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通城縣七旬魏月秀辦身份證被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訊員綜合報導)湖北咸寧市通城縣魏月秀,今年69歲,通城縣郵政局職工家屬,在當地辦理補辦身份證時被拒絕,相關人員的藉口是她沒有放棄法輪功

魏月秀沒有經濟來源,還要養孫子,每月靠女兒的接濟,生活很清貧。依據國家法律規定,像她這樣年紀的人,每月能依法領取幾十元補助費和辦理低保,可她沒有身份證,想補辦身份證,警察卻不給辦。

在修煉法輪功前,魏月秀女士經常頭痛,還有風濕性關節炎、腎炎、冠心病等,由於到醫院治療效果不好,加之天性善良,就經常跑廟求佛拜佛信佛八年多,想尋求解脫。一九九六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頭痛的老毛病就很快好了。從此,她開始真心修煉法輪功,她的頭痛、風濕性關節炎、腎炎、冠心病等疾病很快在不知不覺中好了。不僅身體健康了,脾氣也好了,心情也愉快了,每天生活得很充實和快樂。

在法輪功被迫害的十八年來,魏月秀女士六次被非法關押、一次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勞改(三年)、七八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詐勒索十幾萬元,在武漢女子監獄、勞教所和看守所等黑窩裏遭受吊銬、反銬、藥物迫害、暴力毆打、長期不准睡覺、長期不准上廁所等酷刑迫害,導致雙眼幾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魏月秀老人說:「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一年,被迫害了18年。18年來六次被非法關押、一次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勞改、七八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詐勒索十幾萬元,在武漢女子監獄、勞教所和看守所等邪惡黑窩裏曾遭受吊銬、反銬、凍、睡死人床、藥物迫害、野蠻灌食、暴力毆打、長期不准睡覺、長期不准上廁所等酷刑迫害,導致雙眼幾乎失明、生命奄奄一息。在這期間,被侮辱,被虐待,被歧視,被奴工,被毆打,被逼熬夜,被限制大小便,被長時間吊銬,等等,都是常見的事……在武漢女子監獄的‘反省監號’(約四平方米)遭受殘酷迫害……那年我五十四歲,雙手反銬,再吊起來,一次被非法關吊二十八個晝夜,另一次被非法關銬二十五個晝夜,不讓大小便,吃飯是犯人喂,一次包夾說我默背經文,硬是把桌子上的髒抹布往我嘴裏塞……在嚴寒的冬天裏,我住六樓一間房,她們把房子的三扇窗戶打開,扒光我的衣服,我被迫一絲不掛的在凜冽的寒風中被逼迫站了連續七天七夜……在被迫害中,我能活著回來,能有現在這樣,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很多人不死即殘……」

在遭受迫害的期間,魏月秀的二個兒子相繼意外離世。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某一天,由於複印法輪功真相資料,魏月秀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後,在家中被綁架,非法關進縣第一看守所。警察到她家去詐錢,說甚麼給多少錢取保候審就可以放人。大兒子為了救媽媽回家,用五分的高利息借了四千八百元(其中取保候審二千五百元,伙食費一千三百元)把她接回家了。由於兒子沒有工作,家中沒甚麼積蓄,就外出到浙江打工賺錢,幫人開小車還債。

魏月秀回家後第19天,檢察院來人把她騙去,綁架到看守所,非法判三年。警察多次去浙江找她大兒子,大兒子多次招待這群人,花了十幾萬元。魏月秀出獄回家後,大兒子沒回家過年,正月初十晚上二點多,他開車,開到一個拐彎處的池塘中淹死了,只有四十多歲。大兒子的兒子,當時十多歲,沒人管,魏月秀只有帶著他。

小兒子在通城縣一個工廠上班,後來解散了,到郵政局做合同工,開車送郵件。由於610、國保人員和單位保安經常到魏月秀家騷擾,要綁架她到洗腦班,魏月秀被迫外出,流離失所。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小兒子徐書雄被當地黑社會頭子用鐵棒打死後扔到新橋下的河裏,當時一個釣魚人發現新橋下面的河裏有一具漂浮的屍體,就報案。有很多人觀看,沒人打撈屍體。魏月秀剛從外流離失所回家,發現兒子不見了,知道這個消息就去看,就花二百多元錢請人打撈上來,發現竟然是他的小兒子。當地警察至今沒有破案。此後,小兒子的兒子,由魏月秀的兒媳帶著生活。

在江澤民「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下,到目前為止,有名有姓的已經有4051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還不算被秘密「活體摘取器官」殺死而無法統計的。至於家庭破裂的,妻離子散的,被開除公職的,被致傷致殘的,被歧視的,被家破人亡的,被生活困窘的,更是無計其數。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