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煉法輪功 一身病都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我是東北農村的一個老太太,今年七十一歲,生活不是太富裕,加上農村活多又累,這一生走到現在,得了一身的病:腦神經不好,常年頭疼,晚上睡不好覺,天天晚上做夢,白天腦袋昏沉沉的,眼前濛濛的;左耳朵裏不知甚麼時候長了一個肉疙瘩,堵的耳朵嗡嗡作響,聽不清外界的聲音;幾年前,我左側的腰又疼痛難忍,特別是陰天下雨,更是疼的厲害,兒子帶我去醫院做了各種檢查,花了三千多元錢也沒檢查出結果,只說是腎臟有毛病。

二零一五年下半年,我的右腿膝蓋突然腫的厲害,而且疼痛難忍,陰曆九月十七,兒子帶我去醫院檢查是得做手術嚴重的骨刺,兒子給我買了七、八百塊錢的藥,吃了也沒見好轉,醫生說得做手術,得十萬塊錢手術費。我一個農村老太太,去哪弄十萬塊錢,我做不起這個手術。我膝蓋疼的只能拄個大棍子走路。看著家裏的活,自己又不能幹,真是又著急又上火。

由於生活的勞累加上病痛的折磨,我在五十四歲那年就皈依了佛門,希望因為自己皈依佛門一心向佛一身的病痛能有所改善,但是這十七年以來,我一身的病並沒有因此而得到任何控制和好轉。二零一六年過年後兒子說等清明節放假帶我去做手術,把耳朵裏的肉疙瘩割了;如果腎臟的毛病得不到控制,也要給我做手術。

陰曆二月初二那天,不知為甚麼,我把以前在大門口撿的一本《絕處逢生》找了出來,坐在炕上翻看。這一看非同小可!四天後,二月初五,我的膝蓋不那麼疼了,我可以不用拄大棍子走路了。

我心裏一陣激動,生出了學煉法輪功的念頭,可我又不認識曾經給我講過真相的大法弟子的家,我去哪兒找他呢?我想,那我就去找一個認識那個大法弟子的常人,讓他帶我去找那個大法弟子。

初五晚上我就去找那個常人,說來真巧,我去叫門,出來給我開門的竟然是那個給我講過真相的大法弟子,我這個高興!我跟那個大法弟子說明來意,他也替我高興,就把《轉法輪》借給我看,並答應教我煉功。就這樣,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我看《轉法輪》一星期左右,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就開始有反應,我的左耳朵裏好像有東西在鑽,擰著勁往外拉,這樣持續了三天,第四天這種感覺就沒有了,我的耳朵突然間就能聽清聲音了,我用手一摸,耳朵裏那個肉疙瘩沒了。從此以後,我頭也不疼了,晚上也不做夢了,眼睛看甚麼都清亮亮的,我的膝蓋也不那麼疼了。

我現在洗衣服可以自己拎水,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頭一天,我還自己拎了滿滿一缸水,這在我學煉法輪功以前我是做不到的。這一天我地區還下了一天的中雨,我正在那個大法弟子家煉功,與他切磋時才發現:今天下這麼大的雨,我左側的腰竟然一點疼的感覺都沒有。農村春天要席菜苗,我可以幹一整天的活,卻不覺的累。

還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宿的夢:因為我學第五套功法時,打手印手的上下左右順序我總是分不清,那天晚上我不管看哪裏,前後左右,都是師父穿著黃色的衣服在煉第五套功法,第二天早上醒來,我的頭一點以前做夢就疼的那種感覺都沒有,反而特別清涼!

清明節頭兩天,兒子打電話讓我做好準備,帶我去做手術,割耳朵裏的肉疙瘩,我告訴兒子,我學煉了法輪功,我師父在管我呢,把我的身體淨化了,我的病都好了,我現在能幹好多活呢。

孩子們清明節都回家了,兒子說:媽,你學法輪功身體好那你就學吧。我告訴家人,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裏全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教人怎樣做到真誠、善良、忍讓、包容一切。以前不明白真相的老伴和另一個孩子看到我身體的變化和我告訴他們真相,也都不說甚麼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2/學煉法輪功-一身病都好了-342874.html