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市從亮被強制失蹤二年多(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瀋陽市四十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從亮,於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被綁架,距今已經二年多,其親朋均不知他現被非法關押在何處,現狀如何?

'法輪功學員從亮'
法輪功學員從亮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瀋陽市於洪區九位法輪功學員從亮、齊向陽、賈強、呂姓男同修、李姓男同修、孫蘇佳父女、張靜、小娟被瀋陽市沈河國保大隊、瀋陽市沈河分局、皇城派出所和山東廟派出所綁架、非法抄家。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從亮、齊向陽、賈強等當晚被刑訊逼供,遭受毆打,被灌辣椒水。齊向陽前胸後背被打得青紫,十多天還腫很高。齊向陽絕食抵制迫害,被警察野蠻灌食。警察綁架的藉口是在二零一四年八、九月份時候,攝象頭拍攝到幾位法輪功學員在瀋陽懷遠門附近張貼真相資料。之後,九位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案卷」由沈河區公安分局轉到了沈河區檢察院。二零一六年元月一日,「案卷」被移送到沈河區法院。其間有五人先後回到家中,從亮、齊向陽、孫舒嘉、賈強一直被非法關押,直至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孫舒佳被沈河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兩個月;一月二十六日,齊向陽被沈河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但一直沒有從亮的消息。

從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網上報導:從亮被劫持到大連監獄,並希望家人前去探望。說明從亮已被非法判刑。家屬曾焦急的尋找從亮的下落,但沒有任何結果。

孿生兄弟屢次被迫害 父母雙親悲憤離世

從亮和哥哥從明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十七年來飽受中共惡黨迫害,父母雙親均在迫害中悲憤離世,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從亮與哥哥從明,是一對孿生兄弟,一九七八年出生。兄弟倆於一九九六年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寬厚善良。母親馬淑芸,看到兩個兒子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變化,也於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五月,哥哥從明被瀋陽東陵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重刑九年。先被關押在大連瓦房店監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又被劫持到大連南關嶺監獄。期間遭受酷刑折磨,戴腳鐐三個多月。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二零零一年七月,從亮在被東陵區南塔派出所警察逼迫下從六樓墜下,摔成重傷,昏迷十一天,全身多處骨折。後來從亮通過煉功,身體奇蹟般恢復健康。

面對兩個兒子的遭遇,從明的父親承受不住這巨大的打擊,在二零零二年突發心梗在悲憤中辭世。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陳玉梅被大東區長安派出所惡警迫害致死。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在長安派出所等處出現寫有「長安派出所惡警打死陳玉梅,天理不容」等內容的幾十條橫幅。為保奧運,邪黨雇佣多人蹲坑,並抓捕掛號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從亮被大東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從亮被綁架後,長安派出所警察在他家中蹲坑,將從亮的母親馬淑芸趕出樓房,老人被迫租住在一個簡陋異常的寒冷的小平房裏,孤苦無依。老人不堪兩個兒子身陷牢籠的打擊,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出殯當天,正是瀋陽市大東區法院對從亮非法開庭的日子,家人無人到庭旁聽。

二零一零年,哥哥從明九年冤獄期滿回到家中。面對雙親離世和弟弟還在獄中遭受迫害,從明忍著悲痛,堅定自己的信仰,辛勤努力,為弟弟回家開創了良好的生活環境。二零一二年,從明終於和弟弟團聚了。

然而兄弟倆僅僅相聚兩年,又再一次遭邪黨迫害。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瀋陽市國保大隊和「610」通過監控、長期跟蹤,綁架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哥哥從明被十多個便衣綁架到於洪公安分局,對從明暴力毆打、刑訊逼供,兩天兩夜不讓睡覺,不給飯吃。有一警察打從明的面部和脖子,還用礦泉水瓶往從明身上潑涼水。從明的轎車、銀行卡、現金等私人財產被非法扣押。

弟弟從亮次日到哥哥單位,也遭到綁架,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於五月二十二日回家。哥哥從明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庭審,北京胡桂雲律師為從明做了無罪辯護,當庭闡述了信仰自由、修煉法輪功無罪。從明再次被冤判三年。

從亮和哥哥從明所遭受的迫害,只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十七年來對億萬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哥哥從明即將冤獄期滿回家,弟弟從亮現今卻音信皆無,懇請正義之士伸出援手,幫助查找從亮的下落,並提供信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