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掉了「小病包」的帽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我叫元元,今年二十八歲,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學法至今已有十八個年頭了。

在這些年中我從未因為生病去過一次醫院,也從未因為生病吃過一片藥。但這絕不是因為我天生體質就好、免疫力強。恰恰相反,在學法前我是家裏出了名的病秧子,家裏很多親戚都管我叫「小病包」,是大法改變了我,讓我能夠做到十八年不吃藥、不看病、病痛自癒。

這些都還要從學大法前說起,我從小就體弱多病,上幼兒園的時候每隔一星期就會生一次病,大一點了也得每個月病一次,而且一病就是發燒,幾乎次次都在39℃以上,吃藥打針都不好使,只有輸液才能退燒。那時的我便成了幼兒園醫務室的常客,每年一入冬就要去醫務室讓大夫給我打提升免疫力的針劑,由於打針對我來講就如同吃家常便飯一樣頻繁,才三歲半就被醫務室的大夫譽為全幼兒園唯一打針不哭的「小勇士」。六歲時因為鼻內腺樣體肥大做過手術,之後又得了鼻竇炎,因鼻塞不通氣,整天只能張著嘴呼吸,為了治療鼻炎父母帶我走訪了很多中、西醫,但都無濟於事,甚至最後連報紙上登載的或者道聽來的民間偏方都嘗試過。每年都要耗費等同於父母幾個月工資的醫藥費,這對當時本不是很富裕的家裏來講無疑是一個沉重的負擔。還記得那時我家不僅抽屜裏、櫃子上放著藥,就連床下邊的大紙箱子裏都裝滿了獨屬於我的專用藥。別看我那時才幾歲,但已然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藥簍子」。

十歲的時候,在母親的影響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功。記得有一次發燒38.5℃,父母也不在身邊,家裏的親戚看我年歲這麼小,發了這麼高的燒,都很著急紛紛來勸我吃退燒藥,但我明白這不是病是消業,沒吃退燒藥,僅僅是多喝了點熱水,結果第二天早上就退燒了。這對於在當時一向不輸液就不退燒的我來講簡直就是奇蹟,也讓親戚們親眼見識了大法的神奇。有位經常照顧我的親戚就是因為多次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她也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後來我逐漸的停掉了當初所吃、所用的各種藥物。期間,我曾有過多次返胃嘔吐,但吐出來的都是些發黑發稠的東西並伴有一股濃濃的藥的味道,也經常流出帶著藥水氣味的「鼻涕」。我悟到這些都是大法中提到的幫助學員調整、清理身體的表現,都是好事,也就沒有在意。就這樣我的體質一天天得到了改善,「感冒」的間隔也慢慢的延長到了一年一次,甚至更久。自從我修煉法輪功以後,再也沒有吃過一次藥,上過一回醫院。

修大法能使人開智,明事理,心胸豁達;身體上通過煉功可以起到強身健體,增強免疫力的功效。現在我依然堅持學法煉功,雖然久坐於辦公室,但是完全沒有亞健康的狀態表現,一身輕鬆。

在此我真心的感謝師父對於我的救度之恩,並希望通過這篇文章能有更多的人認識、了解法輪大法,也能走到大法中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7/摘掉了「小病包」的帽子-340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