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師父授課獲健康 史秀琴遭中共關押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六十七歲的史秀琴,江蘇省南京大廠區土特產品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四年四月,有幸現場聆聽法輪大法師父授課,全身的疾病不治而癒。中共江澤民一夥打壓後,史秀琴為了給大法師父說句公道話,被非法關押、騷擾。

參加師尊講法班 一身的疾病都好了

修煉法輪功之前,史秀琴身患多種疾病,關節炎、胃疼、頭偏疼,一到夏天,四肢到處出現紅疹、貧血頭暈,經常流鼻血。最痛苦的是腰間盤突出,不能行走,不能睡,還有坐骨神經痛,心臟早搏等。為此,史秀琴一直在尋找,尋求解脫。

她前後練了好幾種氣功,只要有人辦氣功講座、辦班,她都去參加,但感覺都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很迷茫。一次,她跟別人借了一本《法輪功》,被裏面的功理功法和哲理深深的吸引了,「性命雙修」[1]「誰煉功誰得功」[1]「煉功為甚麼不長功」[1]等等,史秀琴一下全明白了,這是一部高德大法,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的,她愛不釋手,一口氣讀下去。當看到一半時,關節就不痛了,身體很輕鬆,真的很神奇,她認定這就是自己想要的,於是就打聽老師甚麼時候在甚麼地方辦班。

史秀琴說:「機緣終於來了,得知李老師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在合肥辦班,當我拿到最後一張票的時候,我就認定是我的,很興奮。在九堂課中,目睹了一位學員十七年的耳聾當場摘下了助聽器,有的人彎著腰進來直著腰出去了,不能行走的能走了等等太多的事實,證明了法輪功的神奇,大法的威力,折服了在場所有的人,雷鳴般的掌聲不斷。」

在學習班上僅幾天,大法師父給真正修煉的學員清理身體,以前身體所有的不適全沒有了,史秀琴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不但身體健康了,參加的學員每個人的思想境界、人生觀,也都有了昇華。大法師父教導:「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

通過學習大法,史秀琴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怎樣做個為他利他的好人,如何提高層次,才能達到健康的身體。知道了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是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煉的。明白了怎樣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一個好人。修心向善、重德、行善。作為一個修煉人,處處、事事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找自己的缺點、找自己的錯誤,這次沒做好,改正缺點,下次做好。

通過修煉,史秀琴變的豁達開朗,誠實善良,工作認真負責,早來晚走,吃苦在先,不記名和報,遇到矛盾向內找,不斷的去執著心。因此,她精神愉快,精力充沛,身心健康。遇事總是替別人著想,得了大法的喜悅,一切感覺很美好。因此決心珍惜這萬古機緣,堅定的修下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史秀琴不敢相信的事實發生了,當聽到,江澤民一夥不准煉法輪功,解散所有自發的煉功點,上交大法書籍和有關資料時,她想不通我們的國家怎麼了?真、善、忍不要,要甚麼啊?

大法師父告訴我們:「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2]「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2]「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2]

所以,為了信仰,為了說明煉法輪功的人不是壞人,只是一群要做好人的修煉人,史秀琴開始和平的講真相

下面是史秀琴女士的自述。

迫害之初 遭單位非法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有單位姓仁的經理、工會主席宗秉善、還有也不知道甚麼人,闖進我家,逼我交出法輪功書籍,錄音帶和煉功服,單位的人都知道我煉功,不相信我沒有這些,翻走了我的大法書、資料、錄音帶、煉功服等。

那時我已內退,但社區因為我煉法輪功不接受我,所以我關係還在單位。接著戶籍警上門,要我填表寫「保證不再煉法輪功」,他沒有得逞。

第一次上訪 被非法關押洗腦班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另一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信訪辦,想說明我們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實。火車站盤查很緊,便衣警察也多,看我們拿不出身份證,認定我們是煉法輪功,還有另外的不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同時被攔截下來了。

問清是哪裏的,一個電話派出所派來了警車,公安人員把我們像犯人一樣押上車,當天晚上,把我們關在南京大廠區山畔派出所拘留室。不讓睡覺,不讓煉功,我們就給看守我們的協警講真相。一會來個警察審問我,一會又來個審問我。非法拘禁了四十八小時,又把我轉到八化建洗腦班。

這裏,已經有幾十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這,睡覺不給關燈,規定是不准煉功,不准說話,不准串聯。只看他們污衊法輪功的電視和報紙,來人給我們洗腦。有堅持煉功的就挨打,關小號,不讓吃飯,不讓睡覺。大概二十八天,放我們回去了。

回去後,單位怕我們再去北京上訪,讓我們寫保證不再去北京,我沒有寫,只是口頭上答應不會去了,(也不應該口頭上答應)單位派工會主席專門和我保持聯繫,一天幾個電話騷擾。監管我,我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

再次上訪被非法關押北京海澱區看守所

通過大量的法輪功修煉者用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感人事蹟,證明了法輪功對提升人的社會道德品質,對人類社會精神文明起著促進作用。為了信仰自由,為了有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再一次上北京,在天安門廣場中心打橫幅講真相,被北京公安綁架到北京海澱區看守所關押。

在北京海澱區看守所,和那些殺人犯、吸毒、販毒、賣淫、小偷等罪犯關押在一起。我是因維護我的信仰,爭取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而再一次遭到了非法拘禁、抓捕、關押和囚禁。

在北京海澱區看守所,法輪功學員煉功,就會剋扣犯人伙食,犯人就會毒打煉功的學員。第二天提審時,我對女警察講真相,由於不說是哪裏人,繼續關進去,給我們照像,按手印,不配合,就強行抓起你的手,強迫你按。男學員,遭到澆冷水,挨打。

到了第四天,北京警方通知南京單位和南京公安接人。北京公安把我們送上火車,由南京地區公安接管。北京到南京的專列上,只有我們四個學員和接我們的三、四人及警察。

被非法關押南京看守所

到了南京火車站,警察就把我們押進了南京看守所,這裏全是年輕罪犯,不許我們煉功,非法提審我時,叫我寫「保證不煉法輪功」,「保證不再去北京」,我堅決不寫。

在看守所,每天被強制幹活,編織娃娃衣服,有規定任務。大概十五天後,由單位派車接我回家了,女兒才二歲的孩子沒人帶,影響了她的工作和正常生活。而親友被中共鋪天蓋地的媒體謊言給欺騙了,對我指責、埋怨,鄰居也投來不解的目光。

再次被劫持到洗腦班

二零零一年的新年剛過,大概三月中旬,一天突然來了七八個人,由單位經理帶到女兒家,一個電話把女兒從單位叫回家,讓我跟她們走,說去談談,我說就在這談,他們堅持要我走,強行把我帶到化機廠洗腦班,大概二十多個學員被關押在這裏洗腦「轉化」,後來聽說其他地方也關了一批。所有的窗戶全用板子釘上了,有警察和區委及各單位派專人看著,一個看一個,走哪跟哪,晚上不給關燈,不准煉功,不准說話,強迫我們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派邪悟的人來輪番說教。有學員煉功就遭到毒打,不給飯吃,不給睡覺,單獨關起來。把我們當犯人一樣的非法關押著。

江蘇省單位追及外省騷擾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出來後,二十三日,我就隨我老伴離開南京到四川,他是被聘請去指導工作的。二十五日,就到了大渡河邊,安頓好吃住。

大概我到了四川快一年後,西廠門派出所好像姓王的所長伙同我單位管理人員老水,追到四川去騷擾我,來了四川,就找我老伴單位的老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意思叫注意著點,這些人真的很可憐,不知是在執行江澤民的犯罪政策。

想想我這些經歷,心靈上的創傷,全是元凶江澤民一夥的迫害造成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