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靈 母親褥瘡癒合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同修的妹妹和母親一九九九年以前都修煉大法,後來因為在城市打工生活困難,他們離開了同修打工的城市回了老家。九九年邪惡迫害以後,她們停止了修煉,同修每次回老家勸她們從新走回來,效果都不大。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同修接到妹妹的電話,得知母親摔了一跤,摔得很重,胯骨不但脫了臼,而且骨頭裂了,同修急忙往老家趕。同修以前回老家時聽說過,周圍村子有許多老人摔斷了胯骨,因為負擔不起高額的手術費,又得不到有效的護理,陸陸續續有十幾位老人去世。同修回到老家時,弟弟妹妹們因為負擔不起醫藥費,把母親從醫院接回了家,母親左下肢已經完全癱瘓。周圍圍著許多街坊四鄰,同修告訴母親只有大法師父能救她,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街坊四鄰們用鄙夷的目光看著同修,甚至有人說,還不如請鄰村的半仙來給看呢!同修給街坊四鄰們講真相,沒講幾句,鄰居們拔腿就走,有個鄰居臨走時撂下一句話:「你把你媽的病治好,我就信你。」

同修留下來伺候母親,第四天給母親翻身擦洗時,發現母親脫臼的胯骨起了一個一分錢硬幣大的紅包,同修以為只是皮膚過敏,沒在意,想不到接下來的幾天,紅包迅速擴大潰爛,送到當地的縣醫院,醫生診斷為褥瘡,並明確地告訴同修治不了。第七天時,褥瘡已經蔓延成了茶杯口徑大小,不斷的流著膿血,能清晰的看到裏面的骨頭髮黑。同修決定拿著母親的病例去打工的大城市尋求解決的方案,叮囑母親一定要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怕弟妹們真聽親戚們的提議為母親招來不好的東西,將隨身攜帶的幾張勸三退的護身符掛在了屋裏的牆上。

回到打工的城市,同修一連跑了幾天去幾家大醫院諮詢專家。幾家大醫院的專家告訴同修,褥瘡一旦得上就很難治好,只能維持不讓它擴散。同修把諮詢的結果告訴了弟妹們。當晚,妹妹打來了電話,說母親已處於昏迷狀態,情形很不好,潰爛的部位骨頭都露出來了,已經請了周邊村裏的「半仙」來給母親看看甚麼時候去世。同修感覺像被甚麼東西擊中了,一陣眩暈,掛斷電話後想,不能放棄,母親和自己這麼大的緣份,而且她也曾經想過修煉,求師父,一定能救母親。是不是自己哪裏沒做好?同修忽然意識到自己自從聽到母親摔傷後,一直沒靜下心來好好學法。

同修馬上坐下捧起師父講法,心漸漸平靜下來,整點時開始發正念。在發正念快結束時,突然看到了母親躺在床上,旁邊坐著一個看不清面孔的老太太正用一個巨大的針管從她的腿部抽血,同修急忙喝道:「你幹甚麼?」老太太哈哈大笑著說:「你不是做三件事嗎?我讓你騰不出時間來。」同修向老太太念出滅字,老太太拔腿就跑,同修看到自己追出老家的大門,老太太突然不見了。同修猛地清醒過來,原來這一切都是邪惡在干擾她。同修連夜買車票趕回了老家。

同修進家後,發現她掛在屋裏的護身符不見了,父親說他覺得沒甚麼用,就收起來了。

母親一直處在昏睡中。妹妹告訴她:「她今天又請了狐半仙,看看母親甚麼時辰走(離世)。」同修掀開被看了看母親腐爛的傷口,妹妹聽到院門敲門聲,去開門,由於走得急,門沒關,一會兒妹妹領著一個中年婦女來到屋門口,剛要進門,中年婦女突然縮回了伸進門口的腳,惡狠狠的看著同修。妹妹客氣的請她進來,中年婦女指著同修說,你讓他走,我就進去給你母親看。

妹妹走進屋,告訴同修:「我請的狐半仙來了,你先到別的屋裏去。」同修心裏明白這個中年婦女是狐狸附體。同修用威嚴的目光向中年婦女望去,中年婦女惡狠狠的目光變得膽怯,退到了同修見不到的地方。這時有兩位親戚走進院子,同修將自己身上的護身符掏出來,托起母親的後背,戴在母親脖子上,用衣領蓋住,走出屋子將親戚迎進來,狐狸附體的中年婦女急忙躲到了大門外。

同修和親戚寒暄了幾句,將他們讓到旁邊的屋開始給他們講真相。送走親戚後,妹妹告訴同修,狐半仙已經看過了,說母親四天以後子時走,讓我們提前做好準備。同修把這次急忙趕回來的原因告訴了妹妹,告誡妹妹:「從現在起,再也不要提母親走的事,再也不要請甚麼狐半仙,我會一直照顧母親到病好。」

晚上,同修給母親換了藥、餵完飯,同修坐在母親身邊學法,整點發正念清除干擾。夜裏十一點,母親身體突然抖動了一下,熟睡中的母親突然睜開眼,掀開被子,撕扯戴在脖子上的護身符。同修先是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抓住母親的胳膊問:你怎麼了?同修突然發現母親一語不發,目光呆滯,被同修抓著胳膊,就用嘴咬住護身符往下拽。

同修忽然明白過來,有東西控制了母親,想擺脫護身符,同修大聲地喊來了妹妹,讓妹妹抓住母親的胳膊,立掌、發正念。隨著同修正念的持續,母親漸漸的停止了掙扎,閉上眼睛,又沉沉的睡著了。

接下來的三天,每天晚上十一點,母親就目光呆滯的瘋狂的撕扯護身符。第四天早上,同修給母親收拾被褥時,在褥子底下發現了一個黃色的紙包,問妹妹是甚麼,妹妹告訴她是那天「狐半仙」壓在那兒的甚麼符。同修將紙包拿到屋外燒掉。

回來後,發現母親從沉睡中醒過來,同修學法時,就給母親讀法,母親聽得很認真,晚上沒出現撕扯護身符的事。父親趕緊將以前掛在屋裏的護身符又重新掛上。接下來的一週,母親的褥瘡潰爛處快速的癒合,脫了臼的胯骨自動復了位,癱瘓的左下肢漸漸的能動了,臉色變得紅潤,有時還想下地走走。

母親身體快速恢復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村子,鄰居都趕來看這個被半仙預言了死期的老太太身體恢復得怎麼樣。妹妹高興的給人們講姐姐救母親的經過。同修給鄰居們講真相都欣然接受。許多人都表示法輪功原來真能救人哪,再也不信半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