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沒有敵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看到當地同修的所謂案件的程序被邪惡操控的中共政法委、610、公檢法等部門人員在快速往前推,不斷的牽動著參與營救的同修;而「709大抓捕」之後,使近年來與各地同修一道配合、抵制迫害的維權律師群體遭受重挫,尤其是發生了唐律師被「車禍」,更是令人堪憂。

因為曾有過與律師和同修配合、營救被迫害同修、一道反迫害,以及有律師介入自己的案件、被大家營救、共同破除迫害的雙重經歷,在此與大家分享一段個人的經歷和體會。

作為修煉人,在被中共打壓迫害的險惡環境下,如何擺正做事的基點,對他人持以怎樣的心態,很關鍵。這場歷史上邪惡至極的迫害,真正毀掉的是人類僅有的道德底線和良知、從而失去得救的機會。所以不明真相的那些世人,才是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

大法弟子無論身處何方,都承擔著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所以請律師、反迫害、講真相,根本目地是為了更多眾生的真正得救。當事同修身處魔難之中時,心態越是不穩,越是容易被邪惡的表象所帶動,也在不同程度的影響著案件的走向。這就更需外面同修以堅定的正念、穩健的心態,給他們以有力的支持和幫助。

律師會見時,如能認真傾聽當事同修的敘述,用心與其溝通,特別是如能幫助他們打開封閉環境下形成的那些心結,再與他們溝通反迫害方面的法律程序運作,鼓勵他們升起信師信法的正念、修出對眾生的慈悲,效果會更好。

二零一四年,筆者因「建三江事件」被綁架,當局叫囂著對我要重判,刑期至少是十年。我當即告訴他們:大法弟子修煉的路,你們誰也左右不了,只有我師父說了算;但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最初那段時間裏,每當聽那些在押人員談論到「起訴」、「開庭」、「判決」、「送監獄」之類的事時,我的心還是能被牽動,甚至「聯想」到自己到那時要如何應對等等。後來,真的靜下心來時,一點一滴的對照大法,找到自己還有放不下的對生死、名利、親情等執著觀念,將心放下了,就再也不為外在的環境所動、所擾了。

一次在與律師的見面中,有一件事幫我打開了一個心結,對我幫助最大。當時與律師談到,那些在押人員污穢不堪的言行對我是一種很大的污染,已經不堪忍受,律師平靜的對我說,他們也都是受邪黨的毒害從而造成被毀掉的結果。聽到這,我心裏一下豁然開朗了,對那些生命的抵觸和抱怨瞬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對這群生命的悲憫和惋惜。這次與律師見面結束後,我再回到監號時,那些在押人員竟對我表現出從未有過的關心和友善。這個過程,讓我切實的體悟到了「相由心生」[1]的內涵。

後來悟到,雖然對自己個人的生死去留已能坦然放下,但隨著案件不法程序的每往前推進一步時,都會使一些人被邪惡裹挾、利用著,參與到迫害中來,他們也將因此真正失去自己的未來。為了對這些眾生的去留負責,內心升出了徹底否定迫害的堅定正念。

隨著內心升起了正念和慈悲,接觸到的警察和在押人員對我能回家都充滿了信心。一次,我正打坐靜心發正念,窗外電閃雷鳴,一個能看到另外空間顯相的在押人員對其他人說:她看到孫悟空了,手裏拿金箍棒、踏著祥雲,從監號窗外穿身而過,是來接法輪功阿姨(指我)回家的。

幾天後,看守所警察來打開監號的門,大聲喊著我的名字,興奮的告訴我:回家吧!等在看守所外來接我的國保隊長,當聽我說要拒簽一切所謂的「取保」手續時,竟樂呵呵的說:我們早就預料到你會這樣做的。那你就不必再跟我們去局裏了,直接和來接你的家人一起回家去吧。

當大法弟子懷著「最大限度去救度每一個眾生」的心態,將最後得救的機緣留給被中共操控和利用下的政法系統人員時,在同修的案件中,與律師們的共同配合,制止不法程序的推進,就是在將那些迫害參與者們從被中共的毒害中逐漸解脫出來。所以,在法律程序層面的運作,也要考慮給辦案人們指出一條解脫的途徑和出路。

大法弟子的心越是無私為他,沒有仇恨、對立、懲治的惡念,邪惡越是沒有空子可鑽;律師在與那些所謂的辦案人員交涉時,也會不同程度減少和避免邪惡製造的麻煩、干擾和壓力。大法弟子沒有敵人,誰也不配成為大法弟子的敵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