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枉判 二十餘年冤獄

白髮父母艱難上訪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在錦州監獄,人們看到這樣一幕:在會見大廳,一年逾古稀的老人,在會見完兒子後,心痛伏地痛哭:我的兒呀,我的兒呀!心疼死媽了!同樣的一幕發生在北京信訪辦的信訪大廳,這位老人在上訪材料被截訪人員搶走後,號啕大哭。是甚麼樣的冤情,讓兩位本該頤養天年的老人這樣悲傷的痛哭呢?

幾年來,在朝陽、在瀋陽、在北京的各個政府部門都留下這二位老人蹣跚的身影,他們歷經磨難,受盡恐嚇與威脅、四處奔波,甚至被投入拘留所。

陸風珍,女,今年七十六歲,家住遼寧省建平縣鐵南街,老伴今年八十三歲,從二零零四年開始,兩位古稀老人不斷向當地公檢法和中央司法機關上訪,為自己的兒子申冤。十多年來,老人跑遍了朝陽市、遼寧省、中央的公檢法等機關,郵寄了二百多封上訪信,換來的卻是嘲笑、恐嚇、拒之門外、甚至因為上訪,被關進拘留所,吃盡了苦,但老人沒有一絲退縮,她堅定的說:只要兒子一天不平反,她就一直告下去,決不妥協!

陸風珍的兒子叫趙宏莉,今年四十八歲,雖然年紀不大,卻命運坎坷,從一九九四年開始,連續被誣判三次,累計刑期達二十四年之久,至今已被監禁二十一年了。第一次被冤判十年,第二次被冤判八年,第三次被冤判六年,三次冤判,有著不同的故事,趙宏莉的大好青春都在監獄裏度過了。

如今,趙宏莉的孩子已經十六歲了,卻幾乎沒有得到過父愛。這巨大的冤情,沉重地打擊了這個原本幸福快樂的家庭,親人們整日以淚洗面,趙宏莉在監獄裏受酷刑折磨,始終不屈服,身體和精神上承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兩位古稀老人本該是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卻背井離鄉,踏上異常艱難的上訪之路,以至家徒四壁,滿目瘡痍。一個完整的家就這樣被無情摧毀了。

一、第一次冤判:善良的兒子被人構陷成「盜竊犯」

一九九四年一月,建平公安機關以「盜竊罪」抓捕趙宏莉。

那時的趙宏莉是個面目清秀,性格靦腆、一說話就臉紅的小伙子。他曾經和張華、藏久軒一起做生意,張華和藏久軒叫趙宏莉去鄉下收買文物,趙宏莉發現他們是騙子以後,就不想和他們幹了,趙宏莉打算要回自己的兩萬塊錢,藏久軒說錢掛在自家屋牆上,讓趙宏莉自己去取。

趙宏莉取錢後,藏久軒卻向公安局報案,說趙宏莉偷了他家的錢。公安介入案件後,三人被羈押在看守所,建平縣檢察院認為這是一起文物案,高檢察長在批捕書上註明:「待查清文物一併處理。」然而公安局在當天晚上偷偷將張華和藏久軒放了,只留下趙宏莉一人。檢察院把案子退回縣公安局預審科,後來案子幾經輾轉,又到了法院,法院也是認為證據不足,事實不清,要等查清文物一併處理。

然而,十二月十七日,建平縣委副書記郭明倫卻強令法院於年底前判完,法院只好開庭。在庭審過程中,法院沒有對文物案做調查,張華和藏久軒也沒有出庭,只把趙宏莉一人判有盜竊罪,盜竊兩萬塊錢(這兩萬塊錢是趙宏莉的,是被藏久軒設計陷害了),一審被冤判六年,家人不服上訴,被告知,上訴就重判。結果二審真的被加刑,改判十年徒刑。法律明文規定上訴不加刑。

陸風珍老人在北京上訪的過程中,她的遭遇引起北京政法大學一正義人士的同情,打電話給朝陽市檢察院的一部門負責人,被告知,此案你千萬別插手,錯綜複雜,黑幕太多,我是負責人,我都沒看到過這個案子的卷宗……而這個案子至今沒有副卷。

二、第二次冤判:做真、善、忍的好人 反被誣陷入獄

趙宏莉小時候被醫院確診為先天性心臟病,由於家境原因沒有錢給他做手術。父母常常為他的病憂心。在被第一次冤判後,不幸中的萬幸,趙宏莉在獄中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心臟病不治而癒,他們全家都驚喜的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二零零四年,趙宏莉被遼寧朝陽市雙塔區法院以所謂印製法輪功宣傳品為由,非法判處有期徒刑八年,被送往盤錦監獄。

朝陽雙塔區法院弄虛作假

趙宏莉是在朋友家串門時被抓的,從他被抓、被拘留、批捕、起訴、判刑,沒有任何執法部門通知趙宏莉的家屬,甚至當趙宏莉被送進監獄,家屬都不知道,盤錦監獄給家屬打電話,家屬才知道人被送走了。

雙塔區法院判決書上稱,此案經舉證、質證……然而,法院開庭時沒有一個證人到場,也沒有一份證據能證明當事人趙宏莉被強加的罪名。舉證、質證從何談起?在法庭上,趙宏莉再三強烈要求公訴人出示證據,卻被審判長制止,不允許趙宏莉陳述,也不允許趙宏莉請律師。

朝陽雙塔區法院一審判決後,又冒充中級法院做出二審裁定,弄虛作假、欺上瞞下,嚴重違反刑事訴訟法的法律規定。更不可思議的是,一個案子兩個法院、兩個罪名,一審的罪名是「破壞法律實施」,二審的罪名是「盜竊罪」。簡直把法律當成兒戲。

趙宏莉在監獄遭受酷刑折磨

1、野蠻灌食

趙宏莉被非法關押在盤錦監獄第八中隊。由於此案極冤,於是在獄中寫申訴材料,他希望自己能得到平反。可他萬沒想到,獄警說:「你的申訴是無理申訴。」趙宏莉要求拿回自己的材料,獄警說材料沒了,找不到了。

趙宏莉感到連一個公民的申訴權利都沒有。於是開始絕食抗議。趙宏莉絕食六個多月時,盤錦監獄第五監區的高姓大夫給他強制灌食。他們將趙宏莉雙手固定在床的兩側,兩腳鎖住,將管插入鼻孔內灌食。這是一種極痛苦的刑罰。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被灌食後,趙宏莉不能站立行走,說話沒力氣,瘦的皮包骨(只剩下六十斤),灌啥吐啥,只剩一口氣,此時的趙宏莉只能靠點滴維持生命,高大夫說打點滴都相當困難了,絕大部份血管都扎不進去針。

誰看了都說,如沒有奇蹟,這人絕對活不了。老人問兒子身體情況,大夫卻說一切正常,沒啥毛病。老人要求看檢查報告,高大夫說,你不能看,必須有領導批准。老人悄悄問兒子,去醫院檢查了嗎?趙宏莉說他們只給他抽了血,根本沒做全面檢查。趙宏莉小時候有先天性心臟病,又絕食六個多月,一旦復發,就會心肌梗塞,衰竭而死,搶救都來不及。監獄和醫院根本不管他的死活,純粹是拿人的生命當兒戲。

因為害怕聽到兒子死亡的消息,老人把女兒的電話留給了監獄。痛哭著從監獄回到家,遠走他鄉。這一次去監獄,看到兒子還活著,兩位老人喜極而泣,由衷的說是法輪大法把瀕臨死亡的兒子救了回來。

2、上「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後來趙宏莉被轉到瀋陽監獄,在這期間,趙宏莉因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被上「死人床」,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中國法律規定:沒有肉刑,犯人的身體也是不可侵犯的,在中國監獄裏,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隨意用刑,警察指使犯人肆意毆打法輪功學員,打的越狠的,反而會得到減刑等「優待」。

三、第三次冤判:再次被誣陷,蒙冤入獄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晚,五、六個公安便衣闖入趙宏莉家,兩腳踢開門,一擁而上,將趙宏莉打倒在地,拳打腳踢,當時臉就被打的面目皆非,厲聲慘叫,嚇得十一歲的女兒哇哇大哭。建平縣國保大隊隊長姜傑囂張的喊:「打、打,法輪功打死不償命。」趙的妻子衝進屋內大喊:「你們這是幹甚麼?簡直是土匪。」警察這才住手。警察把趙宏莉拖到門外扔到土坡上,趙宏莉又一次厲聲慘叫。警察把他家翻了個遍,趙宏莉衣兜裏二千元錢被偷走。

九月二十二日,趙宏莉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公安以趙宏莉用手機傳播法輪功信息為由,對趙宏莉非法抓捕。後來,趙宏莉家屬又找到國保隊長姜傑,要求放人。姜傑說:「你們家要是到處告,我就叫你兒子後半生生不如死,你告到哪,都是我說了算。」

趙宏莉被送到看守所時,臉上及身上的傷讓人震驚,看守所的高所長問:「誰把你打成這樣?」趙宏莉看著綁架他來的警察說:「你問他們。」

家人請律師去會見趙宏莉,律師受刁難,看守所讓去公安局,公安局又讓去朝陽公安局,後來又說需經省公安廳批准。幾經周折,律師才見到趙宏莉。

法院庭審前,審判長李岩對律師郭蓮輝說:你要是在法庭上提趙宏莉被打的事,我就剝奪你的辯護權。郭律師氣的直哆嗦。為了能夠辯護,沒辦法只好妥協。

法院在判決書上,把發彩信的數量從十個改成七十七個;光盤三十四張寫成三十七張;把警察抓人時間改寫成下午二點五十五分,其用意何在?律師指出「用電子證據代替法定鑑定,違反我國司法部第九十五、九十六號令,違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的決定。」然而審判長李岩非要把這些寫進判決書作為證據,弄虛作假,證據可以隨意塗改,執法者違反法律和職業道德,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誣陷趙宏莉。

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是行使憲法賦予的言論和信仰的權利,是維護民眾的知情權,散發的彩信、光盤的數量再多,都是合法的。

但是在公檢法的相互勾結下,趙宏莉再被非法判刑六年。

四、白髮父母艱難上訪之路

二審裁定後,看守所不允許家屬見趙宏莉,裁定書也不通知家屬,只說是維持原判。家人不知道趙宏莉被送到哪個監獄,家人要代他申訴,卻拿不到裁定書。幾經周折,家人才打聽到趙宏莉被非法關押到錦州監獄,家人去了三次,監獄才讓見趙宏莉,可是老人幾乎認不出來自己的兒子,因為趙宏莉在監獄被打的臉部腫脹,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老人問兒子咋弄的,趙宏莉說:「媽你別問了,這不是人待的地方。」於是出現了開頭的那一幕,老母親心痛的伏地痛哭……

家人要趙宏莉手中的裁定書,監獄拒絕給。無奈之下,趙宏莉的老母親去了兩次高法,要求立案,被拒絕受理。老母親不甘心,又四次進北京上訪,兩次被朝陽市駐京糾察隊抓回。給各個相關部門寫了上百封信,都如石沉大海。沒有裁定書家屬無法申訴,於是在中央司法部、遼寧司法廳、監獄管理局這些部門來回奔走請求,最後錦州監獄獄政科於二零一五年二月給複印了一份朝陽中法的裁定書,令老人震驚的是這份裁定書的罪名是「盜竊罪」,和一審的罪名完全不同

家屬為了這個誣陷的裁定書足足跑了十個月的時間。

家屬的申訴請求被受理後,二零一六年三月,遼寧省高級法院駁回了趙宏莉的申訴,認定原審判決「正確」。面對這個結果,趙家人無法接受,明明是冤案,原審中那麼多明顯的違法之處,省高法卻視而不見,根本沒有進行調查,匆匆駁回申訴。

偌大的中國,哪裏有老百姓說理的地方?但是作為趙宏莉的父母,他們深知兒子從一九九四年開始,就一直蒙冤,前後共二十多年,人的一生有幾個二十年啊?為了給兒子伸冤,兩位風燭殘年老人,相互攙扶著,風餐露宿,嘗受人間世態炎涼。但是這次他們沒有流淚,他們要等到兒子平反的那一天。

二零一五年,趙宏莉輾轉從獄中捎出一封給法輪功同修的信,信中說,我時時都能感受到師父的呵護與法輪大法的超常,無論遭受怎樣的酷刑折磨,決不「轉化」,內心只有兩個字:堅定。同修們,我一定會堅持到天亮的那一天。

參與此案的部份人員:
姜傑,男,57歲,建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姜傑手機:15566792186、13842168008辦電:0421-7829155.(妻:李佳藝 富山中學政治教師,手機:13942155262家住西環島馨盛家園。)

張立慧,男,建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家住中國銀行附近。手機:15566792562、687962、13500412155、677566 辦電:0421-7829650

張平,公訴科副科長0421- 7813094 13898239231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