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5/找到人生真正的幸福之路-342705p.html
【字號】  
找到人生真正的幸福之路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我從一個滿身疾病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從快要精神崩潰的人變成了一個充滿幸福感的快樂人,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不但我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無窮,我的親屬也受益匪淺,我找到了人生真正的幸福之路。

一、三十多歲走路不如個老太太

人生中的不幸使我不到二十歲就患了神經衰弱,嚴重時晚上睡不著覺,白天無精打采,那個難受無法形容。

二十六歲坐月子,落了個左胳膊酸痛,只要一受風著涼,難受的只想把胳膊鋸下來。

三十多歲經常腰疼,有時彎腰拿東西卻直不起腰,到醫院拍個片子一看,是三、四節腰椎骨質增生。緊接著頭眩暈的起不了床,躺著還天旋地轉,稍微一動,嘔吐不止,醫生告訴我是美尼爾氏綜合症。

隨後我整天腦袋像裹著個東西,全身無力,特別是兩條腿膝蓋以下憋脹難受,走路很吃力,只要一回家,就得往床上一躺,經中醫檢查是腎虛引起的。曾到省城、北京的大醫院不知去了多少趟,中藥、西藥不知吃了多少,針灸、按摩不知用了多少次,氣功、跳舞等各種健身方法我都用了。

精神上的苦惱,身體上的痛苦都沒解決,我在心中吶喊:天哪,我還這麼年輕,走路不如個老太太,我上有老下有小,以後可怎麼過啊?!母親最擔心的是怕我得了精神病,因為看到我的壓力太大了。我無可奈何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二、幸運得大法,無病一身輕

一九九六年的春天,有人給我介紹法輪功,我說誰說誰的好,我甚麼都不相信了,所以沒有接觸。後來親屬告訴我,有人來我地放師父講法錄像,我抱著好奇心想看看到底是甚麼,於是就看了師父講法錄像,九講看完,我的世界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我在人生中不解的問題都解開了。我當時的感受是,只要有點文化的人,誰看了都會學的,這太好了,而且一分錢也不收。

從那天起,我按照大法的法理,修心向善做好人,加上五套功法,時間不長,想不到我身體上所有的疾病都沒有了,走路一身輕,我從此告別了醫院,不再跟醫生打交道了,修煉二十年來,再也不用吃一粒藥。原來常給我看病的兩位醫生,看到我的變化,一個請了《轉法輪》等三本書,一個說:我有時間了一定也要學學法輪功。

我真的感到自己太幸運了。

三、摩托車撞自行車:摩托車撞壞 自行車完好

一天黎明時,母親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到一把刀子插在我的家門口,有個聲音告訴母親,這是最後一難了(指我)。看來是取命的難。

就在那天晚上十點左右,我從親戚家騎自行車往回走,路上就我一人緊靠右邊行。走到半路,從後面疾駛過來一輛摩托,一下把我撞倒,當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沒事,就一咕嚕爬起來了,可我的自行車不見了,左腳上的鞋也沒了。

因天黑,我只好彎著腰在公路上找,在後面公路中間找到了那隻鞋,穿上後,又在五、六米遠的公路斜對面找到了自行車。那時,騎摩托的人在公路邊的地婼鷁菕C我問他,你有事嗎?他不吱聲,我又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事,不會給你找麻煩。那人還是不吭聲。我就想這人要有個三長兩短可怎麼辦,趕快截個過路的汽車,把他送到醫院去吧。

當時過路車很少,等了一會兒,有車過來了,我給司機打招呼,可汽車繞著我開走了,截了幾次,也沒人停車。我只好在那等著。

過了一會兒,我看那人動彈了,我問他有事嗎?他還是不吱聲,他起來後,我幫他把摩托扶起,油流出來了,他第一句話就說,我的摩托車壞了,我說摩托壞了是小事,人沒事才是大事。

這時一輛汽車路過,藉著車燈,我看到這個人是個小伙子,他也看到了我,他激動地說:大姐,我可遇到你這個好人了,要是換個人,我今天有事沒事也得給人家去醫院。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師父讓我們在哪都要做一個好人,遇事先考慮別人。電視上對法輪功的報導全是栽贓陷害,我用事實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讓他回去告訴他的家人,千萬不要受電視謊言矇蔽仇恨法輪功,那會給自己帶來想不到的大災難。

我問他是哪堛滿H他告訴我是××村的,到××工廠上班,因車燈壞了,當看到我的自行車尾燈時,已來不及了。藉著路過的車燈,我看到摩托前面好多部件摔壞的碎片,而且油箱也壞了,摩托摔的肯定是不能騎了。我說,你的摩托怎麼辦?家埵章q話嗎?我給你家堨揚蚢q話吧,他說家中沒電話,他離工廠很近了,能推過去。我說,那我就先走了。

可是我去公路對面推自行車,一推車轂轤不轉,我蹲在那兒手摸著自行車的轂轤,心婺糪v父說:我的自行車不應該走不了,邊想邊起身推車,自行車正常走了,我騎上車趕快回家了。

到家後,我告訴了丈夫剛才發生的事。第二天早上,丈夫圍著自行車轉來轉去,看了又看,笑呵呵的一邊把夾在後面的車筐安好,一邊說,自行車除了尾燈沒了,哪兒也沒有一點事,車筐連個坑也沒有。

四、摔的低了十公分的左肩迅速恢復正常

二零一二年的夏天,一天傍晚,我騎電動三輪車,走到路口我想看一下旁邊有沒有車過來,一扭頭,三輪車一下翻了,我被摔到一邊,起也起不來,當時只感到左胳膊折了,伸手夠著了摔在一邊的手機,給附近的親戚打了個電話(當時丈夫沒在家),親戚把我弄到車上,把我送回家。

我的左肩膀比右肩已低了十公分,家人用布條將我的胳膊挎了起來。兒子大哭起來,但誰也沒有讓我上醫院,因為我修煉這麼多年,他們都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奇蹟在我身上、在我家屬身上無數次的展現。

開始因為胳膊不能動,也就沒煉功。有一天,我想我得煉功,怎麼煉,我先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我右手托著左胳膊想讓靠窗邊的牆角支撐左胳膊,可是胳膊怎麼也抬不起來,我心婺糪v父說:師父,我要煉功。胳膊一下就抬起來了,就這樣幾天下來,五套功法我都能正常煉了,我的胳膊迅速恢復了正常。

五、丈夫說:「師父在給我癒合傷口」

二零一四年七月初的一天上午,丈夫從家中大廳往外搬壞玻璃,不小心小腿碰到玻璃上,當時我正在院子埵洵B東西,聽到丈夫喊我:「快來呀,我的大血管刺破了!」

我到大廳一看,丈夫手捂著左小腿前面偏內側的地方,滿手是血,左腳的襪子、鞋浸滿了血水。我立即喊了一聲,快念大法好!我就快速到屋塈銡膝洸M膠布給丈夫包紮傷口,我弄了很厚很厚的紗布,丈夫卻說用不著那麼厚。我去了幾層,給他裹上,包紮好後,我問他,你怎麼忘了念「法輪大法好」。他說:「我看到大血管刺破了,那個血是往外噴的,我是想讓你帶我到醫院縫幾針,你讓我快念,我趕快默念‘法輪大法好’,瞬間血流的慢多了,所以我告訴你用不著那麼厚的紗布了,也就沒給你說上醫院。」

第二天上午,我看到他爬梯子上了,我說你怎麼爬梯子上了,你的傷口呢?他說我忘了,我說你是否一點都沒疼?他說:「就是昨天中午疼了三、四下,那是師父在給我癒合傷口呢。」

過了十多天後,他將包紮的紗布弄下來了,我看到那個口子有近兩公分那麼寬。

六、外孫說:「師父把病給我拿走了」

一天下午,四歲的外孫因身體不舒服被送到我這兒,他外公給他測了一下體溫,說孩子燒到三十九度多。我問孩子,我給你放一放師父講法錄像吧?孩子答應了。我給孩子放了近三個小時的師父廣州講法錄像。孩子後來睡著了,醒來後,他對我說:「師父把病給我拿走了。」我一摸孩子的額頭,是感覺不那麼燒了。隨後孩子的爸爸把他接走了。晚上我打電話問女兒孩子怎麼樣,她說孩子接回家就一點事都沒有了。

我慶幸我找到了真正幸福的人生路,我在大法中修煉,師父給予我的太多了,我在大法中受益的神跡也是太多了。修煉中的感悟,我都是流著淚水寫出來的,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發稿:2017年02月05日  更新:2017年08月11日 23:44:06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7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