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歲老人被非法判刑11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走進遼寧省凌源市小城子鄉肖杖子村,就會看到一處破敗的門房,房頂上長滿了雜草和小榆樹,屋內已出現多處塌陷,推開鏽跡斑駁的鐵門,在吱吱扭扭的開門聲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小樹林:院子里長滿了一人多高的雜草和雜七雜八的比碗口還粗的榆樹,透過雜草和小樹可以看到三間破敗的主房,一口水井及散放的被野草和土半埋的小驢車等農具,整個院落顯得分外的淒涼和蕭瑟。人們不禁要問:這家的主人到底經歷了甚麼,讓這個家如此的衰敗。

在瑟瑟的寒風中,這裏的一切彷彿在向我們訴說著主人的遭遇──這就是法輪功學員劉殿元的家。

一、七十九歲老人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劉殿元老人先後經歷了五次綁架,七年冤獄、四年半的非法枉判導致的流離失所,在七十九歲的高齡又被遼寧建平縣法院非法冤判十一年半。在身體極度衰弱,不符合任何收監條件的情況下被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非法關押。

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春寒料峭,一個頭髮花白,骨瘦如柴戴著手銬的耄耋老人由警察架著蹣跚著走入建平法院,這就是法輪功學員劉殿元。他見到家人就哭著說,警察盡造假,明明是在凌源妹妹家抓的他,可因為沒有抓他的證據非得說是在建平一個裝滿書和資料的房子裏抓的……被抓前身體健壯,思維敏捷的老人在短短幾個月內就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記憶力減退,說了前句忘了後句,怕開庭時自己記不住,老人事先就寫好了辯護詞,可法院沒有告訴他開庭時間,直到被提出來才知道是當天開庭,辯護詞沒有帶出來。

劉殿元被建平法院李岩法官一審判刑十一年半,罪名是「破壞法律實施」。不知道如此高齡老人有何能力破壞的了國家的法律實施?也不知道到底是破壞了哪一條法律的實施?知道此事的人無不愕然。老人明確表示要上訴,因家人無錢請律師,老人的上訴的權利被剝奪。

二零一七年年初,家人去遼寧瀋陽第一監獄探視劉殿元,現年八十歲的老人身體非常衰弱,已經瘦的皮包骨,是被犯人用手推車推出來和女兒見面的,因妻子劉玉芳修煉法輪功,獄方不讓見。妻子非常擔憂劉殿元的身體。

二、劉殿元一家這些年的遭遇

一九九九年九月,劉殿元在家裏和姐姐在看書,被小城子派出所綁架,絕食抗議七天後回家。姐姐因極度的驚嚇不久離世。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劉殿元在家裏被小城子派出所綁架非法拘留六十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妻子劉玉芳因不寫不上北京上訪的保證,被小城子派出所劉俊臣帶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四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劉殿元與妻子劉玉芳被內蒙古寧城公安局局長劉興理伙同凌源公安局國保大隊付豔玲和小城子派出所所長劉俊臣雙雙綁架。劉殿元被劫持到內蒙古寧城縣公安局,寧城國保警察對劉殿元說:你是遼寧的人,如果掏個七千八千的,我們就可以把你放了,劉殿元說:家裏沒有錢。過七、八天又對劉殿元說:還煉嗎?劉說:煉。他們又說,你要是不煉了,寫「三書」就可以放你回家,如果還繼續煉就判刑,最後劉殿元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關押在內蒙古赤峰四監獄迫害。這時的他已經六十五歲,每天超負荷的幹十幾個小時的活,沒有任何報酬。因和別人說話被教導員常海義發現打了六個嘴巴子。並送到監獄裏精神病院的小號裏,綁在死人床上成大字形,一綁就是七天,全身都硌破了。還被逼迫吃不明藥物,每次一小把,十多樣,一天兩次,共吃了三百多天。原來體重一百三十斤的劉殿元在遭受七年的迫害後,瘦的只剩下幾十斤。

酷刑示意圖:死人床(死刑床)
酷刑示意圖:死人床(死刑床)

妻子劉玉芳被綁架到凌源看守所,三個月後因絕食身體虛弱被放回家。在家三個月後,再次被小城子派出所綁架。二零零二年一月被送到遼寧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她的女兒,女兒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後放回家,那個時候孩子才僅僅十六歲。

劉玉芳在馬三家被迫害的幾次吐血,有進氣沒出氣,餵水嚥不下去,叫名不會答應。警察和獄醫卻叫她自費去外面的醫院就醫,可這時的她卡裏只剩下八角錢。

十四歲的兒子在凌源大河南中學讀書租住在農房裏,放寒假興高采烈的回到家,回家一看一個人也沒有,冷房冷屋空蕩蕩的,才知道媽媽和姐姐也被抓了,哇的一聲就哭了。父母被綁架家裏兩個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生活來源。十六歲的女孩被迫輟學,養活自己和弟弟。弟弟租住的農房,因無錢買煤,十四歲的孩子就住在地上到處是冰(因自來水龍頭被凍裂水流了一地)房樑上掛滿了冰霜的房子裏。東北的冬天徹骨的冷,碗裏喝的水在炕上都凍成了冰塊,每天晚上蜷曲在冷硬的被子裏瑟瑟發抖,一晚上都暖不過來。

正是花一般的年齡,許多孩子還依偎在父母的懷裏撒嬌,可這十六歲的女孩卻輟學承擔了養家的重任。

村裏的人經常看到這樣一幕:女孩每天凌晨三點起來,點著微弱的蠟燭(因沒錢門房子沒有接電)在冰冷的門房裏攤煎餅,然後騎著自行車跑到二十多里外的各個集市去賣。每到一週再騎車到三十多里的凌源大河南把錢給弟弟送去,供弟弟念書糊口;女孩一個人扶犁杖耪地、種地、趕小車、收秋。

寒來暑往,春去秋來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三年,三年的時間,女孩不但養活了自己弟弟還給媽媽存了六百元錢。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月,在兒女的日思夜盼中,劉玉芳終於回到了家。因沒有路費兩個孩子一直沒有去看望媽媽。

二零零四年八月五日,剛回到家裏還不到一個月的劉玉芳去赤峰監獄看望劉殿元,因家境貧寒沒有路費,就決定自己騎自行車去,鄰居都勸她不讓她去:路程太遠,一個女人自己上路太不安全了。可劉玉芳深知丈夫在監獄的艱難,三年未見非常牽掛,就帶著氣管子,拿著乾糧、水和僅有的十元錢騎自行車上路了。騎行十五個小時到赤峰。路過十三道大樑,四百多里的路程,可獄警以不是接見日為由不讓見,苦苦哀求未果,流著淚帶著滿身的疲憊和對丈夫無限的牽掛騎車往家返。

那是往返二十六道大樑,八百多里的路程啊!這個年近半百的婦人頂著八月初的烈日,在酷暑下騎行,餓了就邊騎車邊嚼乾糧,渴了就胡亂的喝口水,不敢有片刻的休息!怕天黑的時候趕到荒郊野外,怕一旦休息就再也起不來。有多少次體力不支到了極限時是咬著牙挺過來的!到了赤峰時頭髮和全身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了,汗水順著被曬得通紅的臉往下淌。從自行車上下來,腿幾乎不會走路了。漫漫八百里的探夫路啊!不知道這位善良的婦人流了多少的汗水,流了多少心酸的淚!可警察的一句「不讓見」就讓她所有的辛苦和滿心的希冀付之東流。旅店的老闆同情她,本是十元的住宿費只收了六元,可她在衛生間的地上看到有五元錢,卻告訴老闆去撿,老闆感嘆不已。

二十多天後,劉玉芳手中沒有錢,為了去看丈夫,她到山上採了幾十斤山棗,跑到二十多里外的城裏去賣,一共賣了六七元錢(山棗二角錢一斤),帶著這些錢,第二次騎自行車去了監獄看劉殿元。當劉殿元知道妻子是騎自行車來看他的時候,大聲痛哭。同時,妻子也給了在獄中遭受迫害的他堅定地活下去的動力。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奄奄一息的劉殿元老人刑滿回到家中,骨瘦如柴他已不能直起腰來,每天咳膿血不止,看到的人無不心酸落淚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劉殿元夫婦同時被綁架,妻子劉玉芳被冤判四年,被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劉殿元被凌源國保隊長陳志、建平國保隊長姜傑綁架到建平看守所,後來被建平法院李岩冤判四年半。因身體原因,去做病檢時走脫,被迫流離失所,從此再也沒能回家。導致家裏的房子塌陷,院子變成了樹林,家裏的土地荒蕪一百五十多棵果樹無人採摘。而劉殿元老人卻因年紀大無處打工,導致居無定所,生活非常困苦。兩個在外打工的孩子回到家中看到這些非常傷心,去監獄看望媽媽時痛哭不止。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正在凌源親屬家裏做客的劉殿元被建平公安局綁架,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捏造證據非法判刑十一年半。要求上訴沒人理睬,被非法投入監獄。

劉殿元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之前身患多種疾病,如坐骨神經痛,胃和十二指腸潰瘍,慢性肝炎,神經衰弱等,本身學過醫,曾多次研究病情,並找瀋陽第四醫院醫學專家治病,效果都不明顯,修煉法輪功後很短的時間內一身疾病全無,並嚴格按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下面僅舉一例:

二零一五年七月劉殿元夫妻出了車禍,電動車撞碎了,劉殿元妻子腦門撞了一個窟窿,左腿骨折;劉殿元左腿粉碎性骨折、腰部受傷不能翻身,趕到的120的醫生和交警說車主至少得賠償醫藥費等三十萬元,可夫妻倆在家裏一貧如洗的情況下沒有要車主的賠償。車主感激的說,我真是碰到好人了,要不就真得傾家蕩產了。這時的劉殿元已經七十八歲了,大家都清楚歲數大的老人一旦骨折是很難治癒的,可他們夫妻倆沒吃藥、沒打針。堅持煉功,短短一個月後痊癒。可是就這樣一個善良的老人在短短的幾個月後卻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刑十一年半。

誰沒有年老的時候,誰沒有父母雙親,不知道身在執法部門的人,何以忍心對這樣一位只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只為做好人的近八旬老人,判如此重的刑,懇請善良的人們能夠發出正義之聲,伸出援助之手,讓這位本該頤養天年的老人能夠早日回家,安享晚年!

參與此案的部份人員:

姜傑,男,57歲,建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姜傑手機:15566792186、13842168008辦電:0421-7829155

姜傑妻子:李佳藝 富山中學政治教師,手機:13942155262家住西環島馨盛家園。

張立慧,男,建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家住中國銀行附近。手機:15566792562、687962、13500412155、677566 辦電:0421-7829650

張平,公訴科副科長0421- 7813094 13898239231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7/79歲老人被非法判刑11年-343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