送勞教。如果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和揭批法輪功的「揭批書」就是所謂「人民內部矛盾」,不寫就是敵我矛盾,就要判大刑等。

那時正是寒冬臘月的天氣,殷英和其他大法弟子睡的是地鋪。每天天還不亮就被逼著起來,讓某學校體育男老師教做操、跑操,還錄上像。並且不管白天黑夜強制看污衊大法的電視,看完後,被逼迫寫保證書、談認識;張雪冰還誘騙她們看詆毀法輪功的漫畫。610其他人員唸誣蔑大法的謊言讓她們聽,天天逼寫保證書、談對法輪功的認識;還從保定勞教所弄來邪悟的人招搖撞騙、矇騙;還雇用了所謂的「講師」來給灌輸無神論的假說。好多法輪功學員抵制他們的洗腦迫害,不配合。610人員就煽動、恐嚇、威脅法輪功學員家屬、親朋好友,有的家屬被他們欺騙、不分正邪,到洗腦班逼迫其寫不煉法輪功保證書。如不配合,就開罵、拳打腳踢、搧耳光。親朋好友也來訓斥、責怪等。有的被洗腦了,搞迷糊了,610人員偽笑著哄騙讓她們在講台上對著錄像機念他們事先編造的謊言,之後才允許回家。不幾天,滿城縣電視台連續播放他們非法錄製的假新聞,內容是:一、所謂的講課和強制殷英她們聽課的場面;二、逼她們天天做操、跑操;三、被強制洗腦後在講台上念所謂的發言稿等。610人員再用這些假新聞矇騙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致使有的親人和大法弟子反目成仇。

殷英被非法拘禁八天,強迫交五百元錢,不開任何收據,才讓回家。

(三)在滿城縣看守所遭折磨兩個多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殷英去北京給大法說公道話,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二月二日剛到北京前門,就被滿城縣610頭子梁民、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趙玉霞、張振岳及白龍鄉政府政法委書記康新元、蔡濤、李敬東等人發現,他們像瘋了一樣,還叫囂著要把她們塞到後備箱裏去。十多個人把她們塞進一輛吉普車裏,這群人說:「回去咱們喝酒慶祝!」梁民惡狠狠地說:「知道農民怎麼打牲口嗎!?就那樣打你們!」

到滿城縣公安局後,遭到趙玉霞、張振岳的非法審訊,逼問「誰組織的?幹甚麼去了」等。二月三日,殷英被投進滿城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手持長槍的武警押到縣醫院強制灌食。胃管從鼻子插入胃裏,鼻子被插破,血順著皮管向下流。灌完食胃管也不給拔出來,胃管另一頭纏在頭上,雙手反銬,再拉回看守所。在看守所副所長賈瑞琴親自指使普犯用力把她按倒,強行灌玉米麵,胃管從鼻子插入胃裏,鼻子被多次插破,血順著皮管向下流。在看守所因不穿犯人服、不報號,遭到賈瑞琴多次打耳光。家人探視也不讓見本人,只能在監視的攝象頭裏看到。親人送進的東西被剋扣。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殷英被迫做奴工:強制揀辣椒。她因不配合無理關押,在賈瑞琴的指使下,看守所管教要某某把她雙手反銬在鐵柵欄的橫槓上,雙腳尖沾地面。在看守所痛苦的煎熬中被非法關押了兩個多月。

(四)兩次被關洗腦班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看守所謊稱送殷英和其他大法弟子回家,卻被張振岳開車劫持到東馬洗腦班。在看守所長時間不見天日的關押,殷英她們要求在外邊呆會兒。李敬東惡狠狠的大叫:「叫你們呆著!進去吧!」說著康新元、李敬東把她們推進大廳裏,隨即關上門。王志強、晁小峰、李敬東、康新元、張振岳、苟國佔、劉燕一擁而上把她們打倒在地,有的打腦袋、有的抽嘴巴子、有的用腳在身上亂踢,有的還用腳用力踩著殷英的手在地上捻。

殷英被毒打半小時,全身被打的青紫、臉腫起來很高,渾身疼痛難忍。她被揪著頭髮在地上拖,頭髮被一縷一縷的拽掉,上衣扣子全被扯掉,他們累了就停下來對她又一陣毒打,還不時的有人用腳猛踢殷英的腦袋,她被拽著脖領子往一個小屋裏拖,被卡的喘不過氣來,幾乎窒息,之後被單獨關在一個小屋裏。

一次,一姓何的男子強迫殷英去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殷英說自己不舒服,不去看。那人上前就抽了她三、四個嘴巴,還狠狠的踢她的腿,腿被踢的青紫。用拳頭衝她的前胸一陣猛打。並揚言到晚上再收拾她。

期間,整天有專職人員逼著看污衊大法與師父的錄像,他們找來在保定勞教所已被所謂轉化的猶大及其錄音強迫聽,強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管認字不認字,一概逼寫體會或思想彙報,逼寫保證書等。

被非法關押二個多月後,殷英伺機走脫,無奈被迫流離失所二個多月,有家不能回,被迫躲在村裏一個閒宅,卻被村幹部盯梢。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被白龍鄉政府苟永福、宋套等四人架著胳膊,推到一里多的村外,當時在場的還有康新元等五、六人。她被塞進停在那的車裏。再次被劫持到東馬洗腦班。當天晚上及次日早上都沒讓吃飯,被關禁閉二、三天。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向610張雪冰交所謂保證金一千元錢,家人被迫代寫了一個保證書才被放回,保證金後被要回。

(五)第二次被關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正月二十六)夜裏,十多個人翻牆闖入殷英家,把殷英從屋裏拽出來塞進車裏,劫持到神星鎮刑警三中隊。把她銬到暖氣管上,直到凌晨把她和六位同村大法學員一起被劫持到滿城縣看守所。因沒有手續,看守所拒收,白龍鄉派出所所長徐會來抱著賈瑞琴,在其臉上親了一下,說以後補上。

在看守所被強迫揀辣椒、挖草莓。殷英因拒絕做奴工,雙手背銬掛在鐵柵欄上10多次,一掛就是半天,也不讓上廁所。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二、三個犯人拽著胳膊推到牆角,一人用手按著她的腦門,由姓郤的獄醫從鼻子插管,灌的是玉米麵和濃鹽水,苦鹹苦鹹的滋味令人作嘔。曾被野蠻灌食四、五次。一次灌食胃被插的直吐血。此次被關押二個多月,被滿城縣國保大隊趙玉霞勒索一千元。

(六)騷擾及對家人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白龍鄉政府馬蘭芬、張水、李敬東、苟國佔、閆更江輪流到殷英家中騷擾。她被非法關押期間,李敬東、康新元還曾闖進她家謾罵、侮辱她的孩子。她孩子當兵,體檢各項都合格,因她煉法輪功而被拒。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