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古足翠遭三年冤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紅岩鎮法輪功學員古足翠,為了讓鄉親們了解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到附近的敖平鎮趕集講法輪功真相,被敖平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專門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人員楊少奇、劉光富綁架到敖平鎮派出所,後非法判刑三年,在成都市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回到家中。

古足翠,今年六十四歲,在迫害中共江澤民一夥最嚴重的時候,也就是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前,古足翠患有白內障、胃脹、胃痛,還有風濕、腳手麻木、高血壓、美尼爾氏綜合症等,別人都稱她「古排骨」,外表很嚇人。

古足翠學法煉功不到二十天,全身的病都神奇的消失了,她紅光滿面,體重也增加了很多。古足翠就一直在想,這麼好的大法,邪黨為甚麼要迫害?是因為大法教人向善,隨時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煉功人的言行,遇到矛盾找自己,大法要求作為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替別人著想,時時要做個好人,更好的人。

就是因為師父教大法弟子做好人,江澤民出於對師父的妒忌,他怕好人多,因為他就是以假、惡、鬥起家的,真善忍就像一個照妖鏡一樣,把不好的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所以,江澤民就以各種見不得人的陰謀對師父的造謠與誹謗,毒害了無數的眾生。

古足翠深感她的生命是師父給的、大法給的,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就應該把真相告訴世人,讓世人明辨是非,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於是,她就天天出門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沒有選擇,見人就講。

非法關押看守所一年半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古足翠在彭州市敖平鎮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時,突然被敖平鎮政府劉光富和楊少奇綁架,當天晚上,就把古足翠劫持到彭州市拘留所。第二天,惡警到古足翠家非抄家,搶劫了很多大法書和大法資料。然後就把古足翠送到彭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半。

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彭州市法院對古足翠開庭。早上八點鐘前,法院周圍就布滿了警察,便衣,國保和「六一零辦公室」人員。同時,在彭州市敖平鎮,警車就停在每個法輪功學員家門前監控,阻止他們去旁聽。

八點剛過,「六一零辦公室」人員開始在法院前非法抓捕一批來旁聽的法輪功學員。每個法庭觀眾座位席上,每天都有幾個或十幾個法院雇的「黨太婆」(法院雇佣的閒置退休人員或「黨」的基層組織官員)旁聽,這是給不知真相人的一種錯覺,還以為是對外公開公正的在庭審。

上午十一點半左右,為古足翠辯護的律師走出法院大門時,就被「黨太婆」、便衣、「六一零辦公室」人員圍攻謾罵、侮辱,辯護律師的眼鏡被一個「六一零辦公室」人員扯掉,在地下踩爛。

最後,彭州市法院非法判古足翠三年,古足翠一直上訴,最後中級法院還是非法維持原判。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古足翠被劫持到成都市女子監獄,迫害一年半,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回家。

被成都市女子監獄迫害的事實

古足翠剛到監獄,警察就安排倆個「幫教」「轉化」她,古足翠不「轉化」,她們就把古足翠的手拉到「轉化書」上強行簽字、蓋手印。當時,古足翠都急哭了。

惡警指使下的「幫教」人員還揚言,不「轉化」,不准睡覺、不准領被子蓋、不准洗澡、不准買東西。隨時叫寫「思想認識」、叫我罵大法和師父,每天強迫讀誹謗師父的書,還強行叫古足翠練假氣功。這些惡人明知道修煉是很嚴肅的,他們就要強迫法輪功學員練「二法門」進行迫害,明知道大法弟子沒有病,警察強行叫法輪功學員吃藥。古足翠根本沒有高血壓,每天都叫她吃藥,一直吃到走的時候。

監獄裏的奴工勞動任務很重,很多人都不能完成勞動任務。每天都早起,很晚才睡覺,兩頭不見天。早上七點半出工,晚上七點收工,完不成任務,就坐監規,九點半,十點半,十一點半,他們說了算。只要一點小事沒做好,就罰監規。有一次,古足翠把一個字寫錯了,罰她一個月。

見證更多法輪功學員在成都市女子監獄遭迫害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名叫李桂香,身體很好,警察卻叫她檢查身體,說她是糖尿病的晚期,死在金堂監獄醫院。警察只把李桂香的骨灰盒給了家屬。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叫楊述華,很年輕,說她是子宮癌,叫她做手術,在家人的阻止下,沒有做手術,現在楊述華身體很健康,照樣下車間幹活。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絕食三年,獄警指使人用管子灌食。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就被關禁閉、坐小監,小間很小、很潮濕、夏天蚊蟲很多。

法輪功學員嚴紅梅在車間煉功,被車間的人發現,最後警察知道了,就把她捆綁起來迫害她,不准她洗澡,警察田麗發現她洗澡,馬上將洗澡盆踢得很遠,還有很多大法弟子在成都市女子監獄遭酷刑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